湯家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法政隨筆 - 感動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我是一個容易備受感動的人;但一般事物也不是這樣容易令我感動。最近接受一間電視台的邀請為一輯名叫《感動香港》的節目擔任評判。評判的工作是選出十位感動香港的人物。為了做好評判工作,我一口氣看了二十集《感動香港》節目,合共三十位人物的故事。其中最深刻感動我的,是一位名叫姚佩玲的小妹妹。她四肢癱瘓,無法言語,但卻仍有清醒的頭腦。她排除萬難,以氣管操作電腦,完成兩本鼓勵其他傷健人士的著作,令我感動得熱淚盈眶、自慚形穢。

節目也有很多人願意為社會付出良多;但那些億萬富翁,雖然願意捐出相當數目的家財回饋社會,卻感動不了我。對我而言,感動的標準是視乎付出和擁有的比例,擁有越少,付出越多,越容易感動我;特別是那種絕處求生,不向命運低頭的態度,最能感動我。

雙龍會 - 一次過立法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政改方案獲得通過後,部分民主黨派仍心存不忿。奇怪的,是他們不追究人大常委會否決直選與功能組別議員比例不變,卻質疑支持政改者「背信棄義」、「支持功能組別」。公民黨黨魁余若薇亦公開聲稱公平地賦予全港三百多萬市民一人兩票,「比現時的功能組別更倒退」。這種不怪廟祝怪信眾的心態,是對普選路圖的重要性和可行性產生不了解和不信任的表現。

有見及此,普選聯及其他民間組織希望通過「一次過立法」的建議向公、社兩黨,及其他堅持一步到位的選民表明心、化解矛盾。但「一次過立法」本身亦牽涉不少政治上、憲制上和現實上的難題。首先值得一談的,是「一次過立法」所指的,是通過現有政改機制期望中、港、民三方能就特區建立真普選制度達成廣義共識,藉以避免長年歲月為政改爭拗,不斷內耗、深化矛盾,而並非局限於本地立法那麼簡單。因此,「一次過立法」是一個尋求對普選路圖達成共識的良好願望。

余若薇:不怪廟祝怪信眾

法政隨筆 - 貪婪是好的!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記得多年前有一齣名叫《華爾街》的電影。電影中一位名叫傑高的中心人物有這樣的一句金句: 「貪婪是好的!」傑高在故事中是一位股壇奇才,他說的是金錢上的貪婪,而最終他亦要為他的貪婪負上了牢獄的代價。但人的貪婪又豈止於金錢那麼簡單?貪婪是基督教信仰七宗罪中排行第二的罪惡,僅次於憤怒。可見貪婪一向被視為是人類品德重要的缺點。

貪婪當然是人類天生的佔有慾所引致,而佔有慾亦是最赤裸裸的自我表現。從小孩子希望佔有糖果、玩具,到泱泱大國渴望佔有一些無人島嶼,皆是貪婪與佔有慾作祟。釣魚島自中國明朝被發現後,直至清朝因馬關條約而在不清不楚情況下割讓給日本,藉以滿足日本軍國主義的佔有慾,便是最貼切的例子。英國和阿根廷為了福克蘭群島而開戰,這還可說是因為島上有國民居住,但佔有了釣魚島這無人島嶼又如何?二次大戰後,發現釣魚島附近可能有天然礦產,又再一次挑起中國與日本佔有慾之矛盾。本已遺忘了的恥辱,今天忽然又怒上心頭。甚麼民族尊嚴、國家領土,盡都是群體佔有慾在作怪。

不是說佔有慾一定是壞事。正確及不侵犯他人權益的貪婪是改變的動力。無慾無求,可以說是修身養性之道,但這是人類本性嗎?沒有貪婪和佔有慾,人類會有今天的文明和進步嗎?

法政隨筆 - 北京、南京、東京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家裏有一張已放在咖啡桌上多時,卻從沒看過的《南京!南京!》影碟。自我解說是沒有時間看,但真正的原因是不想,對不起,應該是不敢看。怕的,是勾起了萬千愁緒後如何理順?關心歷史的人,誰沒有國仇家恨、民族尊嚴的觀念?但現今在這地球村一體化的國際社會文化下,能不自我質疑這種情懷是否早已過時?

前幾天在電視上看罷船長詹其雄不但因日本當局強行扣押而錯過了祖母的喪禮,連人月兩團圓也難以圓願,心中有一陣難以解釋的悵惘。不知怎的,還是把這影碟拿出來看了。在那一刻,電影製作是否嚴謹、故事是否真實、內容是否煽情也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黑白畫面所引出的中國人民五千年來的苦難、當權者竄改歷史的虛偽。當然,竄改歷史的不單是日本人,竄改的程度也有分別。但管你是誰,不敢面對歷史的教訓,如何走出封建、步向光明?

事情發展至今,船長終於有幸回家了。國慶日也似乎少了一重陰影,但事實是又有四名日本人涉嫌偷拍中國軍事設施而被拘禁,成為新的政治籌碼。日本當局義正詞嚴地要求中國政府以「人道立場」處理犯事者。這句話實在刺耳得很。

在鬥爭中,自己的行為肯定有理有據,對方的行為必然缺乏人道;這究竟是政治的虛偽,還是人類的本性?突然間,有一股支持保釣人士的衝動。最少,對他們的勇氣和決心是多了一份了解。

雙龍會 - 民主派如何面對超選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政改方案獲通過後,民主派如何面對區議會立法會代表的選舉(以下簡稱「超選」)已成為一項前所未有而難度極高的新挑戰。現時民主派可廣義地分為兩大派別:主張接受○七年人大常委會訂下的普選時間表之溫和民主派,及爭取普選一步到位的激進民主派。溫和派承接了○七年泛民主派提出的普選方案,訂下了一套可行的普選路圖。在此路圖中,最關鍵的是最終以一人兩票、全區比例代表制的選舉模式取締所有功能組別議席之建議。經過過去一年多的努力,建制派人士已逐漸了解和願意考慮此建議。相對而言,激進派並沒有任何循序漸進的路圖,除了聲稱堅持爭取雙普選外亦沒有其他清晰的策略或中途目標,因此兩者對於超選的心態和出發點亦可說是截然不同。

憂難坐二望三且存暗湧

溫和派爭取的,是於二○一二年成功落實一人兩票全區輪選選舉制度的雛形。激進派的立場卻又可一分為二:一、杯葛甚或追擊溫和派的候選人,藉以破壞落實一人兩票的普選路圖;二、爭取短暫的政治利益,把超選看作點兵練將及乘機爭取議席的機會。從這三種截然不同的政治取態,不難察覺到民主派要在超選中佔取優勢,實有極大的暗湧。

法政隨筆 - 明月無聲卻有情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中秋是中國人的大節,自古以來也是文人雅士抒發情懷的好對象。由李商隱的「碧海青天夜夜心」至王昌齡的「繚亂邊愁聽不盡,高高秋月照長城」;從兒女私情、到思鄉念國,甚或國仇家恨,全都被一鏡明月勾出千言萬語,百感交織。今年當然也不例外,縱使外面風雨飄搖,連明月也難得一見,但也減輕不了馬尼拉、釣魚台事件後那人月難全、思親憶友、憂心國事的哀愁悵惘。

感到略為安慰的是,這與造反有關的互送月餅之習俗可以延伸為一個噓寒問暖、互相關懷的習俗。當了議員後,發覺原來中秋節比其他傳統節日更為忙得不可開交;一連串的中秋晚會、送贈月餅和關懷社區活動,可令你忙得透不過氣來。但看一張一張的笑面和那心懷感動的眼神,這一切也是值得的。撇開家國的煩惱,轉為關懷活在身邊的人,不是同樣有意義嗎?

記得曾經到長者宿舍送贈月餅,有人說,月餅過於肥膩,不適宜長者享用,送月餅是害了他們。我回應說: 「享用月餅是一個傳統習俗,可能只是小小的一角,也會為長者帶來無限的人間溫暖,遠較空對明月來得更有意思、更具意義。」人的感情是一種奇異難明的東西,一點點的關懷愛心也可令受惠者之心情和人生觀有所改變,這絕非是科學常理所能解釋的。

法政隨筆 - 與邏輯對錯何干?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英國公平營商委員會主席佛迪文(Peter Freeman)到訪,在香港大學就公平競爭法發表演說。演說後的提問環節當然少不了反對公平競爭法的聲音。晚飯時,佛迪文大惑不解地說: 「處理公平競爭法近四十年,從未聽過這些似是而非的反對理由!」他看著我,表情似乎是問這是香港人的特色嗎?我略帶尷尬地回應: 「他們反對的是政治理由。政治是談不上甚麼邏輯對錯的。」

這番話令我想起另一例子。前些時薄扶林區議會補選其中一名候選人也是我的母校牛津大學的畢業生。按邏輯常理,他應是一個能言善辯、是非分明的年輕人,但他的選舉工程卻完全未能表現出這些預期的優點。反之,他依賴的竟是一些旁門左道、嘩取寵的低下手法,令我不期然地質疑,是否在香港談政治根本無邏輯對錯可言?

就是傳媒也把政治新聞當作娛樂圈新聞一般處理,只談風月,不作深入討論。也許這是迎合香港人的口味罷?但結果是,要找一些高質素的政治論述,談何容易?也不能盡怪傳媒或香港人,質素不高的政客,實在比比皆是。加上既有利益之操縱和缺乏公義的制度,空有胸懷十萬軍又如何?

雙龍會 - 甚麼房地產政策?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如果你問特區政府任何一位高官,甚至特首:「我們的房地產政策是甚麼?」答案肯定因人而異,但全都不邊際。單看一些數字便不難察覺,政府的房地產政策是沒有房地產政策。九七年樓市高峰時,政府賣地收益為三百二十多億元;到經濟低迷時,賣地收入降至大約一百億元;去年經濟復甦,賣地收益是一百四十多億元。今年樓市飆升,五月至八月間政府已推出六幅住宅地皮拍賣,較去年整個財政年度推出四幅住宅地皮為高。四個月的賣地收益已錄得近三百四十億元,已高出去年收入的一點三五倍。估計本財政年度總拍賣土地收入到現時為止已逾五百億元,遠遠超出政府本財政年度土地收益三百四十一億元之預算,增幅高達百分之四十七。

賣了居屋買不到私樓

這些數字顯示,政府賣地只是要求跟隨樓市增加收入,不但不能遏止樓價飆升,反而導致樓價火上加油,令各地產商笑逐顏開。理由很簡單,政府囤地薄銷,是維持高地價的主要原因。特區表面上是低稅率經濟區,但高地價本身已是一項龐大稅收,加上限量發售和競投拍賣本質是以價高者得,樓價怎不能與日俱升?高樓價政策令地產商專注豪華住宅市場,加上政府買樓送移民政策,令高價樓市場旺盛,而其連鎖反應是帶動中下價樓宇價格亦不斷上升,令基層市民終日活在水深火熱的惡性循環之中。

法政隨筆 - 沒言語的語言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與莫斯科眾多美輪美奐的東正教教堂相比,這幢坐落市長辦公廳不及一箭之遙的教堂,可以說是毫不起眼。便是在教堂內的聖壇也是較為樸實,一反一貫東正教穿金戴銀的華麗裝飾。主持人安排我們坐下來後,十一位身穿黑袍的僧侶便走到聖壇前為我們唱出動聽感人的詩歌。他們的音樂造詣實在令我讚歎不已,由雄厚的低音至響徹雲霄的中高音,都是那麼傳神和極具感染力!奇怪的是他們雖然唱著我們一竅不通的俄文,但那抑揚頓挫歌聲所流露的感情,卻是清楚不過。最後,指揮家和主持也加入合唱團為我們唱出一首離別的詩歌,那誠懇的關懷和親切的祝願,令我深深感受到感情的表達並非一定要依賴語言才能做到。

沒錯,語言是人類溝通和表達的主要工具,但很多時也是融和共濟的障礙。不同的語言令不同的群體產生隔膜,甚至互相歧視。其實大家雖然語言不同,但感受和訊息的傳達卻是絕對相同的。只是為了語言不同而忽略了人的共通點、甚至猜疑非我族類的言行,對建立和諧大同不但毫無幫助,更是令人惋惜的行為。

當然,就是言語相同,用詞和表達方式也可以是構成猜疑和缺乏互信的主要原因。不是單說辭不達意那麼簡單,而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造成誤解。所以如何好好運用語言,也是一門高深而必須的學問。

法政隨筆 - 信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我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並不是一位無宗教主義者。我相信冥冥中有主宰,但我不敢肯定有天堂地獄這回事;又或這位主宰每天都在決定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小節。年輕時,記得曾經花了一整晚時間,與我信教的弟弟辯論神是否博愛、是否萬能。弟弟是一位虔誠的信徒,但在離婚後對信仰的熱誠便逐漸冷卻了。

有時我很不明白是甚麼規範著虔誠的信徒之日常表現。最近到訪耶路撒冷,到達那天剛好是猶太教的安息日,只見街上擠得滿滿的,都是一些頭戴黑帽,留著長長的鬍子,一身黑衣的人在四十度烈日下漫步。導遊告訴我們,虔誠的猶太教人在安息日不能駕車,不能在家煮食,所以只好入住酒店。他們搭升降機也不能按鈕,所以每間酒店必然會設有一部每層樓都會自動停留五分鐘的升降機。

不要誤解,我一向對每種宗教非常尊重,特別是他們導人向善的理想和決心。但我也認識不少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他們亦比很多虔誠的信徒更為言行誠實、關懷他人和願意付出。而每次看到或聽到因為宗教排斥異己、迫害他人,甚至傷害殺戮、發動戰爭,我也會感到義憤填胸,為他們的信徒感到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