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法政隨筆 - 權力的藝術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電話中的她告訴我,她爸爸堅持她到港後一定要和我聯絡,令我感到一份淡淡的欣慰。她爸爸是一位著名的御用大律師,已沒見二十多年了。我們在多宗重大案件如和記創辦手提電話一案裡合作過。最後一次是佳寧倒閉一案。可惜當我自己也當上御用大律師後,便再沒有合作的機會了。最後一次見面是在英國倫敦開會後到他家中探望。他的家是一座十七世紀古堡,距離倫敦大約三個多小時的車程。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夏天,我們坐在古堡城樓上午餐,吃的是我一生唯一一次品嘗過的花卉和草葉。當時,他的女兒才十二歲。今天聽到她的問候才赫然醒覺確是歲月不留人。離港前,她送來了一本一行禪師的著作《權力的藝術》(The Art of Power)(編按:中譯本的正式譯名為《生命真正的力量》)。一行禪師是著名的詩人及和平主義者,於一九六七年曾被小馬丁路德?金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近代少有宣揚和平的佛學禪師。

法政隨筆 - 知他故宮何處?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幾經辛苦才得以抽空和太太、兒子跑到博覽館參觀《清明上河圖》。館內人山人海,絕大多數都是抱著看動畫卡通的心情來「欣賞」這國寶現代化的展出。站在虹橋之一段前欣賞其夜景之際,旁邊一位穿箸時髦的女士大聲地說: 「中國那時之繁華盛世實在值得我們驕傲!」聽了這話,心中滿不是味兒。我們感到驕傲的,只是繁華盛世罷了?

《上河圖》為北宋末年徽宗朝任朝翰林畫院畫史張擇端所作。亦有人認為此乃南宋人懷念昔日強盛時期所作。但若畫中所描述的確是北宋徽宗在位時京城之情景,則這正是外似繁華,內存隱憂之正好寫照。當年徽宗與尚書蔡京實行親疏有別政策,殘酷打擊及迫害異見份子及反對黨,又耽於享樂、大興土木,疏於朝政,相傳《水滸傳》之宋江正是這時期起義,迫使徽宗下詔罪己;但起義一平息,便依然故我,令北宋病入膏肓,斷定了宋朝為中國五千年來最軟弱之朝代之一的史證。

最令國民為恥的,是徽宗之聯金滅遼政策,結果引火自焚,為金人所擄掠,把宋朝趕往江南,積弱至死。這時代,怎可稱「太平盛世」,誰可言「國人驕傲」?

宋徽宗唯一略為可取之處,是頗有文才。

被金兵擄往北方五國城時,便寫下了《燕山亭》一詞,內有這幾句懷緬往日奢侈生活之悲嘆: 「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那份唏噓正是他客死異鄉之最好寫照。

雙龍會 - 今天的挑戰 還是明天的敵人?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香港是一得天獨厚的福地,儘管政治上面對不斷的風風雨雨,但在經濟上,我們的康復能力卻為周邊地方所羨忌。特別是過去二十年,通脹並不是我們的經濟頭號敵人,但這情況似乎正在急劇改變。雖然官方的數字顯示,八月份的整體通脹率為百分之三,而九月份及十月份更分別微跌至百分之二點六和百分之二點三,但其他指標卻似乎是給人一種風雨欲來之感覺。根據經濟數字,住宅樓宇價格自○九年已飆升了百分之四十五;在疲弱的美元影響下,食物物價指數亦於七月份跳升了百分之三。這是令人擔憂的現象,因為食物實際上佔了香港消費指數之百分之二十五點八,而入口價格亦相等於生產總值之百分之四點四。難怪多家經濟顧問公司均預期特區面臨的最大經濟挑戰將會是如何面對通脹。

控制物價痛苦選擇

宏觀而論,特區在結構上和經濟活動上也極具刺激通脹的條件。首先,港元與美元掛已有二十七年之久,美國經濟下滑及其貨幣量化寬鬆政策,令美元購買力日漸下降,而我們更因缺乏中央銀行和利率控制之先天缺陷,令港元處於守無可守的危險境界。

法政隨筆 - 像花雖未紅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車外正下著毛毛細雨。我停在紅綠燈前,鄰線打開了車窗的客貨車隱約傳來一段既幽怨,又熟悉的歌聲: 「像花雖未紅,如冰雖不凍, 卻像有無數說話, 可惜我聽不懂……」周禮茂填的詞,實把玉置浩二這令人肝腸寸斷的淒美旋律帶到另一境界。我很想攪下車窗聽清楚一點,可惜紅燈一轉,那客貨車便風馳電掣地揚長而去了。

這陣子面對的矛盾,令我深深體會到李香蘭坎坷命途的悲哀。她本名山口淑子,為滿州國日本移民,生於遼寧,曾以潘淑華之名在北京翊教女子中學就讀,說得一口非常標準之北京話。曾經說過「中國和日本是我的『母親之國』和『父親之國』」的她,被日本同胞痛罵過,也被國民政府以漢奸罪逮捕過。在那中日戰火動盪的大時代,她形容自己的悲痛「不是為日本人錯把我當作中國人而歧視,而是祖國的日本人對我出生的中國——我母親之國的侮辱」。但縱是生如父母離異所拋下的孤兒,她的人生觀卻仍然是正面的: 「周恩來總理說過以史為鑑,面向未來,日本人應該用自己的良知清算過去,兩國年輕人更應用全新的廣闊視野認真考慮將來如何友好相處。」這種胸襟,能不令我等汗顏?

法政隨筆 - 一百四十四年前的今天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一百四十四年前的今天,一位乳名帝象,勢將中國命運徹底改變的小孩在廣東香山出世了。今天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重要的日子,而這裡也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重要的地方。略為翻查一些紀錄,便不難察覺孫文和香港可說是淵源甚深。

一八八三年,少年孫文因破壞家鄉之北帝廟神像為鄉人不容,因而轉學到香港拔萃書室(今拔萃男書院)。八四年孫文進入中央書院(今皇仁書院),但最終因中途退學而未能取得中央書院的畢業文憑。八七年孫文轉讀香港西醫書院(即香港大學前身),進修醫學。就在這期間,孫文認識了多位日後大力相助其革命事業之友人。一八九二年七月,孫文以首屆第一名的成績畢業,獲時任港督羅便臣親自頒獎,及後於澳門、廣州等地行醫。

時至九五年,孫文再到香港籌備香港興中會總會,並於中環史丹頓街十三號建立總會會所。從一八九五年至一九一一年革命成功這十六年間,孫文發動了十次武裝起義,有六次是香港興中會和同盟會香港分會,以香港為秘密基地所策動。香港既是革命策劃和指揮中心,又是經費籌集與傳媒中心、軍火救濟與轉運中心、海內外革命同志聯絡招募中心,也是每次起義失敗後黨人的避難所。

雙龍會 - 魔鬼與細節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政府就政改方案本地立法終於提出建議,但內容保守,予人一種處處盡力維護政治既得利益者的感覺,令民主黨派一致嘩然。本地立法在推進民主方面未及市民期望,更即時掀起一股個別民主黨派猛烈攻擊民主黨的浪潮。甚麼民主黨「甘願受騙」、「斷送民主」的責罵聲比比皆是,就是公民黨的梁家傑也撰文聲稱:「建制派在立法會的勢力將大大增加,民主派必須至少在七十席中佔二十四席,方可控制否決權,可以預期這將難上加難。」

政制難產各方皆輸

平心而論,這皆是一些極不公平的指控,甚至令人懷疑這些惡意批評背後是否別有政治用心。立法會所增加的十席均由全港三百萬選民投票選出,只要民主派保持團結,不要自傷殘殺,不難坐五望六;以現時政治形勢而言,民主派議席可望增至近三十席。由三分一銳變為近二分一之政治力量,力保否決權將「難上加難」,這話怎說?若政制方案再次難產,我們將仍停留於八年前之選舉制度,難道在民主路上維持原狀,停滯不前是民主運動的目標嗎?我們如何面對港人求變的期許?

法政隨筆 - 我們還有多少個劉曉波?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老實說,確實不太願意參加幾天前的聲援劉曉波燭光晚會。每年一度的六四燭光晚會還不夠嗎?為甚麼老是要有這些集會來不斷提醒我們的無助感?在燭光中,你望著我,我看著你,悲憤之餘,還有甚麼可以做?為自己堆砌了一大堆推搪的理由,但最終還是去了。

劉曉波被判刑第二天便找來刑事判決書。一看,發覺指控是基於被告對「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的不滿」而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國家憲法第三十五條不是說明: 「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嗎?第四十一條不是說得很清楚: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任何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那麼,怎樣才可行使這些權利?什麼行為會構成顛覆國家罪行?

也聽過有人說毛澤東極為看不起憲法,認為這只是西方讀書人的玩意。憲法不能凌駕於黨,更遑論規範黨的行為?但始終建國第一件事是訂下了憲法,而國家憲法亦曾經過多次修訂, 已被公認為國家的「根本大法」。但訂立憲法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建立憲政。那麼甚麼時候憲政才可以在中國土壤上生根?一個不尊重憲法的國家會有前途嗎?這條路如何走下去?

法政隨筆 - 秋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最喜歡哪個季節?秋天!那麼,最喜歡哪個月份呢?嗯,應該是十月吧。為什麼?這個較難說。在香港,十月是夏去秋來的時候,送走了炎熱激情的夏天,換來清涼爽直的秋天,可能是配合我的性格吧?

不知怎的,秋天一向是我最喜愛的季節。也可能是讀書時期特別喜愛關於秋天的詩詞。那種幽怨反思的情懷,特別容易動人。記得求學時,甚為喜歡唐代張繼的《楓橋夜泊》。終於有機會到蘇州一行,便特別跑到寒山寺一看,卻發覺這著名寺院已成為旅遊景點;參觀寺院要買票不在話下,連登上那鐘樓也要付錢,真箇掃興!轉往楓橋一帶,卻發覺這首名詩更到處印在那些俗不可耐的書畫、照片,甚至花瓶、茶具、雨傘和扇子等林林種種的遊客紀念品上。霎時間,腦海中那清幽悵惘的美麗圖畫被破壞得體無完膚,令我乏味而回。

我不是讀文學,但對中國文學一向有興趣。只可惜閒來時間不多,底子又不好,只有極之偶然的機會才能拿起一兩本書看看,但每次均被那些簡潔有力的文字深深打動。中國的詩詞令人拜服的妙處就在這裡。中國詩詞在文字運用方面,確要有出神入化之功;要工整、要音律,寥寥數字,卻可帶來無邊深遠的感情和思潮,是那麼豐富的精神食糧!

雙龍會 - 民主派的情意結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在沒有普選時間表之前,民主派之共同目標是相當清晰和團結的。但自人大常委會於○七年訂下二○一七及二○二○特首和立法會之普選時間表後,民主派的爭取路便呈現了根本性的分歧。民主派的最大矛盾,是應否接受國家憲制下人大常委會於○七年的決定。儘管有個別民主黨派表面上聲稱願意接受這普選時間表,但在制定爭取真普選策略時,卻處處顯得畏首畏尾,目標模糊不清。我說的當然是在這普選時間表框架下,民主派應如何以符合「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下落實雙普選。事實是在普選聯成立前,放眼所有政治黨派和團體,竟然無一有勇氣提出一個可行的普選路圖。就是公民黨也只能提出一些放諸四海皆可之「原則性」建議。

民主派,特別是泛民議員,最怕的是倘若一旦提出落實普選的路圖時,便會被一些激進人士抨擊為放棄爭取更快的普選時間表。因此,每次政改只能「要求」中央提出普選路圖,而不敢提出一些實質建議。這是政客為了選票的求生常態,實不足為奇,但其副作用卻是令港人在路圖上缺乏共識,給予中央和特區政府一個鐵一般的推搪藉口,令政改爭拗成為香港持續內耗的主要因由。

「一次過立法」爭取共識

法政隨筆 - 記得出生那天……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前幾天是孩子生日。轉瞬間,他在外留學深造已四年了。這是他四年來第一次在港慶祝生日。太太和我始終有點不知所措。孩子大了,在外多年,也不知他會否認為父母太囉嗦、太麻煩,或寧願與自己的朋友慶祝。

意外地,他可以整天陪伴我們。為了這高興的日子,太太花了五天的時間,精心炮製了三隻鮮鮑魚。孩子的回應是親自下廚花了兩個多小時為我們準備了一客菜式。三口子坐下來對著這些美食,送進口裡,甜上心頭,過了欣慰的一天。

這段時間不斷想起第一眼看到孩子時的情景。他那金黃色的頭髮和眉毛,那烏黑黑的大眼睛,看見我第一次咧嘴而笑的表情,二十多年來從未忘記。與此同時,也引發起另一困擾自己多時的難忘記憶。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有一個揮之不去的出生回憶。我可以清楚記得從黑暗中走出光明的一剎那,甚至醫生和護士的對話和衣著。這是一個十分詭異的感覺,年輕時更令我深感不安。究竟這是夢境,還是我瘋了?為何我幼年的回憶這麼稀少,但這出生的經歷卻銘刻心中?

近年,透過互聯網和其他書籍,發現有很多人也有類似的記憶。最近更有一項調查從一班三歲的幼兒口中,證實了他們大部分都有深刻的出生印象。也有科學家推斷出生是人生中最大壓力和富戲劇性的過程,有深刻印象實不足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