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法政隨筆 - 流動的根源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與商業電台節目主持黃永前往探訪九龍一間直資學校,就最近立法會帳目委員會調查直資學校帳目混亂一事親身跟進。到了學校,發覺校長是一位澳洲人。稍為肥胖的身形令我聯想起一位外國諧星;不知怎的,頓時對他有點好感。他以那略帶澳洲口音的英語和不鹹不淡的粵語告訴我們他任教已十年,接管為學校校長也已四年多了,在這段時間內,竟然對教育局向直資學校的要求、直資計劃背後的精神和助學金的運用認知甚少。是溝通出現了問題,還是教育局漠不關心?他遲疑了一會,只是回應大家溝通實在不多。

我自小受惠於助學金,故對教育局和眾多直資學校在助學金問題上毫不關心、更有些無良學校藉此坐肥、囤積公帑,感到非常厭惡。假若當天沒有助學金這回事,我可能自小流浪街頭,潦倒一生,何來今天衣食溫飽,能為民請命?不要小看這些數目不大的資助,這些錢是推動社會流動的根源。社會沒有流動力,只是一潭死水罷了。最近有傳媒報道特區社會流動力不但近乎停頓,更有下滑的跡象。不難想像,這與學校分區制,家長對有質素的直資學校望門興嘆有莫大關係。施政報告諮詢之時,我便極力向曾特首反映社會流動問題,希望他可給予清貧學生一個機會;奈何他堅持問題並不存在。今天直資學校制度和助學金計劃的失敗,正好印證了曾特首的無知和無能。

雙龍會 - 不是敵人的敵人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轉眼又是一年。對民主運動而言,這會是一個新開始嗎?公民黨換屆終於引入一批「新」領導人,他們會否為香港民主運動帶來新契機?黨魁梁家傑上場後,第二天發表了一篇洋洋三千字的就職宣言,一方面細說民主派團結的重要性,一方面又堅稱二○一二政改方案與普選「背道而馳」,令爭取普選「更形渺茫」。新黨魁更揚言要延續五區公投所啟蒙的「新民主運動」。言下之意,是要跟主張對話的溫和民主派劃清界,不相為謀。

老是想不通二○一二方案與普選背道而馳這說法的理據何在?若說二○一二方案非普選方案,那當然是對的。但一個步向全民投票的政改方案,怎可說會令普選機會「更形渺茫」?往後繼續爭取,是人為和決心問題,為何要質疑溫和民主派的行為和決心?最令人痛心的,是政改反對派背後那種不屑同流合污的心態。華叔屍骨未寒,但網上和媒體的嘲笑辱罵卻似乎自五區公投以來從未間斷。公社兩黨當然會說他們管不了這些不負責任的言論,但他們有否想過,他們的一句好言相勸,遠勝溫和民主派的百辭自辯?也許公社兩黨聽到、看到這些惡意攻擊有點心中涼快、樂見其成之感;但他們有否想過,民主運動到了這田地還有何團結可言?

嘲笑辱罵從未間斷

也許政改反對派要嚴肅反思,向自己、向民主派、向香港人交代幾點根本性的問題,就他們的立場作出一些對爭取普選清晰明確的政治論述:

法政隨筆 - 曾蔭權:「特區不會成為疫埠!」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特區政府昨天傍晚發出一份簡短聲明,內容指西九文化區行政總裁謝卓飛最近因病請辭只屬個別個案,政府會密切注視疫情發展,但堅稱特區不會成為疫埠。聲明並未提及謝卓飛患上了甚麼病或其病情為何,但有消息人士指他可能患上最近流行于本港之「特區管治綜合症」。有專家指出特區政府雖然從未證實該病症正在本港蔓延,但極有可能早前醫管局的蘇利文及證監會的韋奕禮皆因患上此病而須離港。據稱, 「特區管治綜合症」主要來自兩種病毒的結連。其一為官營病毒,其二為商營病毒。此兩種病毒若結連一起,產生之殺傷力頗大,學界稱之為「官商勾結病毒」。知情人士指該病毒其實在港潛伏多年,不過港人因長期感染而產生自然抗體,所以明顯病例不多,但外地人士因甚少接觸到該病毒,致身體並無抗體,患上綜合症的機會自然大很多了。

另一派學者則有不同意見。他們認為港人的抗體並非來自病毒本身,而是感染了一種名叫「民主螺絲菌」所致。但這種細菌對一些感染官商勾結病毒極深的人士有時亦可導致身體不同部分產生惡性反應。據稱董建華的腳患及馬時亨的心患極可能便是這種病菌所致。至於近期余若薇的腦病及黃毓民的眼患則肯定與這種感染無關。雖然有個別學者懷疑兩人的病患乃普選焦慮症或公投流行性感冒所引致,但主流的專家意見均認為兩人之病情與這些病症並無絕對關係。

法政隨筆 - 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元旦那天還在想,過兩天復會後是時候再去看看他了;誰知一念之差,便跟他緣慳最後一面!

認識華叔不算長時間,但對他的文筆、他的胸襟、他的堅定一向極為敬佩。五區總辭期間,與黨在政治理念上呈現了根本性的矛盾,是我從政以來最困難的時刻,不期然對自己的看法有點自我質疑。跑去找華叔,希望向他老人家取經,一解心結。他淡淡的說: 「陳家洛和梁家傑已跟我談過,我的意見,他們沒有轉告你黨嗎?」確是沒有,但這並不重要;我繼續追問,在爭取民主這重要議題上與黨有嚴重分歧,怎麼辦?他說:「爭取民主不能急躁,你要堅定信念,時間會證明一切!」及後,有人罵他「癌症上腦」,我感到非常憤怒,卻又不知如何是好?在電視上看見他氣定神閒地回應這些惡毒的指控,我又感到非常慚愧。他那從政者應有的廣闊胸襟,有誰能及?

到醫院去探他,他嚷著要聽《黃河》。問他是合唱版還是鋼琴協奏曲,他毫不猶豫地說鋼琴。躺在病床上,還對堅持平反六四的工作不離不棄。他那心繫家國之不二情懷,又有誰比得上?

在那寒冷的中午聽到噩耗,心中想的是他喜愛的宋詞: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雙龍會 - 競爭法是中小企的煞星?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很多外國競爭法的專家均對我說,香港中小企對設立競爭法有強烈保留,實是匪夷所思。競爭法的主旨是維護公平競爭環境,保障中小企,尊重消費者權益,為甚麼竟然有人會把條例說成是中小企的煞星、是營商者的二十三條?單從邏輯上而言,中小企沒有市場支配地位,他們的行為又怎能影響市場競爭?但為何卻有商界人士堅持競爭法會被大企業濫用,追殺中小企?又道中小企要守市場地位,將被競爭法趕盡殺絕?這話怎說?事實是這樣嗎?

草案法例的重點,是禁止營商者通過訂立或執行建議,「妨礙、限制或扭曲在香港的競爭」。假若中小企通過結連而妨礙、限制或扭曲市場競爭,為甚麼不應受到法律制裁?為甚麼他們的利益可以凌駕於消費者,甚或整體經濟利益之上?但假如中小企不參與協議作出該等違法行為,又或結連的力量不足以影響市場競爭的話,那麼具有支配地位的市場大持份者可否利用法例發動纏擾性官司打擊中小企?從外國經驗而言,這種可能性是聞所未聞,令人不禁懷疑堅持這說法的人,是別有用心,或是根本未曾清楚閱讀草案條文。

多項保障確保不被濫用

法政隨筆 - 今夕何夕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說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一點也沒錯。不知怎的,明天便是在立法會的第七個年頭了。回望過去,展望將來,也是點算得失的好時候。

零四年當選時,為自己訂下了三個目標:建立最低工資、推動公平競爭法及爭取普選。也可算是完成了一半吧?花了一年時間說服幾位戰友創立公民黨,堅持把最低工資寫進黨綱內,卻赫然發現大多數黨員均是反對設立最低工資的。接下來便是漫長的游說和推廣工作。到過英國參考他們的最低工資制度、會見過澳洲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出席無數商界的會議和研討會,終於法例是通過了,還了一個心願。

推動公平競爭法的工作比較容易。當選初期探訪了眾多商會,發表過兩份詳細的工作報告,為公平競爭法的工作訂下了方針。幸運地,這方針最終也大致為政府所接納。放棄了收購合併,換來商界的有限度支持,是推動公平競爭法的最大成果。無奈政府並不聽從放棄私人執法的建議,致令通過法例平白增添了額外的阻力和變數。但望在任期內可完成這第二項目標。

爭取普選的工作由第一天開始已明白到是極之艱鉅。但從未想過需付出如此大的代價。在這過程中,黯然發覺要說服從政者放下私心,以長遠大局為重是那麼的困難。缺乏視野,只求眼前利益,只為博取一時掌聲的政客比比皆是。在這混濁的染缸裡,留也不是,去也不能。只望明天可找到一點啟示,教我如何走下去。

法政隨筆 - 平安夜可平安?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今夜是平安夜,你會如何歡度?在這寒冷的晚上,狂歡盡興之餘,會否靜一靜,想一想,對你來說,平安夜代表甚麼?不是說你的宗教信仰為何,因為不知何時開始,平安夜已不再是基督教信徒的晚上了;只是問:對你而言,你怎樣看平安夜?

記得六十年代,我曾為一首另類的聖誕歌深深感動。那是西門與賈芬高(Simon andGarfunkel) 的一首名叫《七時新聞/平安夜》(7 O'Clock News/Silent Night) 的歌曲。那是一首傳統的《平安夜》;特別的地方是歌曲慢慢被某電台的七時新聞所掩蓋。

新聞的內容提及歧視、人權、抗議、謀殺、死亡和戰亂。這首歌與七一年約翰連儂(John Lennon)的《聖誕快樂(戰爭已過去)》(Happy X mas(War Is Over))甚有異曲同工之妙。

沒錯,戰亂和死亡與平安夜和重生的對比實在是再強烈不過。另一個感人故事,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軍和德軍於一九一四年,違反將領的命令,在聖誕停火。一九一四年平安夜,德軍在他們的戰壕中擺上聖誕裝飾,在樹上掛上燃點著的蠟燭,高唱德文的《平安夜》。他們的歌聲,感動了與他們對峙的英軍,令後者亦以英語的《平安夜》回應。

法政隨筆 - 消費者的藝術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周已故國畫大師徐悲鴻的一幅水墨畫《巴人汲水圖》在北京竟然以一億七千一百萬人民幣成交,刷新中國畫拍賣之世界紀錄。這是自零七年劉小東的《三峽新移民》拍出二千二百萬與零八年的《溫床》拍得五千七百多萬,及上月李可染的水墨畫《長征》以超過一億人民幣拍賣價成交以來的再一新高。這些拍賣紀錄不但令世界藝術收藏家頓時側目,也令近代中國畫成為了這些超級消費者的新焦點。

很多人認為這一切皆是從近代畫家陳逸飛而起。早於一九九九年這位英年早逝的藝術家其中一幅名為《潯陽遺韻》的油畫已經拍得近三百萬元人民幣的高價,令很多西方油畫收藏家對中國後起之秀赫然起敬。陳逸飛當然不是近代中國油畫家的唯一表表者。事源始於「北京寫實畫派」(後稱「中國寫實畫派」)的成立。這派別最初由艾軒、楊飛雲及王沂東等成立,共十三人,及後人數增至三十人,包括陳逸飛、冷軍和張義波等。

所謂寫實畫派,是指這些藝術家的作品以寫實技巧著稱,特別是他們的作品幾可與照片亂真,筆鋒細膩,構圖仔細,當你第一眼看到時實在很難不深深吸一口氣,讚嘆那近乎登峰造極的畫工。

法政隨筆 - 驕傲與悲哀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如果你今天一覺醒來沒有發覺這世界有甚麼改變,那麼你便錯了!今天是歷史上第一次有中國國民獲頒發諾貝爾和平獎,成為第一位國際公認的中國民主鬥士。你和你的後人,會記得今天。

也不覺得為劉曉波的文章辯論是否有煽動顛覆國家制度的用意或效力有甚麼意義。反正法庭判了他是罪犯,他便是罪犯。判決改不了,制度更改不了,但也改不了公義所在。餘下的,只是舉世熱愛民主自由的人怎樣看整件事。諾貝爾和平獎過去當然有極具爭議性的得獎者。但經過一百零九年、一百二十一位得獎者,諾貝爾和平獎的公信力在國際間是毋庸置疑的。雖然諾貝爾建立和平獎的遺願及他心目中對「和平」的定義,一直都沒有清晰的界定,但這是可以理解的。

雙龍會 - 不公平的公平競爭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民主、社會公義和公平競爭是現代社會的核心價值。資本主義社會裏弱肉強食的經濟活動,往往令自由市場經濟被無限扭曲,各行業成本增加,導致整體經濟缺乏競爭力,是現今商業社會的通弊。正如民主制度是要杜絕少數政治特權,公平競爭法正如其名,主旨是杜絕少數經濟特權。但在一個缺乏民主制度的社會裏,要消除少數經濟特權,則工作更為艱巨。香港特區便是一個最好不過的例子。

特殊政治豁免違反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