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觀點 - 給曾俊華、陳家強、張炳良的公開信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你們透過傳媒對泛民鋪天蓋地之指控,既嚴重違反邏輯,亦與事實不符,有極大誤導成分,我就以下四點提出反駁:

一、不支持撥款條例和財政預算案是把預算案「政治化」

這說法漠視立法會在憲制上的政治功能。立法會是特區憲制下的政治架構;在《基本法》下,立法會最重要的政治功能是審核、通過財政預算及批准稅收和公共開支等政策。只要預算案不符合廣大市民利益,立法會有權、亦不應通過預算案。撥款條例既為預算案之一部分,故亦不應獲通過。立法會不是橡皮圖章、不是政府喉舌,每一項投票均為政治行為,有政治取態;要立法會不「政治化」,是行政霸道的表現。

二、不支持撥款條例,令政府無糧出、停止運作是不負責任

這是不負責任的說法。撥款條例處理的,是政府新財政年度,即4 月1 日至明年3 月31 日之支出。先不談政府各部門每年均有經費剩餘,從3 月9 日至31 日,政府最少有3 星期之提案機會,只需略為修改,便可向立法會重新提出,政府本星期提出之新決議便是鐵證, 「無糧出、停止運作」根本是危言聳聽?更重要的,是立法會既如政府所說有「建制」和「反對」派之分,為何政府要依賴「反對」派來支持政府決議?政府是否要立法會變為一言堂?又或北京兩會期間,泛民有「責任」搖身一變,轉為盲目支持政府的建制派?

法政隨筆 - 哪個政府不為民?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放眼世界、古今中外,哪個政府不為民?政府的存在價值不只是為了管治,不只是為了徵稅,不只是為了發展經濟。政府的基本存在意義是維持一個公平、符合公義、化解紛爭、消除矛盾的生活環境。

政府徵稅不應只是為了自肥,而是要集腋成裘,為每一位社會成員提供公共服務,共謀福祉。這是淺而易見的大道理,為什麼政府官員竟然不明白?

環顧世界,相信特區政府是唯一每次派錢也被罵通街的政府。看看新加坡、澳門,他們派得比特區政府為少,為什麼唯獨在香港派錢會弄至成千上萬的市民憤怒地上街譴責?粗略一算,假如一家數口的中產家庭已有一位成年兒女,他們可獲得一萬八千元現金、一萬二千元退稅、二萬元免差餉及一千八百元免電費,埋單一算,合共五萬多元!但若你沒有永久居留權、只有最低工資而無稅可交、只是租住床位或板間房,你便什也沒有!是他們活該,還是他們不應被視為社會一份子?

為什麼教師、公務員等中產人士也齊齊上街?要知道不患寡而患不均,資源充沛的政府更要對社會長遠發展有願景,有能力和決心作出長遠規劃,改善民生。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何特區領導層看不見,聽不明?

法政隨筆 - 三無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她坐在碌架床下格,眼泛淚光,目無表情的對著電視攝影鏡頭說: 「一年復一年,我們對財政預算案已沒有甚麼期望!」她身邊的小女孩抱著娃娃,一邊好奇的看著媽媽,一邊向鏡頭展示她那動人的笑容,像是說大人的煩惱與我何干?我還是快樂的!

是我們變了,還是什麼變了?那些不願接受社會福利的援助,力求自力更生,每月只是賺取最低工資,租住板間房,卻又輪候公屋多時仍未能上樓的一群,為什麼會被遺忘?我們不是應該鼓勵基層人士自力更生嗎?他們的堅持不應被尊重嗎?我們的高官是否真的不食人間煙火、不看時事新聞,只求找尋自我良好感覺,生活於同一鼻孔出氣的一群中便已足夠?六七十年代的社會流動力到哪裡去了?為什麼經濟愈繁榮,流動力愈滯後,貧富差距愈拉闊?

回歸後我老是想不通,為何政府這麼歧視基層市民?政府永遠假設貧者會欺騙或濫取公帑,誓要設下重重關卡以確保這一群人就算歷盡千辛萬苦也只可拿得一千幾百的援助。但為什麼那些地產商、城中富豪可以在嚴謹的規劃架構中尋找發大財之路,政府卻隻眼開隻眼閉?嘉亨灣、紅灣半島等大富豪的住宅的例子屢見不鮮,成億上萬的公帑可以放棄,但一千幾百的援助卻點滴不漏!這是什麼政府?什麼經濟政策?什麼理財之道?

雙龍會 - 退稅、補貼與通脹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政府一直堅持現時整體通脹率只為百分之二至三,不算很嚴重,但整體通脹率隱藏的,是交通、食物和居住費用的通脹率。這些費用屬通脹周期中最敏感的物價,而這些物價卻佔了絕大部分市民,特別是基層人士多於一半的支出,因此亦對基層人士影響最大。政府於○八年推出食物銀行,藉以紓緩基層人士的壓力,但聲稱不應與綜援制度重疊;但根據社聯最近一項調查發現,近五成半到食物銀行領取食物的市民亦有領取綜援。由此可見,在通脹持續下,綜援金水平不但出現滯後情況,就連輔助福利如食物銀行,對大多數市民而言也只是杯水車薪。

為積穀漠視民困

在這情況下,當政府庫房出現嚴重水浸時,市民期望政府協助他們解決燃眉之急,是最合理不過的。市民心中的疑問是:政府的存在意義是甚麼?我們為甚麼要有財政儲備?答案很簡單,政府的存在是保障市民生活平穩、維護公義;財政儲備的存在,是為了積穀防饑,以便社會不時之需。但放眼一看,自金融風暴以來,庫房從未出現過囤積數目減少的現象;相反地,今年的數字顯示,財政儲備由去年的五千億飆升至五千九百億,相等於政府二十三個月的開支。試問有哪個政府會二十三個月沒有收入?這樣的政府必不為市民所接受,肯定是在倒台邊緣。那麼維持財政儲備於二十三個月的開支實質意義在哪裏?更重要的是,只為積穀而漠視市民之困,違反了最基本的管治和理財原則。

法政隨筆 - 二十二吋腰圍的日子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香港有誰認識艾力?克萊普頓(Eric Clapton)?或應該問有誰還記得他?朋友送來兩張他的演唱會門票。到了場地放眼一看,擠滿會場的觀眾,都是一些禿了頭、白了髮的「中年人」。也許他們是真正欣賞音樂,也許他們希望懷緬過去了的年青歲月,也許他們只是好奇,但管他!今晚是屬於我們的。

克萊普頓這晚的演出遠比十多年前我在另一演唱會中所聽到的更投入、更出色。也許這與那極為緊湊的樂隊有關,但一向不以指法速度而以音色、品味見稱,卻被同行取笑為「慢手」(Slow hand)的他,再一次證實了他的指法確是出神入化。這晚他演奏了多首熟悉的金曲。那些經了數十年的旋律,經過重新精心編排和音響效果,同樣令人血脈沸騰、手舞足蹈。

克萊普頓的才華,特別在演繹怨曲方面是毋庸否定的,這與他一生的悲痛遭遇不無關係。這位可能是樂壇上最多與其他歌手和樂隊合作過的奇才,每當遇上重大挫折時,反而能把自己的才華推至另一個高峰。他因為染上了毒癮和酗酒而把一首《可卡因》(Cocaine)演繹得舉世皆知;因為單戀好友佐治?哈里遜(George Harrison)的妻子而寫了他最負盛名的名曲《娜拉》(Layla);因為他四歲的獨生子意外身亡,於是他寫了膾炙人口的《天堂的眼淚》(Tears in Heaven)。每一首作品都像是要向命運挑戰:我是不會倒下的!

法政隨筆 - 東風夜放花千樹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情人節和元宵在同一星期,實在有點吃不消。心中嘀咕,在現今性別觀點主流化的社會,為什麼還老是要男性主動送花、送禮物、安排約會地點及晚餐?這一天不送花,是否便代表了沒有愛情?營商者正是捉緊這小小心理障礙,大肆發他們的愛情財,令天下男兒苦不堪言。最苦惱的,是花費比平常昂貴幾倍的價錢,千辛萬苦買來一束花,明知受騙也要強顏歡笑,把那氣憤之情硬吞下肚。哈哈,這便是情人節!

中國元宵節卻比西方情人節含蓄得多。這與中國文化不無關係。如果情人節是向外的、熱鬧的,那麼元宵節便是含情的、優雅的。據說元宵節在中國已有二千多年歷史,也稱元夕節。元,並非指金錢,而是喻月圓,有團聚之意。情人節要送花,元宵節卻重點燈。元宵節張燈結綵是古代的重要習俗,隋唐時代,張燈時間便從一夜增至三夜,到了北宋增至五夜。貪慕安逸、委曲求全的南宋更把張燈時間增至六夜,腐敗的明朝更把元宵節日延長至十天,是歷史上時間最長的燈節。

雙龍會 - 競爭法不單是經濟課題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早前香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王于漸於《信報》撰寫了兩篇共長達六千餘字的文章,質疑競爭法之理論和成效。從王教授於文中廣泛引用亞當斯密(AdamSmith)及其他自由經濟學派之論述便可見王教授屬傳統芝加哥學派的自由經濟學者。自由經濟學派的理論於二、三十年前頗為流行,亦為特區政府所重視;其中前特首董建華的金句:「經濟好,大家好」便是最好的例子。歷史當然已明確證實,這理論最少在香港是錯誤的。

市場失效損社會利益

法政隨筆 - 放不下的牛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前些時寫了一篇關於一行禪師之著作《權力的藝術》的文章。筆墨未乾,已有人送來另外一本一行禪師新作——《放下心中的牛》。書名取源於一個佛學故事:有一天佛陀和弟子在森林中修禪,一個農夫匆匆走過,見到佛陀便問: 「有沒有見到我的牛,我擁有的牛中,有六隻不知為甚麼,都在早上跑掉了。」佛陀回答說沒有見到農夫的牛。農夫離開後,佛陀便笑對眾比丘說:「你們是多麼幸福! 你們沒有牛可以失去!」這是佛學推崇無欲無求的故事。沒有慾念,哪來痛苦?道理很簡單,也有它的說服力和邏輯。

話雖如此,但若把財富、虛名和物質與心中的牛畫上等號,相信世上也有不少人可以把這些牛拿得起,放得下。不是說這些人心中沒牛;相反,對他們來說,有些牛縱是帶來終身痛苦,卻也永遠放不下。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周年,建設中國民主的慾望對革命先驅來說便是一條放不下的牛。我不敢與革命先驅相比,但儘管受盡批評和冷眼,也從未想過要放下心中的這條牛。前陣子才有黨友在網上批評我幻想四處受敵,不斷批評黨的領導層,傷盡黨的心,言下之意是說我是一個帶罪小人,不應為黨所容。不期望這些黨友明白我視這心中的牛比同行的面子、感情,甚至黨性更為重要,況且批評者亦受批評,是天公地義的事,但不期然心中仍會感到失望和痛苦。

法政隨筆 - 金兔揚眉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今天是農曆辛卯年初二。辛卯年是平年,也是兔年,而在中國五行之說中今年屬金,所以今年亦是金兔年。

十二生肖和五行相生相克的論述很多人認為是迷信之說,但也有不少人認為是人生哲理和古人多年來觀察人性在大自然影響下之結果。史載文獻最早廣為流傳的十二生肖始於東漢時期(西元二十七年),當時十二生肖順序為: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十二生肖依次分配十二地支,是中國民間計算年齡的方法。也有研究藉此判斷人的性格,甚至運程。十二生肖順序排行和為何鼠得以為首、而貓卻不在十二生肖行列之內的故事,相信很多人也聽過了。關乎兔的故事卻不是那麼多。但中國人一向相信兔為機靈之物,亦代表清純和正義,廣為中國人所愛護。在西方,兔更為復活之象徵,而兔子腳更被視為可帶來運氣的飾物。

至於五行之說則更為玄妙。中國於西周末年已有萬物始於五行之說;及後《內經》更把五行學說應用於醫術,融合於中醫特有的理論體系。到了漢代,董仲舒更把五行賦予道德含意,以木為仁、火為禮、土為信、金為義、水為智,相克不盡,相生無窮。這個循環始於金,金克木,又生水,乃生命之源。把這些論說合為一談,金兔年也可解讀為一個有機會推廣公義、和諧互愛的年頭。這不是我的迷信,只是我的願望、我的期許。

法政隨筆 - 剛愎自用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與圓桌會成員一席話惹來鋪天蓋地的批評,更有報章以頭版全版反擊,相信這是唐英年始料不及。平心而論,唐司長的發言主旨本是大道理,但他的表達方式、用詞比喻均有頗大問題。他寄語年青人「不要對持相反意見的人動輒口誅筆伐」,這些苦口良言,不要說適用於年青人,就是對從政者而言也不為過。但他接著卻警告年青人「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後很易車人亡!」暫宜放下理念對錯不談,便是行文用意,已最少犯了兩個錯誤。

首先, 「剛愎自用」與「勇往直前」是褒貶有別的相反詞。第二, 「車人亡」用詞實在偏激,更令人聯想到回歸前中英罵戰之非理性指控,是一個極不恰當的比喻。

「剛愎自用」出自《左傳?宣公十二年》:「其佐先縠,剛愎不仁,未肯用命。」「愎」為任性;「自用」是指自以為是,具貶義,但也有用以正面的說法,如宋?陳摶《心相篇》便有一句: 「君子剛愎自用,小人行險僥倖」。「剛愎自用」的對比是「擇善固執」,兩者意思相近,但褒貶之分卻最為強烈不過。得到對方認同,便是擇善固執,說服不了對方,對方便可能是剛愎自用。在現實生活中,這條線有時是很難界定的。也許答案是取決於個人的判決,而從政者最重要的素質是如何判斷是非黑白、如何確立一己應有的政治理念。究竟是擇善固執還是剛愎自用,可能要留待選民或歷史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