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法政隨筆 - 要看、要感受、要相信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究竟是人生倣效藝術,還是藝術倣效人生?答案很多時也不是這樣容易弄清楚。今年暑假將會有一齣高爾夫球迷期待多時,名叫《烏托邦七日》(Seven Days In Utopia)的電影上映。電影改編自著名小說。故事很簡單,男主角是一年青球手,在一次重要賽事中,他幾可奪標,但最後卻錯手令成功在手中溜走,失意之餘更遇上一宗小車禍,被困在一個叫烏托邦的小鎮中,最終找到了人生的道理。

橋段似乎是有點老土,但人生往往便是這樣。才兩星期前,一位二十一歲,名叫麥爾萊(Mcllroy)的球手在每年四大滿貫賽事之一的名人大賽中,在決賽前以低四桿領先所有球手。他年紀輕輕已戰績彪炳,很多人都看好他會成為活士(Woods)接班人,成為最年輕的大滿貫奪標者。但在這最後一天賽事中,他卻完全失去信心,最後竟然打出超八桿的成績,成為歷史上在大滿貫賽中最後一天成績最差的球手。他的故事正與《在烏托邦七日》的警寓不謀而合。

是什麼令成功在望的人突然下滑至人生最低點?政治圈中不是有很多這種實例嗎?以麥爾萊的故事來比喻曾蔭權、曾俊華等可能是抬舉了後者,但那政治上自我滅的傾向,卻是如出一轍。唯一分別是麥爾萊是在力求上進中因受不了壓力而失敗,而這些政客卻是因為缺乏原則理念而失敗。

法政隨筆 - 答案正在風中飄搖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很難想像卜?戴倫(Bob Dylan)已變成一位遲暮老人。但星期二晚上的演唱會卻似乎正證實了這點。我說的不是他的容貌、舉止和神態,而是他內在散放的生命氣息。他剛從上海轉至香港。這是他第一次到中國演唱;但怎也想不到,這位民權歌手也會為五斗米折腰,與國家當局約法三章,不演繹「鬥爭歌曲」。

也許我是錯怪了他。一位主張透過理性對話解決政制紛爭的從政者,有甚麼資格批評一位藝人在表演上妥協?但這妥協確實改變了他在我心中那近乎超然的社會詩人形象。我從來不覺得他是一位歌手,因為他的唱功實在太不敢恭維。但在我們那年代,有誰不為他歌詞中的大時代氣息所動?他在《時代正在轉變中》(The Times They AreA-Changing)對政客的指控、在《答案正在風中飄搖》(Blowing In The Wind)對人性的質疑、在《花兒都到哪裡去了?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對戰亂的慨嘆,影響了多少人的價值觀?但今天醒來,那些激情、那些質疑、那些勇氣,去了何處?

也許他妥協背後的思想是對的。避過正面交鋒,只要聽眾能繼續接受到現代思想和核心價值的衝擊,終有一天,封建的籬笆會被衝破。但在這艾未未、劉曉波、譚作人、趙連海等人無辜受辱的土壤上,要靜心等待改變實在需要更大的信念和耐心!

雙龍會 - 新特首,你究竟躲在哪裏?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若說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是當今特區管治素質和政治生態的指標,相信一點也沒有誇張。回歸以來,特區政府一直貫徹的管治理念是便利經濟發展,而把社會服務盡量維持於一個低水平。無論是董建華或曾蔭權的班子,他們對基層市民的訴求皆抱一副極度懷疑、寧緊莫寬的厭貧心態。這種重商輕貧的管治文化,直接導致貧富懸殊隨經濟飛騰反而日益加深的怪現象。同樣重要的是,久而久之,這文化更令特區管治班子忘卻了為民生作出長遠規劃的根本責任。

當社會缺乏長遠規劃和資源追不上民生需求時,小市民,特別是弱勢社群,便被逼互相爭奪有限資源,甚至互相仇視,造成社會嚴重分化。在這氣候下,個別群體如綜援人士、新移民、低收入在職人士等便成為理所當然的攻擊目標。這一切都是因資源錯配而起。但最令人感到諷刺的,是我們有的,卻正正是龐大的資源。

盲目派錢收買人心

法政隨筆 - 走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一個清晨,睡意正濃,朦朧間聽到鄧光榮離世的消息,頓時有一股百般無奈的感覺。我從不是鄧光榮的影迷,大家也只見過一次面,但對我來說他和眾多粵語片年代的演員始終是我們成長中的一部分。有與他相熟的朋友轉告,他是躺在年過九十的母親身邊,因睡眠窒息症而離開的,去得安祥瀟灑,也算是他的「福氣」。聽這番話,一時間,也不知應感到羨慕、妒忌,還是可惜?

沒錯!我一向認為要走的話,千萬不要拖泥帶水。如有選擇的話,在睡夢中告別人間必然是最佳選擇,但世事哪會盡如人意?有多少人可有這「奢侈」的選擇?當知道大限將至的人,他們的心情是可以想像的。有的會歇斯底里、呼天搶地地問為何?有的則氣定神閒,堅毅不移地戰至最後一刻。也有盡量利用餘下時間做一些一直想做、卻未能如願的事情。老實說,除了第一類外,我也不知自己的選擇會是什麼。但肯定的是,走與不走並非你和我可選擇的。

在這清明時分,這話題不斷地在腦袋中打轉,甚至感到心情沉重是在所難免的。但周末跑到西貢滘西洲公眾高爾夫球場打球時,卻發覺不知何時滿山已開遍了一棵棵俗稱「米仔蘭」的白色小花。略帶涼意的海風吹來一陣陣清新的香氣,令人精神一振。那路邊的小花、欄杆上的小鳥、碧海中的小艇像是不斷地提醒我們,在大自然中,我們只是微不足道的配角罷了。在這深不可測的生命舞台上演員隨時可以更換,但這玄妙的劇本卻是永恆的。

法政隨筆 - 我們必會克服……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聽聞哥連費夫(Colin Firth)勇奪奧斯卡金像獎,感到一份驚喜。記憶所及,第一次看他演出是在《BJ 單身日記》(BridgetJones's Diary)。他在片中飾演一位戇直可愛但卻不拘言笑的大狀,與曉格蘭特(HughGrant)飾演華而不實、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形成一個強烈對比,相映成趣。也不知是片中他飾演的人物,還是他演活了這角色的神髓,令我愛上了他。

今次得獎的影片中文譯作《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譯名抵死調皮,引人遐想,不知內裡的可能會誤會為是一齣搞笑色情片,但其實故事嚴肅,描述的是英王喬治六世克服口吃的故事。在政治舞台上,說話結結巴巴確實是很大的障礙。莫說政治是否騙人的藝術,說話沒有感染力,怎樣說服他人,更遑論推廣一己之政治理念?

雙龍會 - 民主:世界核心價值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五年第一次到歐洲宣揚香港民主運動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英國政府和歐盟政府對香港民主發展不同程度的關注。歐盟政府和國會不但對特區的民主進程極為關注,更隨我們當年的訪問及後在議會通過支持香港市民爭取普選的動議。然而,英國政府卻對香港的民主運動頗為冷淡。記得當年我從歐盟轉到英國時,雖得到英國廣播公司的專題電視訪問,但會見當年工黨政府負責香港事務的外務大臣比利臣(Pearson)時,卻發覺他只重與英國有關的經貿發展而漠視香港人的民主訴求,令我義憤難填,當場直斥其非,結果會議不歡而散。

歐盟承擔港

民主未減退

時移勢易,○五年至今,中國和特區與歐洲的經貿發展何止一日千里?這回到歐洲,早已有心理準備,但發覺歐盟政府官員和議會代表對民主的承擔卻從未減退。雖然人事已有變遷,總統巴羅素(Barroso)之內閣成員及外交顧問汴愛羅先生(Pinheiro)與總統的亞洲顧問鄧先生(Dun)對香港的政治情況卻仍掌握得甚為準確,並對香港民主運動表示極度關心;及後會見不同部門及階層的官員、議會代表等,結果也沒兩樣,特別令人感到鼓舞。

法政隨筆 - 我有一個故事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立法會有一個關於社會流動的辯論。社會流動是指基層市民透過努力和機遇提升社會地位,脫離貧困。我在大會發言時,說了一個街童的故事,藉以突出回歸前與今天社會流動的分別。不少人聽了我的發言也分別向我訴說他們有關社會流動的故事,令我十分感動。

社會流動主要來自基層市民的自我增值;最有效的方法當然是接受優質教育,特別是大學教育。可惜在現實生活裏,接受大學教育卻非人人可以。網上傳來一齣勵志短片,內容大意是如果把全世界的人縮減為一百人,那麼可以接受大學教育的只有一人。接受大學教育是很多年輕人努力的目標,但社會能給予他們多少機會?香港大學有一項非常有意思,名為「第一代大學生助學金」的計劃。透過社會人士的資助,這計劃由零八年開始成功資助了四百五十位家庭月入少於一萬二千港元的第一代貧苦學生進入大學。其中一位善長正是碧桂園集團有限公司主席楊國強先生。他曾說過一番令我感動萬千的話:「年幼時我經歷貧窮的生活,中學每月七港元學費,但只有二港元助學金,沒錢乘車、沒錢吃飯,十八歲以前沒穿過新衫新鞋的經歷都試過。從一無所有到現在,我知道教育很重要。」我也是家族中第一個大學生,楊先生所說的,我身同感受。

法政隨筆 - 平手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當立法會議員有甚麼時候可以看電影?答案是坐飛機的時候;或許嚴格來說,應該是坐飛機又不能入睡的時候。在飛往歐盟國家途中,飛機座位的電視熒光幕上列出了十多齣電影,吸引我的卻是一齣名叫《127 小時》的電影。原因是這戲名有點古怪,而我又依稀記得有關電影中人物的新聞。

電影故事改編自一件真實事件。主人翁艾倫?洛斯頓(Aron Ralston)是一名美國年輕爬山好手。他年少氣盛,自覺天下無敵,因此爬山從不告知家人,也不帶電話。他於○三年獨自到猶他州(Utah)的峽谷爬山,在一裂縫中被墜下來的一塊巨大石頭所卡住,壓著他的右手,動彈不得。在與世隔絕的情況下,他最後經過一百二十七小時,為了求生而弄斷了自己手臂的骨骼,再用一把毫不鋒利的小刀慢慢切斷肌肉和筋絡,成功斷臂求生,成為新聞焦點人物。

整套電影是描述他與大自然搏鬥,在近乎絕境中奮鬥不懈,最後戰勝逆境,得以逃生。老實說,洛斯頓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態,我在年輕時也同樣如此。但這陣子實令人不容忽視大自然的力量。四川、夏威夷、日本,像是一次又一次對世人提點:人永遠是戰勝不了大自然之力量的。但這電影故事又似乎同時提醒我們,只要有堅定的意志,在某些情況下,人是有機會與大自然分庭抗禮的。

法政隨筆 - 快樂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她才開口,便忍不住淚流滿面。她是家長會的代表;她情緒激動,想說的,是學校令她女兒改變的過程。這次到訪這間天水圍直資學校,是我繼續立法會政府賬目委員會調查披露特區直資學校混帳制度的跟進工作,目的是親身了解直資學校的運作情況和對學生、家長的影響。

這間直資學校與我先前訪問過的其他天水圍學校之最大分別,是我感受不到其他學校那份沉重和無奈的氣氛。這裡每一位學生皆滿面笑容、精力充沛,對外訪者也極為友善。這位哭著對我訴說的家長也不例外。我察覺到那激動的心情背後有一份安祥和喜悅。她告訴我,女兒還未轉到這間學校前,跟她完全沒法溝通,甚至由她資助到外地旅行,女兒上飛機前也沒有跟她道別,回來後也沒有跟她分享旅遊經歷。母女像是陌路人,這份悲痛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當她女兒轉讀這間學校後,一切也迅速改變了。她們現在像兩姊妹一樣有說有笑;因此,她是非常感激這間學校的。分別究竟在哪裡?答案似乎很簡單,孩子在新學校快樂,快樂的人是比較容易溝通的。當你不快樂時,只想關上門,甚麼人也不想見、甚麼東西也不想談。這是自然的人性表現。

雙龍會 - 冰封、破冰、還冰封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泛民主派與北京互不瞅睬已二十多年,這困局何時得以突破?嚴格而言,泛民主派並非對北京不瞅不睬,過往亦有個別人士與聲稱代表北京領導層的個體不時以非官式的會面、交流;但這些只屬個別事件,亦只屬個人關係。這些交流如何得以影響北京的決策亦不得而知。大家也只像在黑暗中摸索,找不到踏出困境之門。

政改方案成功通過,理應代表北京和泛民的關係解凍。但事實是這樣嗎?記得當時傳媒廣泛描述普選聯到中聯辦討論政改一事為「破冰之旅」,但破了冰後又如何?究竟雙方是否已建立互信和諒解?關係是否踏前了一步,還是了無寸進?有誰說得出?有圈內人解讀,政改方案成功通過,只是雙方權衡厲害後,一個無可奈何的政治交易:北京不願政改再被否決而難以向外交代;民主派也不願政制停滯不前,寸進總比不進為好,才發生議決前四天的戲劇性轉變。現在政改方案通過了,從某程度來看壓力也消除了,這場戲便沒有再演下去的必要,一切回復「正常」,到下一個壓力點再算。

兩制共存京港須互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