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雙龍會 - 二十三條的恐懼和矛盾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在香港特區這個特權專導,政治失衡的制度下,有意角逐特首的候選人根本不須掌握民情脈搏,急市民之急。只要有心人搞好人脈關係,向北京表明心,便大有機會黃袍加身,搖身一變成為下任特首。因此當有人提出下屆特首需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時,我絲毫不感到奇怪。

民主派一向認為在這議題上應堅持先民主後立法。從某程度而言,這與有意角逐特首的人所提出以立法為交換特首寶座的政治交易沒有太大分別。說穿了,民主派最懼怕的,是民主運動進一步被國安法所箝制,因此對立法內容的討論更是敬而遠之。

事實是,經過○三年的慘痛回憶,加上澳門國安法的通過實在令港人談法色變,那又如何能平心靜氣去探討有何妥善解決這問題的良方?但何時立法、如何立法與立法內容的討論始終是逃不了、避不過的。概括而言,港人對二十三條立法最少有三大恐懼:一、以言入罪的白色恐怖

細看澳門的國安法和近日內地不斷傳來以言入罪的例子如劉曉波、艾未未、趙連海、譚作人等。這些例子帶來的,是一陣風雨欲來的感覺。他朝法例通過後,我們還有言論表達和新聞自由嗎?沒有了這些自由,香港還算是香港嗎?毋庸置疑,以言入罪是香港人接受二十三條立法的最大障礙。二、國家與政府安全之分

法政隨筆 - 十六歲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 十六歲

儘管那尚有餘暉的夕陽仍是那麼的熾熱,那石碑給人的感覺卻是那麼的冰冷。我站在石碑前良久,被其中一段吸引著: 「張潮,十六,廣東順德,機器工人,廣東樂從起義至佛山陣亡。」十六歲?他會否是七十二烈士中最年輕的一位?

緩步走出黃花崗公園時,腦海中還是擺脫不了那石碑上簡短的記載。自己十六歲時是什麼光景?是在讀中五吧?依稀記得那是天星小輪加價引發示威暴動的年代。十六歲時,我想的是什麼?那是當搖滾樂隊成員的時代,想的只是成年後可以做各種各樣青少年不可以做的事情。那便是我的十六歲。我感到十分羞愧。

法政隨筆 - 我究竟錯在哪裡?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在僭建風波中,我錯誤引用上訴庭的案例,一直令我耿耿於懷。對一些一直支持我的人來說,確是欠他們一個清楚解釋。我錯誤引用的案例始於1997 年。該案件關乎信和控告恒隆在一宗酒店買賣中貨不對辦,要求退出買賣。其中一個退出理由是恒隆的物業天台建有無數違法建築物。這些僭建設施早為屋宇署所知,但屋宇署不但不執法,更將入伙紙給予恒隆令其可如期把酒店出售。信和不明屋宇署拒絕執法的原因,故以物業有僭建物為由,拒絕完成買賣。屋宇署的內部文件顯示他們對天台僭建物是否屬於屋內存有疑問,代表恒隆的律師團亦成功以此為理據,在初審和上訴庭勝訴。05 年上訴庭在判辭中指出《建築物條例》第四十一(3)的豁免是指屋內(in the building)而非建築物內(inside the building),因此天台之設施並非僭建物,信和亦因此敗訴。我家的天台玻璃房亦於上訴庭判決後施工。

到了07 年,終審庭判信和勝訴,但卻同時拒絕接受涉及僭建物之上訴理由,而據我所知,屋宇署亦一直未要求恒隆拆卸物業天台之無數僭建物。當時贏了終極判決當然感到高興,案件既沒繼續跟進的必要,故此我並沒有詳細閱讀整篇判辭。我一直的錯覺是,終審庭既然拒絕關乎僭建的上訴,上訴庭的判決應被視為終極判決,所以屋宇署亦沒有跟進執法的必要。出錯的地方就在終審庭拒絕接受上訴之同時,亦批評上訴庭的看法是錯誤的。

雙龍會 - 黃仁龍,你在哪裏?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上星期,行政長官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談及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被法庭指違法而被推翻一事時,一方面說「不宜公開評論」,另一方面又細述如何有「社會人士指有政客及政黨濫用司法程序」阻撓基建發展,損害整體社會經濟利益,甚至令特區陷入邊緣化,更聲稱「我們須就此事反省」。不知曾特首所指的「社會人士」是否指劉江華及民建聯等人,但無論如何,特首在答問大會上慎重複述這等意見,並要求社會反省,明顯是他認同這說法。身為特首聽到這種挑戰法治的歪理,不但不直斥其非,反而義正詞嚴地要求社會反省,實在令人目瞪口呆。

特首指控有三錯誤

曾蔭權這種借刀殺人的指控,凸顯了他對司法程序及法治精神的無知和缺乏尊重。他最少犯了三大錯誤:第一、只重政治抹黑而輕理性討論。

法政隨筆 - 無題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大雨過後,兩旁樹木的白花黃葉點綴著其他深淺不同的綠葉,別有一番歐洲風味。這星期天早上樂得清閒,便到外走走。不知怎的,竟然走到了新娘潭。這平常假日相信是極為熱鬧的地方,今天竟然杳無一人。下車走了良久,才見到路邊有一位正在抽煙的花甲老翁。他見我走過,略帶驚奇地說: 「湯大狀,怎會在這裡見到你?」我跟他打個招呼,笑一笑: 「今早樂得清閒,到來走走,清清腦袋。」他微微點頭說: 「清清腦袋是好事……」他頓一頓,又略帶遲疑地說:「恕我直言,與世無爭、無欲無求便不用清清腦袋。聞說你當大律師也當得不錯,幹麼要去當議員,在一潭渾水中打滾?」這老伯跟我素未謀面,卻確是直接得要命。一時無言以對,只好謝過他繼續上路。

老伯的話有他的道理。事實是,有時我也弄不清怎麼胡裡胡塗當上了立法會議員?說要為社會服務,似乎是把自己說得太偉大了一點。沒錯,那種「人盡其才」的感覺確是自視過高的根源。社會有能力之士大有人在,更可能幹得比你好,犯不著要自己勞心。但回心一想,又覺得這可能是抉擇問題。別人的政治理念跟你有很多基本上的差異,給市民一個選擇又有何不可?只是自己多愁善感,自尋煩惱罷了。

法政隨筆 - 情人的眼淚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母親節,孩子送給媽媽的禮物是請我們到紅館聽歌神張學友的演唱會。很久沒有聽本地歌手的演唱會了,那人山人海的場面確是有點嚇人。老實說,確實沒太留意學友近年的流行曲,熟悉的都是一些被孩子稱為「古老」的金曲。我對那些大型的歌舞表演素來沒有多大興趣,反而是那一段《私人角落》爵士演奏較為吸引。直至學友唱出《情人的眼淚》,我才突然精神一振。

那是什麼年代的歌曲?我極力嘗試在記憶中尋找這首歌和我成長的過程。那是六○年代初的歌曲吧?同一年代的依稀記得還有李香蘭、周璇、林黛和著名作曲家姚敏的妹妹姚莉。《情人的眼淚》是國語時代曲低音歌后潘秀瓊的代表作。她也算是一位傳奇歌手,她是廣東順德人,在澳門出生,但卻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長大,十二歲便開始演唱生涯,十八歲正式登台成為歌星。這首《情人的眼淚》便是姚敏特別為她而譜,陳蝶衣為她作詞的歌曲。老實說,歌詞實在有點老土,但據稱這首歌紅透半邊天時,正值潘秀瓊婚變之秋,她每一次登台演唱這首名曲皆哭成淚人,好不感人肺腑。

雙龍會 - 理性討論妖魔細節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正如右派學者與政客近來極力把競爭法草案妖魔化一樣,全民退保方案亦不能幸免。香港奇怪的地方是尚有一股強而有力的右派經濟思想滯留於時代轉變之後。任何涉及調節自由經濟的措施皆被視為十惡不赦,須群起而剿之,令理性討論往往被人置於腦後。更令人不安的是,這些討論很多時有意無意間忽略了原建議的重心細節,批評者往往以自己的錯誤理解作為攻擊基礎,大肆鞭策一些不屬原方案的「細節」,令討論愈來愈走進牛角尖。

硬加標籤於理不合

全民退保便是一個好例子。現今之全民退保聯席方案始於○三年的基本建議,從沒有太大改動,那麼為何不少右派學者和政客忽然以一些偏激的言論,如將「撞頭埋牆」、「地獄之門」等非理性標籤硬加於退保方案身上?這些人應該是接受全民退保方案背後之理想思維的。人口老化不但是特區的問題,所帶出的經濟、福利、社會問題更不容輕視,最終這更是未來社會所必然面對的最大負擔。任何略有遠見的人都應靜心探討如何拆解這定時炸彈,而非以偏激言論把方案妖魔化。

全民退保方案是建基於三點根本中心思想:第一,方案是以現實經濟價值為基礎。方案的假設是每年通脹和利息將會維持於百分之二,而工資實質增長亦會維持於百分之二。這是一個很保守的推算。當然,假若真正數據與這推算有別,最終的費用可能會有所落差,但正因為這是一個極為保守的推算,任何差距也不應令社會增加不能接受的負擔。

法政隨筆 - 富家孩兒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坐在身旁的老師在我耳邊輕輕地說: 「他的上衣在中環那間專門店要三四百元才買到!」我頓時愕然,心中嘀咕,我的衣櫃可能也找不到這麼名貴的上衣。老師像是聽到我心中所想,再低聲的加一句: 「我們很多學生都是集體補習英文,但他的父母卻堅持要一對一上課,每課用幾百元,他們一點也不介意。」我看著坐在我面前的小孩,他才六歲,長得很帥,人見人愛。他微笑著以那略帶囂張卻又充滿自信的流利英語回答我們的問題。無論對話、朗誦、閱讀和拼字,他均游刃有餘。沒辦法!富有人家的孩兒也應得到平等對待,我給了他最高分數。

這是一個英文出版社舉辦的小童英語比賽。比賽分五歲和六歲兩組,每位參賽者均需通過對話、背誦詩歌、閱讀和拼字四回合比試,每組最高分數的兩位可獲與父母其中一人免費到英國參觀和接受進一步英語訓練。比賽很有意義,但我發覺出色的小孩子皆是來自比較富裕的家庭。難道學說流利英語是富有人家的專利?這或許是拜回歸後特區政府的教育制度所賜。歷屆特首和教育局長均視教育為一盤企業生意。不符合成本效益便關閉「不必要」的分店,為的不是要確保產品出類拔萃,而是要追求經濟效益。管它什麼社會流動力,反正這是一個有錢人的社會!

法政隨筆 - 談笑用兵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有位親友跟我說,電視機中的我,給人面容憔悴的感覺。他勸勉我說: 「希望你能談笑用兵、放懷於天下。」我心中即時想,從政者如何談笑用兵?政治不是嚴肅的事情嗎?有些東西是勉強不來的。

但是回心細想,西方的政治家不是很多都有一套吸引人的幽默感嗎?林肯總統不但是一位傑出的演說者,他的幽默感更似乎是無人可及。他不是一位英俊瀟灑的人,亦因此曾經說過: 「如果我是兩面人,我會有這面孔嗎?」有些政治家很懂得利用幽默感來諷刺他們的對手。戴卓爾夫人便曾在一次晚宴中被安排於九位男士發言之後,到最終輪到她時,她笑著說: 「既然我是第十位講者,而我亦是女士,我只好說:公雞會啼,但只有母雞懂得生蛋。」邱吉爾也曾這樣比喻美國人: 「美國人懂得做對的事情……但只在他們嘗試過所有其他方法之後。」

西方領袖的自嘲本領也往往令人們難以厭惡他們。記得布殊在阿富汗被人擲鞋時,他便笑著說: 「我肯定那是一隻十號鞋!」可惜這種幽默感在東方領袖身上卻實在罕見。東方國家的領袖一向予人的感覺是冷冰冰、過於死板和嚴肅,很難塑造一種親民的形象。也許這是傳統民主國家與我們的分別。

雙龍會 - 政客、從政者與政治家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今屆任期尚有兩年便完結之時提出未來十二年削減國家庫房赤字四萬億的計畫,並定下短期任內的減赤目標,令人咋舌。這極具前瞻性和爭議性的建議頓時引起美國政界廣泛討論,甚至支持他的民主黨亦對這極具挑戰性的建議頗有微言。有人會問,任期只剩下兩年的總統如何能提出一個為期十二年之削減財赤計畫?就算奧巴馬能成功連任,也必然未能在任內把這計畫成功完成,那麼他如何能確保這計畫得以落實?更重要的是,這建議涉及增加稅收、削減醫療福利開支,必不受群眾歡迎,更可能導致連任無望,吃力不討好,為甚麼要提出來?

奧巴馬非為個人政治聲望

在每一個民主體制下,定期選舉確實可能引致民粹主義的抬頭。一般政客為了討好選民,減稅、增加福利等承諾,似乎是參選的指定動作,為甚麼竟然有從政者冒不能連任之險提出如斯不受歡迎的長遠政策?答案是:這便是政客與政治家之分。而從政者要走哪條路,很多時也只是一念之差而已。

政治家應有甚麼素質,大家的意見肯定並不相同。但我覺得最核心的可能有幾點:一、對重要議題的執和承擔;二、溝通和宣揚理念的能力;三、忠於自己的判斷和不斷自我檢討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