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雙龍會 - 民主分岔路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無論你站在特區政治光譜的哪一邊,你也不能否認五區公投不但無可挽救地分裂了民主派,更孕育了一種新的政治文化和一批新的政治參與者。這新的政治文化是不求和而不同,只為同而不和;在民主路上,順我者是良心、是公義,逆我者是叛賊、是無恥!這根本的變化把二十多年來民主運動的團結本質劃上了句號。

順我者良心逆者叛賊

這批新的政治參與者日趨年輕、傾向行動、勇於表達。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攻擊目標是民主派。前星期,他們到泛民主派反對遞補機制的公眾活動場地刻意搗亂。他們對泛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成員的激烈辱罵實在令人震驚。最令人費解的是,起因只是民主派沒有公開呼籲市民支持他們倡議的反對活動!訊息很簡單:那管大家的目標是一致,只要是策略不同,你便成為「民主病夫」、「民主叛徒」!

你會問,為何攻擊對象不是建制派或民建聯?攻擊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對民主運動有何好處?對不起!沒有人可以回答這些問題;也沒有人能提出一些令人信服的政治論述解說鬥垮了民主黨後,民主運動應如何發展、有甚麼新的策略爭取普選、爭取市民的支持?或如何可避免市民因不斷的內鬥而對民主派產生厭惡之感?或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倒台後,他們的支持者會如何吸納這新一代的政治參與者?

法政隨筆 - 活在刀口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活在刀口,死在刀口」這句話一點也沒錯。英國《世界新聞報》以揭人陰私起家,亦因揭人陰私而倒閉。受害者會說這是冥冥中的報應,支持者會感嘆少了茶餘飯後之話題。

我到英國牛津大學進修時,第一次接觸這份報紙,當時已覺它不值一哂。報紙主要讀者群是一般知識水平不高、終日無所事事的家庭主婦和基層勞工;著重「報道」一些無事實根據的傳聞、科幻推想和揭露社會人士的桃色新聞。那時我已在想,社會有此「成功」的傳媒也是其素質的反映。當然,《世界新聞報》亦偶有佳作,透過調查報道,揭發一些社會不容的流弊,但鑑於其辦報質素實在太差,致令偶有正當的調查新聞亦缺乏應有之公信力,對社會的影響力亦因此而大打折扣。

有人說「男人不好色,世上無妓女」,此種刊物的存在亦只是基於社會有此種訴求。社會若是愛看這些不擇手段地揭人陰私、尋找骯髒藏奸類型的新聞,這種刊物自然有其市場。幾年前香港亦有周刊因刊登女星經強迫拍下的裸照而受到全城譴責,最終需要出售改組,致令這種刊物一時人人自危;但經過一段時間,這種刊物又回復過往「操守」,因應市場需求而繼續我行我素。最近便有傳媒以偷拍手法攝得娛樂圈人士在家中裸露的照片,港人一方面不齒其行,一方面卻爭相搶購,令該刊物一紙風行。社會有這種但求刺激官感、滿足好奇,不問道德操守的自私慾念實在令人痛心!

法政隨筆 - 嗨,尊!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前幾天正在專心駕駛時,車內收聽著的電台傳來一陣熟悉的旋律。呀!是披頭四的經典名曲《嗨,尊!》(Hey Jude)。剎那間,我彷彿回到了另一世界,更不期然地想起你。我是在一九六八年認識你吧?那是一個急劇轉變的年代,也是一個悲哀難忘的年代。越南戰爭中發生了美萊村大屠殺;馬丁路德金被刺殺;蘇聯和華莎公約國入侵捷克,正式終止了布拉格之春;泛美航機在甘迺迪機場被騎劫。令人唏噓的事情,似乎一樁樁不斷地發生。

但那也是一個無拘無束的年代。我們相識不久,都有一般年輕人的人生觀,不知道甚麼叫失敗,沒想過生命中有挫折,更沒談論過無奈接受是一種甚麼的感覺。記得那年的冬天彷彿特別寒冷,但我們心中的熱情卻是那麼的高漲。那年聖誕,我們剛剛認識,很快便成為交心的好拍檔。雖然最後始終也離不開各奔前程,但那份感情卻似乎是永留心內。

學成歸來,在街上偶爾遇見你,才知你已經享負盛名,完了你的心願。看你的笑容,心中不期然也為你感到欣喜和安慰。可惜打後那段日子,你忙你的,我走我的,大家走的路不同,生活圈子也有別,不要說相聚的時刻,就是碰面的機會也少之又少。但我始終有留意你的新聞,只不知你是否也有留意我的動向?近日已很少聽到你的消息,只希望你還是過著你嚮往的生活。

法政隨筆 - 治港封神榜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香港特區自從踢走英國人實行港人治港後,最具爭議的可能是哪位特首在團結港人方面功力最深厚?很多人認為表面上,董建華十年任期未滿便可激發五十萬港人上街,前無來者,應被視為略勝一籌。這些人認為曾蔭權在位七年,幾經艱苦才令二十萬人上街,可說是立見高下。

但亦有知情人士指出這些表面數據背後實有值得商榷之處。何解?因為董建華之成功實有外援力助:當年外有金融風暴,內有沙士疫情,還有二十三條立法,鼓動港人團結上街是比較容易的;相反,曾蔭權不但缺乏外援,社會環境更實是一極大障礙:經濟飛騰、國泰民安,加上派錢三百億等等,對鼓動港人上街均有相當阻力。但不要小看曾蔭權,他對症下藥,單單一個遞補機制已可達到相當效果,何須動用二十三條?老曾的功力與董伯伯實是不遑多讓。

更重要的是,當年董建華單打獨鬥,就算加上一位葉劉淑儀也只是兩人之力。相對之下,曾班子卻極有團隊精神;由曾俊華財政預算案一年復一年持續地激發港人不滿之外,唐英年每有冷場便發表謬論,刺激年青人,再有黃仁龍單挑整個法律界,亦功不可沒。其他局長如林瑞麟、孫明揚、周一嶽、林鄭月娥等更是目標堅定,群策群力,每天努力不懈製造民憤,也是團結港人上街的重要因素。

雙龍會 - 以大錯正小錯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七一」那天,有電視台訪問遊行人士,問她為何覺得政府提出的遞補機制不公平,不值得支持。那位女士毫不猶豫地回答說:「五個人的錯,不應該由整個社會承擔。」她的論點可能不是那麼多人認同,但亦不無道理。既然政府堅稱只有一小撮人「濫用」選舉程序,那為何要把所有人的補選權奪去?這說法無論從邏輯上、政治上或憲法上也說不過去。

遞補機制犯兵家大忌

眾人皆知所謂「五區公投」只是一種群眾運動的口號罷了。莫說法律效力,沒有候選人代表議題正反兩面,哪來公投?事實證明投票率創新低,就是不算失敗,也肯定不能說是成功。那麼政府怕的是甚麼?若如政府所說五區公投是不受市民所認同,那麼來屆立法會選舉選民的投票意向應該是很清晰的,為甚麼要把變相公投和放棄補選權畫上等號,挑起民憤,與民為敵?所以這一在邏輯上是說不過去的。

法政隨筆 - 變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十四年前一個下著大雨的晚上,我懷著複雜無比的心情呆坐在電視機前看著那英國旗緩緩的退下、五星旗慢慢的代之而起、那一輛一輛的軍車隨即載著解放軍駛進我們的街道。心中的一個疑問至今未解:一面國旗和一些軍人可會改變我們這個社會?

那問題的答案在過去近十年不斷的浮現於眼前,只是我不敢,或是應該說不想接受。沒錯,我們正在改變,社會亦隨之而改變!在管治方面,我不時自問,是港人治港不及英人治港?還是新的制度並不容許有理想、有原則、有才能之士參與政府的管治,以致特區政府民望一落千丈,社會烽煙四起、怨聲載道?我們的夢想飄到哪處去了?

沒錯,回歸後社會是繁榮了。但儘管不少五六○年代的人和我一樣跳出了貧窮的框架,那向上流動的門窗卻一瞬即逝。不少人邁向富裕帶來的,竟然是多了人陷入貧窮邊緣!相比之下,自己的經歷似乎是難再重現。貧窮的一群縱是不斷地摸索,也老是找不到出路。我們的夢想飄到哪處去了?

法政隨筆 - 故事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話說有人到衙門擊鼓告狀。衙門的師爺問: 「為什麼要擊鼓?」那人答: 「我一家八口住在大地主的柴房,辛勞多年,現在孩子大了,要成家立室;但是瘦田也買不起一塊,該怎麼辦?」師爺答: 「大人任期還有一年便滿,你還是等下一任大人上任後再來吧!」那人道: 「等不了!孩子已大,媳婦要過門,連站的地方也沒有!」說罷跪在地上不肯走。師爺沒法,只好呈請那朝廷欽點的九品芝麻官升堂。

芝麻官聽了告狀原因大怒,拍著說:「你有瓦遮頭已是福氣,告什麼狀?」那人答: 「你上任時不是說過福為民開,做好這份工嗎?」芝麻官大罵: 「他媽的!我當官全因大地主為我向朝廷請命,你出過什麼力?本官為什麼要聽你說?更何況萬萬不能得罪大地主,否則烏紗不保,要託病請辭,那怎麼辦?」說罷,便拂袖退堂而去。

雙龍會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 醜陋的政治干預

前資訊科技總監葛輝先生離開政府後,指控特區政府高官政治干預遴選機制,令社會嘩然。葛輝原先欲言又止,但在特區政府一再抹黑下,對特區政府的指控亦同步升級,愈來愈高調。有道他離開政府是基於人事關係問題,而他亦是由於報復心態才對政府提出這些指控。但報復動機與指控是否屬實,不一定不能共存;一般告密者皆有其個人動機,很多見不得人的勾當,往往亦因此而暴露無遺。

破壞遴選機制公正性

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經過兩輪特別會議後,事件已開始明朗化。葛輝對政府所提出的指控骨幹亦皆獲證實。公眾只須從一眾高官的聲明便可見有三不件不爭的事實:一、財政司司長與柏志高秘書長均分別證實在遴選程序啟動之前,財政司司長已鎖定iProA(互聯協會)為提供清貧學生電腦服務之「理想」人選;二、柏志高秘書長及財政司司長的私人助理葉根銓先生均分別證實在遴選機制啟動前及在遴選過程中,皆有分別向葛輝傳達司長對互聯協會情有獨鍾之訊息;三、儘管社聯在遴選機制中得分最高,結果是它並不能中標為提供服務者,而必須與互聯協會強行「合作」。

從這三件事實可見葛輝之指控表面證供已成立。無論財政司司長干預遴選機制是刻意或是無心,事實是他在完全不必要的情況下發放了一些不恰當的訊息,破壞了遴選機制的公平及公正性,嚴重損害機制之公信力。就此,曾司長實是難辭其咎。

法政隨筆 - 女性化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有人問我: 「為什麼你的文章這麼女性化?」真要命!文章也有女性化?幸好卿姐不在場,否則她聽了可能會大動肝火。上星期我們在泛民主派的飯盒會中討論七一大遊行的單張設計。單張以粉紅色為主,頗為奪目,我不經意地說了一句: 「設計頗有女性化色彩。」隨即引來卿姐大發嬌嗔,直指我的話是對女性不尊重。我只好聳聳肩、吐吐舌,望坐在旁邊的張文光苦笑。會後張文光悄悄地跟我說: 「以前我們開會習慣說各位兄弟,現在已改為各位兄弟姊妹,遲些可能更要改為各位姊妹兄弟。」我聽了忍俊不禁,笑了起來。這不是對女性不尊重,只是這種情況對男性來說確是頗為有趣。

男士們一般都不拘小節,往往被女士們投訴敏感不足、粗心大意。但細心一想,其實很多日常對話也可被視為帶有對性別不尊重。別的不說,單是形容男士的文章「女性化」背後之潛台詞可能是認為男性的文筆一般感情麻木,寫不出只有女性才可刻劃之細緻感受,這也可說是對男性的不尊重。又例如很多男士相信在不同時間也曾被女性朋友警告不要太大男人主義。但面對著喜歡取笑、甚至貶低男性的女士,卻從來沒有人感到她們「大女人主義」。這又是否對男士不公平?

法政隨筆 - 最好不相見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有誰不喜歡愛情故事?管他是海枯石爛,還是平淡如水;刻骨銘心,還是肝腸寸斷;有情人終成眷屬,還是人鬼殊途、天各一方,都是那麼動人。年前看過的《非誠勿擾》便是好例子。故事賣點是葛優飾演的秦奮是位現實得要命的中年王老五,卻偏偏遇上了那年輕貌美,對愛情舉棋不定、不知所措,由舒淇飾演的笑笑,令觀眾不斷猜測兩人能否擦出愛情火花。上星期在家中百無聊賴,便拿起《非誠勿擾2》的影碟,看看秦奮和笑笑的結局如何。發覺第二集失去了上一集的簡潔清新,但卻被結尾的主題曲《最好不相見》迷著。

這歌曲是改編自倉央嘉措的《十誡詩》,由著名音樂人欒樹譜曲,把這最富傳奇色彩的藏族詩人,第六世達賴喇嘛的作品唱活了: 「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憶……」這首詩淒怨動人,宿命感實在強烈得教人震驚。這也許與倉央嘉措的人生經歷有關。

倉央嘉措生於康熙二十二年。他玉樹臨風,才華洋溢,卻愛上了一位藏族姑娘,令他在佛道與愛情之間不斷掙扎。他的另一首詩便把這矛盾表達得淋漓盡致: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好一句「不負如來不負卿」,寫盡了愛情的魔力!可惜這位絕世詩人二十四歲便被蒙古拉藏汗謀害,結束了他人生最大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