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給你們的一封信

  ,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這幾個月來,傳媒對你們幾位實算是呵護備至!你們的一言一行、一眸一笑也成為新聞焦點。參選、不參選、不是時候、甚麼時候,均可成為頭條新聞。這種沸沸揚揚也少不了民調機構的份兒。一千幾百位香港人茶餘飯後的問卷便可決定你們之間的「支持度」,恍似這些民調便可決定一切。

這種政治宣傳與選港姐、選歌星、選明星有什麼分別?如果說一切均要看北京拍板,那麼我們的傳媒為什麼對你們還是這麼近乎瘋狂的感興趣?似乎大家都忘了一位能幹、有質素的特首應該是怎樣?振英哥最少也曾就特區的貧富問題發表意見,哪怕曾特首認為這是「政治抽水」,但有意見總比沒意見來得好,總比只懂笑更到題。

但最重要的,還是你們對香港的核心價值究竟有何看法?你們可曾記得○四年一群學者和社會賢達發表了一份香港核心價值之宣言?你們可記得其中主要的價值為何?不記得?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平公義、和平仁愛、誠信透明、多元包容、尊重個人、恪守專業」。你們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社會公義有什麼看法?若你們當選為特首會如何推動這些核心價值?或許問得直接一點,你們當了特首後會否如曾特首一樣,破壞或模糊這些核心價值?也許你們認為這些都是毫無意義的東西,與你能否當上特首沒絲毫關係;也許北京也是這樣看;也許香港人也是這樣看。也許這是特區的悲哀。但這亦不等如你們是對!

一國兩制的界線

  ,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作出第四次釋法。這次釋法與前三次釋法不同的地方是終審法院首次引用《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三款,就有關「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終審法院作出釋法的呈請當然是建基於終審庭已確立要求解釋的條文關乎中央管理事務或中港關係。《基本法》第十三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外交事務」;而第十九條則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任何人細看這些條文,亦確實難以質疑終審庭這次呈請釋法的決定。

終審庭呈請釋法無疑

這次釋法起源於特區法院正進行審判涉及剛果民主共和國與一家美國公司之糾紛。剛果民主共和國就訴訟提出國家豁免行為作答辯理由。案中爭議的中心點頓時變為特區法院在回歸後應引用何種國家豁免原則。回歸前,特區的普通法傾向引用「限制豁免」原則,意思是國家豁免原則一般不適用於商業活動或用於商業活動的財產。

故事二(下集)

  ,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話說一日九品芝麻官曾九得知繼州官黃大人到訪後,右丞相李大人亦將到訪巡查。曾九官趕忙找來衙門師爺唐立霎商討應變方法。曾九官一見唐師爺便滿面焦急地說: 「李大人要來了,衙門前那些跪地鄉民老是不肯走,怎麼辦?」唐師爺氣定神閒地說: 「老爺不用慌張,解決辦法很容易,只要叫衙門護衛把他們通通趕到衙門後面的柴房,然後用衛兵把衙門重重包圍、生人勿近,李大人見不到,便以為這裏社會和諧、全無爭拗,問題不是可以解決了嗎?」曾九官一向沒甚主意,聽了只是點頭照做。

李大人到來不見任何異樣,便讚譽曾九官說: 「你把這裡管治得國泰民安、井井有條,朝廷很是高興;但餘下任期必須繼續努力、有所作為,才不負朝廷所託!」曾九官跪地謝過,仍不忘要求朝廷贈予鄉村萬,以發展鄉務。李大人想也不想便答允了。

過了兩天,李大人班師回朝。唐師爺跟曾九官說那批鄉民不能關得太久,也是時候放他們出來,曾九官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其他辦法,只好照辦。誰知那批鄉民無辜被困,有苦無路訴,密謀造反之餘更遷怒於唐師爺,連夜使人趕到京城告他一狀,務求確保唐師爺不能接任九品官。在村民眼中而言,曾九官與唐師爺本質上根本沒有分別,要改革村務,唯有由村民互選尋找真正代表才是出路,否則官逼民反,這條小村勢必永無寧日。只望朝廷能體恤民情、順應民意,否則後果肯定一發不可收拾。

雙龍會 - 既可立法,為何釋法?

  ,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有批評說特區的政客無知無能、素質差劣,我一向不大認同。但近日社會就有關外傭居港權問題鬧得沸沸揚揚,一些政客不問因由便異口同聲嚷要求人大常委會釋法,更乘機瘋狂地進行政治抹黑,為即將來臨的選舉造勢,實在令人覺得這些批評不無根據。這些政客似乎不但未能掌握關乎外傭居港權問題的重點,更有意無意間誇大其詞、扭曲事實、製造分化藉以達到一己的政治目的。在這過程中,以下的幾點事實似乎均被拋諸腦後:

一、外傭案的爭拗乃出自臨立會於回歸時就《入境條例》關於「通常居於香港」的條件所作之修訂,而非《基本法》而起。爭拗點在於當時之修訂是否存有歧視之嫌,而非《基本法》有任何不清晰的地方。問題既然出自本地法例之修訂,是否有人提出司法覆核只是遲早之分;

二、《基本法》,以至《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談的,有公民權利和基本人權之分。居留權乃民權,而非人權。一般國家均有為成為公民申請設下條件限制,而這些條件不一定與基本人權有衝突。因此,這些條件通常皆由行政措施或立法處理而不會動輒修改憲法;

三、《基本法》第二十四條(四)已就非中國籍人士申請居留權訂出清晰的基本條件:

1.該人士需「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及

2.該人士需「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

法政隨筆 - 馮京與馬涼

  ,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抽空兩周到北極圈跑跑,吃的都是西餐,到了最後一站卑爾根終於有機會到當地一間唐餐館午膳。誰知甫走進餐館,老闆便望著我大聲說: 「我認得你,你……你是司徒華!」此話一出,令到同行的團友哄堂大笑。尷尬之餘,只望華叔在天之靈不要見怪。

不知怎的,這並非第一次我被誤認為另一位民主派人士。奇怪的是,我經常被誤認作梁家傑。記得一次到日本旅行,走進機艙,負責歡迎乘客的空中小姐先作九十度鞠躬,然後說: 「歡迎梁家傑議員乘搭我們的航機!」我笑著解釋我並非梁家傑而是湯家驊,那位空姐亦趕忙道歉。誰知到了下機時,她還是以梁議員稱呼我。沒辦法,只好搖頭苦笑作罷!

另外一次,我和太太到西貢布袋澳吃海鮮,走進村時已聽到一位老伯與身旁的一位女士說: 「這是大律師梁家傑議員。」當時聽了,我倆不以為意。誰知用過午膳離開,經過同一店舖時,那老翁還是說梁家傑走了,我太太終於按捺不住走回頭跟他說: 「他不是梁家傑,他是湯家驊!」那老翁頓時一呆,不知如何是好。我趕忙拖著太太離開,還要不斷安慰她說人家沒把我誤認作劉江華或梁家騮已是萬幸了!

 

法政隨筆 - 憶友

  ,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他樣子生得溫文俊朗,笑時臉上有兩個很深的酒渦,頭髮吹成時興的鵝頭,永遠是那麼光亮整齊。他衣著新潮,比我們吊兒郎當入時得多,難怪吸引不少女孩子注目。他身形高大,和另外一位長得頗高的同學不時互組班底在籃球場上對壘。當年屬於波牛的我,不是跟他聯袂上陣,便是與他為敵,在籃球場上一較高下。那是一段簡單但卻難忘的日子。

我跟他不可以說認識很深,大家話題只圍繞著籃球和女孩子。畢業時分手也沒有一些什麼特別的感覺。分開以後,各奔前程,大家也沒有互通音信。但不知怎的,他留在我腦海的印象卻是那麼深刻。

人是奇怪的動物。儘管我倆不算深交,但這位舊同學的死訊卻還是給我帶來一種奇怪的感覺。這兩星期,我不斷回憶到當年在籃球場上的情景。心中一派惆悵無奈;是惋惜老同學之離世?還是慨嘆人生苦短?人在年青時自覺天下無敵,從沒有把死放在心內。到了中年,卻又忽然對死產生一種無比的恐懼。到了晚年,反而對這人生必然的終極完結處之泰然,只是不時有點神經質地盤算似乎還有很多未完成的工作,應該如何好好利用這餘下的歲月。

 

法政隨筆 - 公義

  ,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這是個真實故事。一位專業人士因為客人犯了罪而受牽連,被懷疑有不誠實行為,遭律政司起訴。合伙人隨即要求他退出合伙業務,他的生計頓時出了問題。終於案件開審了,官司打了六十多天,耗資數千萬,還沒有審完他便已接近囊空如洗。最終法官判專業人士罪成,監禁三年,更不批准上訴擔保,可憐的他便要即嘗牢獄之苦。他聘用的英國御用大律師心存不忿,表示很有把握上訴得直,但專業人士需考慮律師費從何而來,一時決定不了。

事實是上訴需要等一年半載,三年刑期,要是行為良好,年多便可出獄,可能上訴還未開庭,刑期已全部服完。他上訴的話可能要把唯一的住所變賣,妻子與兒女住在哪裡?這確是難以決定。誰知還沒決定便福無重至,禍不單行,御用大律師為他撰寫了上訴文書後不久便中風離世,身在牢獄的他更是形同絕路。有幸御用大律師所屬律師事務所中的一位年輕大律師對這缺乏公義的案件實在看不過眼,自動請纓以近乎免費的條件繼續為專業人士上訴。但結果上訴失敗。

雙龍會 - 釋法是否必然破壞法治?

  ,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剛果案引致特區終審庭要求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十九條釋法,頓時引起不少恐慌;有說特區法治再受衝擊,更有人聲稱一國兩制已「蕩然無存」。究竟這一次釋法與之前的釋法有甚麼不同?所引起的矛盾又在哪裏?

這一次釋法與之前的數次釋法最大分別,是這是特區終審庭第一次就《基本法》所訂下的機制提出釋法要求。《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清楚訂明如特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須就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外的條款進行解釋,在對該案件作出終極判決前,應由特區終審法院呈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但在此之前作出的判決不受影響。簡單而言,一國兩制的界就在這裏。特區法院沒有絕對解釋《基本法》的權力,但人大常委會亦應尊重《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的條文,只就特區自治範圍外之條文,因應終審庭之要求進行解釋。這便是一九九九年人大釋法和這一次就剛果案法院要求釋法的最重大分別。當年特區政府單方面要求人大釋法,藉以推翻終審庭已作出的終極判決,是只求政治結果而不惜犧牲特區法治之行為,亦有違《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的精神。

外交事務與對外事務之別

法政隨筆 - 江山如畫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那白色的封面像是不斷提醒我一首如若用以形容他老人家當非常貼切的詩: 「千錘萬擊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身碎骨全不顧,要留清白在人間」。從太太手中接過這本書的第一個念頭是,只有五百頁?五百頁的文字便可訴盡人的一生?更何況是他的一生?

有人質疑他老人家年輕時有「親共」之傾向。我不禁反問這又如何?不要分辨對或錯,為什麼老是要用政治眼鏡去評論別人的一生?人到回歸塵土之時,什麼政治爭拗也只是過眼雲煙而已。只要沒有犯過傷害他人之彌天大罪,這也只是生命歷程中的一段小插曲罷了。他生命的價值在於他的存在。他的存在滿足了生命的完整性。有誰敢說自己離世後沒有絲毫可被別人批評的地方?

我對他老人家經歷過這麼長時間與病魔鬥爭後,面對死亡時卻仍然處之泰然而感到欽佩。特別是那份堅決不肯離港就醫的感情,寫盡了他心繫香港的情懷,聊聊數行文字已令我感動不已。他在書中的結語是「要對人生有所執著, 又要有所澹泊」。這確是頗大的挑戰。當然何謂澹泊也有程度之分,他老人家之澹泊不只限於金錢,亦伸展到感情、伴侶。只是寄情於民主、書畫,不是什麼人也可做到,最少我自問會有所困難。

法政隨筆 - 告別

 
author: 
湯家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偌大的議事堂空無一人。坐在這裡等待最後一次大會開始,一時百感交集。今天的動議是「告別立法會」。這不是我第一次告別這大樓,也希望不是最後一次。但縱有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

第一次進入這大樓時正就讀香港大學法律系最後一年。當時我參加一次模擬法庭辯論比賽,決賽就在大樓現時議員飯廳的一個法庭舉行。模擬法官是一位著名的首席初審庭法官,對手是現今顯赫一時的陳景生資深大律師。最終辯論結果是我贏了。無獨有偶,第一日執業,第一宗案件也是在同一法庭,由同一位大法官主審。這次我輸了。輸了這宗官司後,我一直耿耿於懷。後來有前輩跟我說: 「輸了第一宗官司是好事;可挫挫你的傲氣,也提醒了你現實與理想是有一段距離的!」走進了立法會,我才真正領悟到這句話的精粹。

第一次告別這大樓時走得頗為狼狽。當時我正在地下西北角的法庭陳辭,忽然只覺天搖地動,嚇了一跳。初時大家誤以為是地震,但不夠十分鐘便有保安人員要求所有人立即撤離。原來地鐵在興建中環站時傷及法院大樓地基,法院頓成危樓。想不到就此一別,再次走進大樓工作卻是以議員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