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泛民「一國控制 對 一國兩制」憲制研討會

  , , , ,

公民黨聯同其他民主派議員舉辦「一國控制vs一國兩制」憲制研討會,吸引近三百名市名參加,場面熱鬧。

研討會分為兩節,首節主題為「人大釋法對一國兩制的衝擊」,由鄭宇碩教授主持,講者包括:陳文敏教授、吳靄儀女士、陳弘毅教授、戴耀廷教授。

第二節主題則為「如何從政制改革確保一國兩制不被赤化」,由吳志森先生主持,陳方安生女士、李柱銘先生、余若薇女士、李鵬飛先生、劉夢熊先生擔任講者。

photo: 

忍踏落花來復去

  ,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潮濕有霧,乍暖還寒,儼然暮春天氣。沿遮打道緩步往添馬立法會新大樓開會,一路花開處處,玉蘭剛榭,杜鵑又開得熱鬧,洋紫荊樹下,滿地落花,女工持竹帚輕輕掃除。香港多美!美得這麼素淡天然,教人禁不住愛護之情油然而生。

這次特首選舉,醜態百出,令香港人大開眼界。絕不是「豬」與「狼」之間比併能力人品和政綱,亦不是大財團與基層福利之間的矛盾,真相是兩個派系的政治鬥爭,源頭在北京,河水氾濫,表現於井水波瀾。所謂「中央」,不是一個,而是一分為二;說慣了「阿爺欽點」,其實爺爺也有多個,老人家慘烈惡鬥,禍延香港。揭穿了,中聯辦也是一分為二,各為其主,各自招兵買馬,互相爭奪香港佔據地, 「唐」、「梁」不過是兩派的「馬」,誰當選,就是那一派的勢力席捲香江。

為了求勝,黑社會也動員起來了, 「黑社會也有愛國分子」,讓人醒覺到涉及的利益多麼龐大!政治與權位,無非是利益的工具, 「官商勾結」,令香港人憤怒,但「黑金政治」,卻令香港人心寒。中央穩不住,中聯辦有自己的議程,無論這次哪一營勝出,以後的日子都難逃社會動盪,試問香港人如何自處?

真正黑材料

  ,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真正的「黑材料」,是自己白紙黑字寫出來的說話。法律界選委舉辦的特首選舉論壇,以法治及各項核心價值為重點。梁振英缺席,陳景生讀出他的最新政綱的有關部分, 「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只有十二個字;而「政制發展」則只得七行,除了「在2016 年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之外,無一實際承諾。

其實梁振英的政治色彩強烈,過去十年在報上刊登的政治評論無數,隨時可以翻查得到,真的假不了,2002 年捍衛《基本法》23 條立法,指反對立法的人「兜售疑慮,換取海內外政治本錢」;2003 至2004年間,七.一遊行之後多番反駁爭取普選的言論,特別針對李柱銘; 「普選不能解決問題」、「高度自治並非完全自治」、「普選非管治的全部」、人大有權釋法等等,展示的是典型左派立場,維護的核心價值與最新的十二字「真言」剛相反。

不但立論典型左派,手法也具左派扣帽子、人身攻擊等批鬥特色,例如指李柱銘批評人大釋法是「揑造謊言污衊中央」,質疑湯家驊批評律政司不檢控梁錦松是「因為湯家驊和政府有政治關係」;劉慧卿訪台,報章報道她說「有關統獨,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就狠批她「支持台獨」,窮追猛打。這種例子,不勝枚舉。要挑選「政治中立」的特首,恐怕來不及「洗底」。

查冊

  ,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種票」疑雲引出選民登記改革諮詢,團體和市民紛紛表達意見。我覺得有幾個問題特別值得多做一點功夫研究,因為都涉及原則問題和修改法例。

其一,應否立法訂明選舉事務當局有法律責任採取一切合理行政措施,確保選民登記冊的準確、全面和及時更新?這是香港人權監察的建議。有了法定要求,也就是賦予當局法定權力去履行職責。例如在查核選民名冊方面,有不少意見主張選民名冊應照地址排列,方便市民幫忙監督。

這個做法,假若每人只可查考本身單位有誰登記,那當然可以,但查別的住宅單位就可能有違私隱權利。如果按地址排列查核,是只能由當局在嚴格保密的情況下行使的職能,就能避免這個弊病。

其二,應否將搬遷未改登記住址而投票的行為,列為刑事罪行懲處?要注意的是, 「種票」或虛報地址已是刑事罪行。

不屬種票的過期未改地址,只是疏忽,其人其實是正式登記的合資格選民,若因此而喪失投票資格權或負上刑責,未免過苛。目前身分證持有人更改地址,也有法定責任通知當局,但未見當局檢控懲處任何違規者,獨懲投票的選民是否合理?

三權分立、互相制衡之下的司法權——回應黃友嘉博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黃友嘉博士11 月1 日(本周二)在本報「觀點」版刊登評論,表達了對「司法獨立」的一些疑慮,我覺得非常值得深入研究和討論。司法獨立的制度,是法治的根基,亦是香港一向賴以繁榮的命脈,我很希望法律界和法律學者多些撰文解釋,本人學識有限,只能作簡陋回應,拋磚引玉。

黃博士鴻文的中心疑問是:在居留權一類關乎重大社會利益的公共政策,為何不是由立法會和政府決定,而是由個別法官的裁決可以推翻,而其中市民沒有參與的途徑?

《基本法》所制訂的憲制框架

首先要指出,公共政策是由政府和立法會決定的,在決策過程中應充分諮詢民意,為此,行政和立法機關應由普及而平等的選舉產生。法庭的角色,是監察政府是否守法,唯一權力,是在審理案件的時候,裁定政府的行為及立法會通過的法例,是否違法或違憲。這是《基本法》所制訂的憲制框架。由於《基本法》規定,香港法庭承襲英倫普通法傳統,在審理這方面的問題,不輕易干預行政、立法,這是從無數案例之中清晰可見的,也是與美國普通法制的一個重大分別。

就以外傭案為例,原訟法庭審理的,只是《入境條例》之中,將外傭在香港居住定義為不屬「通常居住」的條文,是否違反《基本法》24(4)條。林文瀚法官的裁決書說明,香港政府有權制訂政策,限制外傭在港取得居留權,只要採取的手段不違法,法庭是無權干預的。

觀點 - 釋法治港糖衣毒藥

  , , ,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外傭居留權的官司,申請人暫勝一場,特區政府決定上訴,但在這期間,已有人肯定了特區政府無法阻止外傭湧港,急不及待嚷?要人大釋法,其中包括了前入境處長及保安局長葉劉淑儀議員。市民大眾擔心,可以理解,但前任官員煽風點火,則是反映舊官僚心態本性難移。這種心態,正是回歸前後居權官司纏繞,加深社會裂痕的根由。不久前,葉議員還透露了參選特首的雄圖大志,難道在她的心目中,特區政府就是如此缺乏依照法治精神處理好香港事務的能力,只懂得動輒以人大釋法解決問題麼?

其實,回歸前後,港府都要面對重大的移民問題,殖民地時代的港府,立法的牽制不多,而回歸後《基本法》實施,特區政府就須遵守《基本法》,不能企圖以本地立法限制或削減《基本法》所賦予的權利。但這並不代表特區政府不能訂立及執行有效的入境政策,特別是限制非中國籍公民入境及逗留的政策,只是任何政策也不能採用牴觸《基本法》的手段施行。這是不是一個天大的難題呢?

年輕人從政

  ,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余冠威是公民黨「明日之星」,2004 年為梁家傑助選,2007 年參選區議會選舉,2008 年排在梁家傑名單第二名參選立法會,爭取經驗。我最看好的,是阿威的成熟思想和工作態度。很多人期望他會今屆再出選,但他卻決定了出國讀書。我十分認同他的決定。

年輕人參政,是很值得鼓勵的發展。但是香港需要的是長期參與政治的有志之士,所以年輕人參政,要有長遠的計劃,五分鐘熱度並不足夠。如果長遠參政,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第一就要注重充實自己。香港是個國際大都會、金融中心、商業中心,並且在法治和民主方面對全中國未來有重大意義,行政機關和立法會要履行治理香港的責任,其成員就須有學養、頭腦、經驗、視野、操守觀念、待人接物的圓熟,並不是憑藉在議會上與人舌劍唇槍就可以。

民主發達地區的政黨,自然而然地擔任了發掘和培育新血,推動汰弱留強的進程,最後可以攀上政壇高峰的從政者,一般除了身經百(選)戰之外,還會有他個人的優點。到底議會不是用來培養新血的學堂,更不是提供「就業機會」的機構,香港事務若交付在一個大部分由見習生組成的議會手裡,必定會令人擔心。當然從政者要邊學邊做,但要學得夠快,就要先打好底子,包括已鍛煉成學習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