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若薇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觀點 - 李柱銘後的民主接力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李柱銘宣布不再競逐連任,評論焦點是「馬丁輸不起?」、「民主黨港島區變零議席?」、「對公民黨利多弊少?」,我更關心的卻是香港整體民主發展。

李柱銘退選,主要原因是年紀。今年6 月他年屆70歲,人生到了這個階段,本應享福收成,可是他奮鬥經年的民主夢未圓,他引用孫中山先生的名句: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西方從政人士40 多歲已擁有20 多年經驗,可進入全盛期成大器,香港三十多四十歲的人仍在為口奔馳,從政爭取普選只可以是業餘性質,隨時遭僱主阻撓,或政府「親疏有別」的杯葛,阻力重重。李柱銘退下, 《蘋果日報》的社論標題是「誰能代替你地位!」,但亦有報章文章批評民主黨培養人才不力,以及香港從政人才凋零,不配有普選。

有志之士缺乏鍛煉成才的機會,究竟是人的問題,還是制度使然?

上周四策略發展委員會開會,大部分成員支持2012年增加立法會議席,由現時60 席增至70 或80 席,其中一個理由是我們欠缺政治人才,增加議席可提供機會給第二、三梯隊「上位」。這說法犯了邏輯思維謬誤,制度不是用來便利某人某黨「上位」,應該問:制度是否公平、開放,是否足以吸引有質素人士從政?

法政隨筆 - 第一夫人呢份工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馬英九當選後,夫人周美青如常坐巴士上班,有評論指周應辭去工作,做好第一夫人呢份工。無論社會如何進步,女性如何獨立,這問題依然存在,太太應否為丈夫放棄個人事業?

第一夫人嚴格來說算不上是一份工,它只是地方元首夫人的稱謂。古時王后要「母儀天下」,現今第一夫人也要符合社會期望,例如第一夫人要熱心公益,參與慈善活動,打點府第及陪伴外訪等。第一夫人雖不受薪,然而工作量也十分繁重,稍一不慎,可影響丈夫聲望。

當今不少經濟獨立的女性,毋須依附男性,但仍然因丈夫的事業而受影響。當年克林頓角逐阿肯色州長一職, 一直以原姓氏HilaryRodham 作為執業律師的希拉里,被質疑不支持丈夫,唯有冠上夫姓,變為Hilary RodhamClinton,數年後丈夫當選總統,更要退出律師行入住白宮。不過歷史輪流轉,當日的第一夫人今天再次進軍白宮,也許當日的總統會變成第一先生。

記得早前陳家強被委任為財經事務局長,妻子胡翠萍在大摩行工作,被質疑有利益衝突,但現代社會是否要強迫任何一方放棄工作或仕途,似乎也說不過去。

觀點 - 欠缺承擔的反歧視法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立法會正加緊審議,趕及本立法年度通過的《種族歧視條例草案》,是香港第4 條反歧視法例,亦是政府承擔最少的一條。

2003 年,筆者在立法會動議辯論,促請政府立法禁止種族歧視,確保本地少數族裔人士和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享有平等機會。當時,民建聯議員一度認為新移民與香港居民同種同族,不符合聯合國《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中有關種族歧視的定義,因而打算提出修訂,剔除原動議中有關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的部分,但後來,他們同意,政府和公營機構一向推動種族平等的工作,包括這些新移民,所以撤回修訂,而筆者的動議得到立法會一致通過。

多番催促後,政府終於將《種族歧視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但沒把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納入保障範圍,理由是他們不算作一個獨特種族群體。筆者相信,定義和草擬法例的技術問題是有辦法解決的,大前提是政府要有誠意落實《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對人權的保障,無分地域、方言或出生等因素。

法政隨筆 - 環保災難背後的笑話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本月初,城門郊野公園旁一塊面積約1390平方米的土地被揭發有人涉嫌傾倒大量建築物廢料,輿論嘩然。地政總署、環保署、食環署、渠務署等9 個政府部門緊急派員前赴現場調查,但只能即時清理小部分棄置在官地的廢料,對完全解決這宗污染土地的環保災難卻束手無策。

案發現場只有一成多面積涉及官地,餘下八成多屬私人土地。2006 年,政府修訂《廢物處置條例》,訂明建築物廢料收費,禁止非法傾倒,但條例第16A(1)條卻訂明,如果有人得到土地的「擁有人或合法佔用人的許可」,或有「合理權限或辯解」,即不屬犯罪。

條例草案在2004 年提上立法會法案委員會時,我已指出該條文賦予豁免的權限過闊,而且當時已有不少投訴,新界土地變成垃圾收集站滋擾民居。當日我要求政府重寫此條文以堵塞漏洞,可惜政府聽不入耳。昔日的憂慮,終成今天的噩夢。

當年政府反建議,由規劃署整理一份紀錄,將曾經接收廢料的土地記錄在案,日後地主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改變土地用途時,會列入考慮因素之一,企圖藉此阻嚇地主,避免傾倒建築廢料。缺德的地主根本不會理會其紀錄的好醜,更何况法例容許業主接收廢料,怎能將法律容許的事情當作「壞」紀錄而導致「懲罰」?為「懲罰」地主而不容許土地發展,亦不符合公眾利益。

觀點 - 古蹟除名事件的疑惑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Jessville 是一幢坐落南區薄扶林道128 號的歐洲式大宅,大約有77 年歷史,它像景賢里一樣,避過了拆卸一劫。表面上「成功爭取」,卻再次敗露特區政府的文物保育工作但求成事,不問政策原則的本質。

06 年,Jessville 業主向政府申請拆卸大宅,07 年4 月,民政事務局局長以古物事務監督身分,宣布該建築物連同花園和通往薄扶林道的通道為暫定古蹟,不得拆卸,有效期一年,直至今年4 月。

在一年禁拆期內,事情峰迴路轉。因政策局重組,保護文物政策的主管由民政事務局局長轉移至發展局局長。此外,古物及古蹟辦事處人員進入大宅,評估後推翻當初的判斷,認為它未達法定古蹟的標準。其後,古物諮詢委員會把大宅評為沒有法定地位的第三級歷史建築物,可隨意拆卸。雖然如此,「政府欣悉業主自願地」「寓保育於發展」,在大宅旁興建新的住宅樓房,而大宅不拆,保留作住客會所。

發展局今次毋須付出經濟代價,不必像處理景賢里般,向業主奉上一塊官地換取業主不拆古蹟。可是,政府與Jessville 業主如何達致這個結果? 當中有多少交換條件?

Jessville 的地位在不足一年內急瀉,由古蹟變成第三級歷史建築物,是專業客觀的判斷,抑或基於政府的行政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