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若薇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論壇 - 立法原意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論壇

你是否支持外傭有居港權?這問題本身有問題。

《基本法》不是以職業或工種決定誰有居港權,問題不是「你是否支持銀行家有居港權?」「你是否反對廚師有居港權?」而是每一個申請人都要提交資料,入境處個別考慮,凡申請移民的人都明白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會出現一大批人同時符合或不符合要求。

《基本法》二十四(四)條規定任何(一)非中國籍人士,(二)合法入境,(三)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四)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可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不論職業是銀行家,音樂家,來港目的是求學或做傭工,都要符合相同條件,這是法律人人平等的簡單道理。

反對者說即使《基本法》沒列明,但「立法原意」以上條文不包括外籍傭工,即使任何外籍傭工完全符合以上要求,依然不能擁有居港權。

「立法原意」加上「人大釋法」是很方便的政治工具,可任意更改加減《基本法》的條文。例如《基本法》附件一、二政改部份原本只有三個程序,所謂「三部曲」,但二○○四年人大釋法,前面多加兩個程序,變成現在政改「五部曲」,政改不能由立法會啟動,而是先由特首做報告提請中央,再由人大常委批准,立法會才可以三分之二議員通過,特首同意,人大常委批准或備案。

雅虎專欄 - 輸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

  ,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雅虎專欄 讚彈

11月6日又是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各參選者每天行程緊密,由清晨太陽出來到傍晚下山,派單張洗酒樓揮手鞠躬做家訪;交代這幾年來在地區的工作,爭取綠化、努力保育、改善交通、反對屏風樓等,呼籲選民的支持。

我知道你陷入苦戰,無論如何努力,對手只要在你旁邊喊一句「反對外傭禍港」,已代表一切反對你的理由,抹煞你所有的政綱與工作。你此刻的心情,徬徨焦慮,我當然明白。

想減壓,我介紹你看一齣電影“A Time to Kill”(殺戮時刻)。電影故事發生在美國南部,一名黑人在眾目睽睽下槍殺兩名強姦他女兒的兇徒,男主角Mattew McConaughey飾演一位白人律師,為這黑人辯護而被放火燒屋,連妻子也不諒解,帶?女兒返娘家,質問他為甚麼要做這吃力不討好的事,以致家無寧日?

黎署長阻單車入城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綠色公民

香港單車聯盟近日正式提出連接港島北岸海濱地段,設立一條全長16公里的單車徑。擬議的單車徑西自堅尼地城起,途經西隧入口、銅鑼灣香港遊艇會、魚涌公園等地點,途中設立單車停泊位、租賃單車等店舖。香港單車聯盟指,單車徑路段,超過四分之三為政府用地或綠化地帶,開設單車徑技術問題不大。

運輸署署長黎以德卻對此建議大撥冷水,指政府沒有政策鼓勵市民在市區使用單車,又指港島交通繁忙,沒有足夠的道路空間興建單車徑。黎署長搞錯了!市民不是要蜘蛛網式單車網絡,只想在新填出來的海濱區建設連接各區的單車徑,方便市民踏單車跨區再步行穿梭街頭巷尾,利用單車和步行做鐵路網的駁腳。政府若一開始已在抗拒,低碳交通如何說起?

美孚中秋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美孚戰鼓」是美孚8 期小業主所組成的關注組,多年前因安全考慮,成功要求美孚搬走門前的石油鼓,以為從此安居樂業,爭取休憩空間,誰知換來屏風樓的惡夢。發展商從美孚管理處買下小業主多年夾錢維修的部份私家路,在一塊與居民相近不足1.5 米原有油鼓的地皮上,準備興建一幢比原來油鼓高幾倍的屏風樓。

上星期,我收到「美孚戰鼓」寄來中秋晚會的請柬。我知道他們剛輸了官司。林文瀚法官否決了他們的司法覆核,法律援助會否支持上訴還是未知之數,但請柬中沒有憤慨或失望,反而士氣激昂地提到能團結一致奮鬥到底已是最大的勝利。這樣的邀請,自然非出席不可。

中秋當晚,美孚戰友有老有嫩,齊齊守護家園,就在地盤圍板前慶賀佳節,花燈、螢光棒、月餅、糖水這些必備應節用品之外,還特別請來一位沖茶師傅,為大家泡製極品普洱茶,據聞是2000 年出品,一千元一,有抗逆(境)提神之效。當日下午,美孚戰鼓的被告剛收到發展商律師寄來四吋厚的誓章,指責居民如何阻擋發展商建樓。司法覆核雖敗訴,居民依然要面對發展商的禁制令申請,但各被告不讓這些文件打擾節日氣氛,一於用歌聲、笑聲,在燭光、月光之下互相勉勵。當晚圓月高掛,代表各人團結的力量。

我家的「桃姐」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讚彈

葉德嫻榮膺威尼斯影后,由衷替她與許鞍華導演感到興奮,她飾演一位打工60年的媽姐「桃姐」,與少主人感情深厚。我相信,電影《桃姐》賺人熱淚,不單只因為葉小姐的精湛演技和許導演的豐富經驗,也多少因為基於事實的情節。白衫黑褲梳起唔嫁的媽姐時代已逝,由大批飄洋到港的外籍傭工替代。

我和弟妹年青時與父母同住,菲律賓傭工Jose照顧我們一家。四兄弟姊妹經常夜歸,食無定時,早起的Jose起初很不習慣。我設計一個登記表掛在大門口旁,要求各人出門前填上晚上回來吃飯的時間,以便Jose有個預算,兩星期後登記表不翼而飛,我們依然很晚才回家。後來我和弟妹陸續結婚自組家庭搬出去,Jose依然在我娘家打工,至今差不多30年。

Flora與大女兒舊照

Jose在家鄉學會的理髮和揼骨手藝,我爸媽十分受用,尤其爸中風後,小腿有時疼有時麻痺,Jose會自動自覺替他鬆鬆骨。她在港生活多年,一口流利粵語,若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會以為她是本地人。

走出Ground Zero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911 是我生日,但自從10 年前這日子,美國遭恐怖襲擊,紐約南北兩座高110 層的世貿中心大樓被夷為平地之後,這日子對我的意義再不一樣。

第二年的夏天,剛巧我大女兒在美國中學畢業,演講嘉賓竟然是911 時負責前線救援的紐約消防局長Thomas Von Essen。他一臉慈祥,像教堂講道理的神父,多於似行動型的消防員。911 當日,他就在北座大樓,目送一個個背著沉重裝備的隊友前往樓梯間,心中知道大樓可能會倒塌,只是沒想到會快至1 小時40 分,343 名消防員罹難。

災後十年,紐約市長彭博呼籲人民走出Ground Zero,在災場原址重建世貿中心大樓,將生命延續下去。可惜,放眼全球,世界並沒有變得美好,要活著也殊非易事︰氣候變化嚴重,天災人禍頻仍,食水食物污染,能源缺乏,經濟危機四伏,失業貧窮人口日眾,仇恨暴亂處處。災難帶來悲傷,但沒有帶來教訓,讓我們反思生命無價,和平、人權自由的可貴、不容侵犯,更無法使我們放下彼此的仇恨,包容尊重異己,愛惜世上花草樹木、飛禽走獸、一點一滴。

為何站起來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讚彈

《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矽谷有新趨勢,Google、Facebook和一些企業員工不想再坐着辦公,陸續把自己的辦公桌改裝為高桌(standing desk),站着或坐高腳椅辦公。

美國癌症協會去年發表研究報告,指女性每天坐超過6小時,四肢不勤,患過胖或其他病症的可能性大增,比起每天坐少於3小時的女性早死風險高37%,男性則是18%。(可能男女不平等也是天意,女性生成勞碌命!)

Facebook在矽谷2000員工之中,不少終日坐在辦公桌前操作電腦,每天豈止坐6小時,癌症協會報告後,累積超過200名員工向公司申請改用高辦公桌,有員工說長期坐着辦公感疲倦,站着反而精神抖擻。Facebook進一步研究在跑步機前設高桌,員工可一邊操作電腦,一邊步行或跑步。Google不甘後人,發言人說越來越多員工要求高桌。

 

站着工作,倦了在高椅靠一靠,人人腰板挺直,這種工作環境是否值得讚?這潮流會否吹到香港?愛穿高跟鞋的OL第一個耍手擰頭,做OL跟做推銷最大分別就是可以坐着辦公,站立時間太長,膝蓋也吃不消。

電車的車頭燈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綠色公民

不知大家有否留意,電車的車頭大燈,仍是使用傳統的鎢絲燈泡(還要是特大號的一款)?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倡議立法強制淘汰鎢絲燈泡,不知道會否令電車拔走港人這一份集體回憶?

可惜立法過程需時頗長,由發表諮詢文件諮詢公眾、到政府諮詢立法會、政府擬備條例草案、在立法會展開三讀程序隨時要兩三年時間,通過後還可能要待豁免期後才生效。市場早已由四年前的鎢絲燈泡世紀、兩年前慳電膽時代到年初興起LED潮流。若再等兩三年後才立法,鎢絲燈泡的市場佔有率已微不足道。

政府倒不如透過財務措施,如稅務?免或資助非牟利機構和院舍,加快轉用節能照明,更立竿見影。換燈泡只是缺乏氣魄的節能方法,真正大刀斧的做法是推行漸進式電費改革,促使大戶節能。

安保措施是真正黑影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警務處長曾偉雄日前到立法會接受質詢,以「黑影論」為記者鏡頭被擋解畫,聲稱警員手掌被攝影機卡住。議事堂中突然聽到武俠小說或懸疑電影才會出現的情節,難免引起哄堂大笑,但事後認真分析事件,不禁冒起一陣寒意。

光天化日,警員看不到眼前的記者,以為是「黑影」而出於本能伸手擋格,固然是天方夜譚;但真正讓人心寒的是,香港警務處長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編織一個連三歲小孩都不相信的謊言,遮掩警方日漸公安化的事實。

曾偉雄自己也說漏了嘴,經常將「核心保安區」稱為「核心安保區」。「安保」是內地用語,不只是為了保護領導人的人身安全,還要保全他的顏面,預先掃除讓領導人尷尬的人和物,製造一片社會「河蟹」的假象。

國家領導人來港,明言此行要落區體察民情,兼向特區送禮。結果與「親民」的原意背道而馳,引起民意反彈,質疑警方濫權,港府妨礙新聞自由,又再一次顯示特區政府將好事變壞事的管治能力。

最初聽到「黑影論」,覺得荒謬甚至可笑,其實危機近在咫尺。今屆深圳大運會,會場附近的居民不僅被強制出門,也不能在天台晾曬衣服。深圳居民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要安檢,更有報道指會場附近部署導彈,非常誇張。

海洋公園條例應檢討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綠色公民

有報道海洋公園打算從俄羅斯引入野生白鯨,置於明年開幕的新景點《冰極天地》,保育和動物權益人士強烈反對,捕捉野生動物以供城市人觀賞是不道德的勾當。

我去信海洋公園後,主席盛智文即日致電,親自承諾海洋公園不會引入野生白鯨,消息令人欣慰,但爭議只是冰山一角。海洋公園作為非牟利機構但卻以商業模式運作,要不斷增加新景點刺激訪客進園消費。冰極天地,就是這種思維下的產物,即使明知會惹來大量消耗能源和動物權益的非議,也不惜嘗試闖關。

問題不是盛主席個人承擔或魄力,而是《海洋公園公司條例》經已過時,董事局由特首委任,亦不是上市公司般有法定監管,香港應盡早檢討機制,加強監察和透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