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制及管治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民主派議員要求政府立即公開高鐵西九「一地兩檢」《合作安排》全文聯署信內容

  , ,

香港特別行政區
行政長官
林鄭月娥女士

林太:

聯署要求政府立即公開高鐵西九「一地兩檢」《合作安排》全文

上周六(十一月十八日) 閣下與廣東省政府簽署《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關於在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設立口岸實施「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下稱《合作安排》),啓動「三步走」程序的「第一步」。當天 閣下表示,為了「尊重內地法律程序」,要等到全國人大常委會下月確認後,特區政府才會公布《合作安排》內容。

《合作安排》包含西九「一地兩檢」的具體方案,牽涉是否符合「一國兩制」及《基本法》,茲事體大,然而 閣下在「沒有公開細節、沒有諮詢市民、沒有法律基礎」下,就「代表」香港人簽署《合作安排》,又隱瞞協議內容,黑箱作業,獨斷獨行,完全漠視香港人的存在及知情權利。

此外,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政府公開文件曾經聲稱《基本法》第20條是西九「一地兩檢」的法律基礎之說,有動搖跡象。

陳淑莊回應林鄭月娥指「三步走」框架是「最堅實法律基礎」言論

  , ,

林鄭轉軚稱「三步走」是「最堅實法律基礎」

陳淑莊: 等同判《基本法》死刑 全國人大常委會猶如「至高無上」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天與廣東省人民政府完成簽署高鐵「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

對於林鄭月娥指出「三步走」的「合作框架」,特別是「第二步走」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及確認《合作安排》,已包含落實「一地兩檢」的「最堅實法律基礎」,公民黨立法會議員、「一地兩檢」關注組召集人陳淑莊表示極之憤怒,認為有關說法等同徹底摧毀《基本法》:「只要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就說了算,至高無上,就可以高壓在香港執行,香港立法會只能執行人大常委決定,變成橡皮圖章。這樣等同判《基本法》死刑,提早收回香港,改行一國一制。」

陳淑莊續指出,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一直以《基本法》第20條作為落實「一地兩檢」的法律理據,但林鄭月娥今天卻搬出「三步走」的「合作框架」作為「法律基礎」,而取代第20條,反映政府完全是「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更有欺瞞港人之嫌:「證明近日李飛和饒戈平之言,並非空穴來風,西九一地兩檢研究了近十年,都沒有可靠的法律基礎,之前袁國強所講的引用20條,根本是敷衍及欺瞞香港人。」

陳淑莊斥林鄭「黑廂中的黑廂,比黑廂更黑廂」

  , ,

特區政府今天公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明天會與內地就高鐵「一地兩檢」簽訂「合作協議」,即展開「三步走」的「第一步」。

西九兩檢 粗暴通過 騎劫議會 自毀長城

  ,

1. 特區政府強行將「西九一地兩檢」的無約束力議案提交立法會審議,儘管民主派議員竭力拖延,有關議案今日(11月15日)仍在建制派護航下以38票比22票獲通過,公民黨對此表示極其憤慨。

2.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就任首100天工作進展」中妄稱提交議案到立法會可「總結社會討論」,實情卻是社會根本無從討論。特區政府一直對西九一地兩檢有關文件秘而不宣,亦拒絕就議案舉辦立法會議員及學生組織一直要求的公聽會或公開論壇;特區政府拖足7年,今年7月終於公布「西九一地兩檢」安排,但細節欠奉,亦拒絕做公眾諮詢,三個月後就迫立法會盲目蓋章。這樣硬推的西九一地兩檢安排,根本沒有真正民意授權。

3. 特區政府多番強調,「西九一地兩檢」是借鏡深圳灣口岸一地兩檢模式而制定,然而,兩者的程序卻絕不相同。特區政府推行「西九一地兩檢」第一次採取所謂「三步走」的方式,先與內地達成《合作安排》後立法,以致本地立法時可以改動的空間嚴重受限,立法會的民意代理權被架空。

公民黨給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管治新風格的忠告

 
pub date: 
2017-05-29 11:15

民主派回應議事規則委員會討論

 

今日議事規則委員會討論就建制派及民主派早前提出的修訂,唯多項修訂都未能獲得共識,只有修改議事規則中的異體字一項修訂達成共識 。民主派認為立法會主席必須根據修正案提交的先後次序,盡快處理將修正案放在大會議程上討論,而每項修正都涉及不同主題,因此每個項目應該於大會作獨立討論。

委員會成員公民黨楊岳橋、郭榮鏗和專業議政梁繼昌於會後見傳媒,郭榮鏗表示,民主派早於十月十八及十九日已經向立法會秘書處提交針對《議事規則》的修正案,當日主席指修訂需要經過議事規則委員會討論後才處理;如今議事規則委員會就此事並未能達成共識,所以委員會主席謝偉俊不會代表委員會把建議提交大會。立法會主席應該根據提交的修正案先後次序,首先處理民主派所提交的修正案, 民主派呼籲主席不要再迴避並盡快處理。

梁繼昌則指,在是次小組會議中建制派議員有責任向其他議員解釋修改《議事規則》的原因,「而非單單叫我們看文件,而我們亦有對自己所提出的修改作詳盡解釋,每一條都有根有據,對於他們的做法感到非常失望。」梁議員又指,上屆的議事規則委員會對每一項修訂,都有超過一個月諮詢時間,今次牽涉多條修改,諮詢期卻只得短短五日,實在令人費解。民主派所提出的修訂當中,有新增手語作為法定語言、為殘疾人士設立無障礙設施,卻雙雙被建制派議員反對。

泛民主派的聲明: 就立法會主席梁君議將泛民主派修改議事規則的建議交付議事規則委員會

 

今日(10月24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就泛民主派早前提交39個議事規則的修改建議(下稱該修改建議)作出裁決,將該修改建議交付議事規則委員會研究。

事實上,梁君彥並沒有指出我們將該修改建議直接提上大會是違反議事規則,證明我們的做法是合乎程序。而且,39個修改建議也沒有被否決,證明我們的建議符合議事規則。

梁君彥這個裁決,客觀的效果是為建制派爭取時間,明顯是受到建制派壓力,或偏袒建制派的結果。

泛民主派雖然絕不同意主席的裁決,但有關結果亦早在我們預料之內,所以我們有其他應變方案,惟現階段不能透露相關策略。但民主派有信心,亦承諾會用盡所有方法維持及改善現行的議事規則。

 

民主派議員就今日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拒絕議員旁聽會議一事聲明

 

1. 今日會議原本討論三十七名建制派議員就修改《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及修改《議事規則》的建議,相關議題茲事體大,影響整個立法會的運作,有其他非委員會成員的立法會議員要求列席會議,本屬常情。然而,委員會主席謝偉俊及建制派議員,卻打壓議員權利,粗暴拒絕議員旁聽會議,民主派議員對此表示強烈不滿,並譴責相關決定;

2. 當民主派在外面要求進入會議期間,出席會議的民主派議員曾要求休會五至十分鐘,好讓委員會成員與外面議員就事件好好溝通,但亦遭到建制派的拒絕;

3. 委員會主席謝偉俊處理其他議程時手法亦非常粗暴及霸道,當委員會討論應否增加行政長官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的次數時,民主派議員希望議事規則委員會同時考慮建議以外其他選項,例如延長會議時間等,但卻無理地不獲主席接納,由主席強行在一片反對聲中付諸表決;

4. 另,委員會處理民主派議員的質疑,指修改議事規則的程序可能與議事規則相關項目有衝突時,主席只給予短暫的十數分鐘予委員討論,與事情本身的重要性完全不合比例,委員會難以就此有充份討論;

香港教育政策不容京官指指點點 律政司必須澄清國歌法無追溯力

 

香港教育政策不容京官指指點點

律政司必須澄清國歌法無追溯力

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接受本港傳媒訪問時表示,要推動國民教育,老師是關鍵,老師要先認同和愛國家,特區政府應該要讓老師團體正確認識國情;他又強調國民教育不存在洗腦,如果特區政府需要協助,教育部有求必應。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嚴正指出,根據《基本法》,教育政策屬香港地區事務,不須要中央官員指指點點。她指出,陳寶生是次言論,除了提到特區政府有責任推行國民教育,令青年人認識中華民族的偉大歷程,陳寶生更劍指老師,認為要推動國民教育,老師是關鍵,老師要先認同和愛國家,特區政應該要讓老師團體正確認識國情,有關言論明顯有所升級,由以往針對學生,今次再進而針對老師,明顯是向本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以至辦學團體及學校施加壓力,情況嚴重,予人中央要「全面管治香港教育」的觀感。

陳淑莊認為,隱惡揚善的愛國教育無助國家發展,希望中國歷史教育能夠好事與壞事都要一併提及,以從歷史汲取教訓。

另外,對於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指,《國歌法》本地立法若有足夠理由便要有追溯力,又指噓國歌的人「唔知驚」,只要《國歌法》立法後有人因此入獄,這些人就會「知驚」。陳淑莊批評范徐麗泰出口術,以威嚇態度猶如恐嚇香港人「唔見棺材唔流眼淚」一樣,態度囂張,令人難以接受。

公民黨致特首林鄭月娥給的三點忠告

  , ,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台鑒:


閣下上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逾百日,日前發表首份《施政報告》,並於今日(10月16日)宴請立法會同儕蒐集對《報告》的意見,此誠現屆政府與上屆政府作風之一大分別,本來值得肯定。

然而,閣下自上任以來多次提出的「推動社會和解」、「製造和諧氛圍」等論調,卻欠缺行動反映,例如承諾重開公民廣場、撤銷小三BCA等,皆只聞放風不曾實踐,令市民大感失望。公民黨認為,以下三點,現屆政府在任期內必須加倍嚴察:

1. 盡快重啟政改:《報告》第24段提及普選事宜時,仍然將上次政改失敗諉過於雨傘運動、仍然奉人大831決定為神聖圭臬,這說法既是倒果為因,亦與大部份民意背道而馳。公民黨認為,閣下有責任如實向中央反映港人對831框架的不滿,提請全國人大改變或推翻人大常委此一決定,才是「營造有利推動政改的社會氛圍」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