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制及管治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緊急法禁蒙面 香港萬劫不復 公民黨強烈譴責林鄭政府走向極權

 

林鄭政權今日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在社會各界齊聲反對的情況下,強行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訂立禁止蒙面法規,將市民在公眾集會及遊行中使用蒙面物品定為刑事罪行,嚴重剝奪市民的基本權利,我們對此表示強烈憤慨及譴責。

我們認為,特區政府此舉將香港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動用緊急法等於打開「潘朶拉盒子」,讓政府可以繞過議會,無限制地擴張政府權力,讓政府在香港實施極權式的管治。公民黨擔心,一國兩制就此消亡。

《禁蒙面法》本身是一項惡法。一來其對於所謂「止暴制亂」的效用令人相當質疑;更重要的是,自六月至今多場的警民衝突中,警方與示威者一直處於並不對等的關係,警方在執行職務時,一直拒絕展示其委任證及警員編號,市民對於行使暴力的警察無從監察,現時更賦予權力警方除掉市民口罩等蒙面物品,等於賦予更大權力打壓示威者,造成更多濫暴及濫權的情況。

事實上,《禁蒙面法》是一條主題法例,而不是政府口中所說的附屬法例。這個法例今晚午夜便實施, 直至立法會復會審議前,當中的真空期立法會完全不能監察。

更令人擔心的是,政府動用《緊急法》推行《禁蒙面法》,變相為港府走向極權鋪橋搭路,同時違反了《基本法》第73條賦予立法會的立法權,一國兩制已經被特區政府破壞得七零八落,香港可以如何走下去,令人憂傷。

photo: 

用緊急法後患無窮 必然加劇社會矛盾

 

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明確反對特區政府運用緊急法,認為此缺口一開,將會後患無窮。郭榮鏗認為,緊急法賦予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近乎絕對的權力訂立任何法律,當中包括違反人權的法律,而立法會亦沒有任何機制去審視和修改,是極為危險的一步,亦解決不了現實香港社會面對的問題。

郭榮鏗強調,任何根據緊急法所訂立的法律,都不可以和基本法相抵觸,當中包括基本法第三十九條所指定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因此亦不能違反香港法例第383章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

假若特區政府如報道所言,運用緊急法權力訂立新法例的話,今日訂立禁蒙面法,他朝便可以禁止示威遊行,更進一步更可能切斷本港的互聯網網絡,甚至 可以 借機會取消11月的區議會選舉。由此可見,緊急法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必然會陸續有來。因此,香港市民必須要奮起反對政府使用緊急法。

對於有團體建議訂立禁蒙面法,郭榮鏗認為完全沒有必要,強調特區政府和相關人士不要天真妄想訂立禁蒙面法後,上街示威人數會減少,相反必定會引來更大的反彈,加劇社會撕裂,火上加油。

郭榮鏗重申,唯有特區政府答應民眾的五大訴求,才能令社會恢復正常,否則所有手段均只是掩眼法,無助緩和現時局勢。

photo: 

公民黨2019-20施政報告意見書

 
pub date: 
2019-09-26 12:30
PA_2019-01_0.png

郭榮鏗回應蒙面法立法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今日(9月24日)表示,需要盡快訂立蒙面法以禁止示威人士蒙面。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認為,譚惠珠之流惟恐天下不亂,為求達到一己政治利益而不斷為現時的社會狀況撥火。郭榮鏗重申,公民黨不贊成訂立法例禁止蒙面示威,認為不設實際。

郭榮鏗認為,現時市民的訴求非常清晰,就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特區政府以及相關親中人士應認清事實,而非試圖以法律去解決政治問題。倘若政府如譚惠珠所言,在立法會新一年開始後便就蒙面法立法,可以預見百萬群眾將再次包圍立法會抗議。

郭榮鏗提醒特區政府,哪裏有壓迫,哪裏有反抗;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就更加大。任何人士如果試圖設立蒙面法的話,都只會注定失敗收場。郭榮鏗同時指出,政府及相關人士不應該再轉移視線,意圖淡化市民對五大訴求的堅持。唯一解決現時社會高漲對抗政府情緒的方法,不是進行所謂的對話,而是切切實實答應民間五大訴求。

 

photo: 

陳淑莊轟警方中傷抹黑受害者

 

警方下午四時在記者會批評「警暴」受害者,以及對在國際平台發聲的人士惡意抹黑,當中再度反駁呂小姐遭「裸搜」是造謠,而爆眼少女的指控則屬猜測。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狠轟警方惡意中傷受害者,「定期開記招是自圓其說,惡形惡相地不斷向受害者傷口灑鹽」。

協助呂小姐的陳淑莊重申,任何在公開場合就「警暴」的發言都是建基於事實,以及經過親身與相關受害者及/或代表律師接觸,質疑警方說法霸道,「自以為是正義化身,你說的是真實,受害者鼓起勇氣申訴就是造謠?」受害人以口罩示人,正是擔心警方報復,「香港警隊已經徹底失信於民,真是好自為知。」

呂小姐前晚已經正式去信警方,詳細交代案情,要求開展刑事調查,同時反對警方向任何機構索取其醫療報告。警方則在記者會上稱,紀錄顯示,當晚事主只在搜查室逗留約四分鐘,門外在男警也是虛構,性暴力更是無稽之談。陳淑莊回應指,國際特赦組織發表的最新報告,透過訪問受害者、醫療報告及多方求證,顯示警方有虐待及報復被捕者,而且不同個案情節手法類同,「連國際組織都發聲,警方必須嚴肅跟進,這些不是空穴來風。你不斷反駁是造謠,反映的只是警隊內部出現嚴重問題,所以更加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陳淑莊跟進警暴問題 呂小姐個案昨晚報警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早前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引用呂小姐遭裸體搜身一事嚴斥警方無理羞辱被捕者,警方隨即批評指控沒證據,強調沒收過正式的報案或投訴,羈留搜查亦有既定程序及指引。

陳淑莊今日反駁指,發言內容全屬事實敘述,且經再三確認。呂小姐昨晚已由代表律師去信警方,長約十頁的信件提出四大要求:

一、要求警方就呂小姐遭裸搜展開刑事調查
二、揪出所有涉事警務人員,追究他們的轉承責任(Vicarious Liability)
三、呂小姐反對警方索取其醫療報告,包括向醫管局在內任何機構
四、要求警方交出事發當晚閉路電視片段,羈留搜查表格等證物副本

陳淑莊強調呂小姐是正式報案,而非作出投訴,警告如果當局耍花樣,將個案轉交投訴警察課,或者拒絕開展刑事調查,律師及呂小姐會自行跟進。她又指根據正常程序,「裸搜」必然涉及更多及更高級的警務人員,例如需要警司的同意,所以「律師信列出超過三十條問題及要求,案件主管知不知悉事件,究竟涉及多高級的警官?」

photo: 

今日內地 明日香港 不容中共扼殺人權自由

 

廣州維權人士賴日福,懷疑因網上分享本港的反修例歌曲《願榮光歸香港》,而於昨晚被身分不明的男子帶走。

「南方街頭運動成員」賴日福,過去曾因聲援香港佔中九子公民抗命而被拘禁。據報道指,賴9月16日被捕前,曾透過手機通訊軟件及在社交網站上,上載一段以《願榮光歸香港》為配樂的片段。

其後,其家人才收到廣州市公安局發出的拘留通知書,指他因涉嫌尋釁滋事被捕。賴日福現時被羈留於廣州市越秀區看守所。報道又提到,賴日福被帶走時,有20多名拒絕出示證件、自稱警察的男子,於街上把他撲倒帶走。

過去幾個月,香港的人言論、集會自由、人權狀況明顯受到嚴重的剝削;警方無法無天的濫權,亦尤如國內公安;政府打壓香港人參與集會遊行的自由,警方濫捕、律政司濫告,香港人失去一直享有的自由,情況尤如與內地一樣。

今日大陸、明日香港。香港人爭取五大訴求、守護香港之時,亦不忘內地人民,特別是要聲援內地勇敢維權的人士。不向橫蠻無理的中共政權屈服。

 

photo: 

譴責盧偉聰失責逃避議員質詢及會面

 

公民黨5名立法會議員分別於7月29日及8月1日,去信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就警方濫權濫暴的行為,提出質詢,並要求處長與公民黨會面。

惟盧偉聰身為警務處之首,對於立法會議員之會面要求,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是質詢視作「投訴」,交由警察投訴課了事,沒有任何回覆。

作為處長如此逃避立法會議員的監察,工作態度及表現實在令人失望,並向盧偉聰提出嚴厲譴責。

 

photo: 

公開8.31太子站事件消防處完整記錄 現職消防處人員提出五大疑點

 

8月31日晚上,港鐵太子站發生警員闖入月台和車廂無差別攻擊乘客事件,造成多人受傷。然而受傷人數、送院人數、警方處理現場的手法等,俱惹起社會質疑,縱使警方、消防處、港鐵分別就事件公開解釋,仍未能解答眾多疑點。

我們得到一份牽涉8月31日晚上至9月1日凌晨的消防處個案記錄(Incident Log),完整記錄現場消防員上報消防指揮中心的事件。有現職消防處職員檢視過記錄後,指出當中至少五大問題:

1. 消失的三位R傷者:原先被歸類為紅色(傷勢嚴重)的三位傷者,突然從記錄中消失;

2. 空白的26分鐘:9月1日00:36至01:02長達26分鐘,個案記錄完全空白,現場既無上報,控制中心亦無跟進現場情況;

3. 修改記錄:於9月3日及9月10日記錄俱有作出修改;

4. 10變7的記錄:所有現場記錄都顯示有9或10位傷者,而絕大部份記錄現場有7位傷者的條目,都是在9月3日修改;

photo: 

五大訴求 民意清晰 必須回應 公民黨區議員全體杯葛林鄭月娥「對話會」

 

昨日,政府邀請各區區議員出席與林鄭月娥的「對話會」。政府只安排一場兩小時的會面予全港400多位區議員,平均每位議員只有不多於16秒時間。公民黨指這個安排已經反映出政府誠意欠奉,相信參與「對話會」亦難以有實質作用。因此,公民黨區議員將全體杯葛林鄭月娥「對話會」。

公民黨認為,現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民意已經十分清晰,政府不可能不清楚市民的訴求,「對話會」如非為討論如何落實「五大訴求」而設,對解決現時緊張的社會形勢並沒有幫助。政府現時應該立即就「五大訴求」,以行動回應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