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制及管治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郭榮鏗聲明

 

對於有人士針對法官作人身攻擊及作出無理指控,公民黨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對此表示極度遺憾,並奉勸社會各界人士不要再作出上述行為。

法治精神是本港賴以成功的基石之一。郭榮鏗明白社會各界對法官的裁決必然有意見,但市民如若對法官的判決有任何意見,應該基於法庭上的證據、證人的供詞及相關的法律原則發表意見。

郭榮鏗再次要求特區政府不應再把政治爭議放到法庭解決,否則政府必然是破壞本港法治的頭號兇手。

 

陳淑莊回應西灣河開槍及警方聲明

 

今早繁忙時段,西灣河有警員連開數發實彈重傷一名年輕人,傷及肝腎,目前情況危殆。據現場片段顯示,幾名在現場的年輕人手無寸鐵,警員如果為了維持現場秩序,根本毋須出動槍彈,開槍的交通警反應明顯遠超警務守則,開槍決定更可能是犯法行為。公民黨陳淑莊嚴正要求,涉事警員應即時停職,查明後須接受紀律處分,如涉違法行為更要從速檢控。

上月初傳媒報道,警務處在10月1日國慶前更新了《程序手冊》第29章使用武力及槍械,當時關注點放在六級武力指引,包括容許警員在未有致命襲擊時使用橡膠彈等防暴槍。根據陳淑莊獲得的舊版《程序手冊》,另一重點是舊版第四點,指明警務人員須臨場自行決定使用哪一級別武力,但要在該情況下具正當性(justified in a given situation),而且涉事警務人員需為其行為負責( officer will be accountable for their own actions)。

公民黨去信要求律政司就周梓樂同學之離世召開死因調查

 

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於11月3日凌晨於將軍澳發生示威期間,不幸墮樓,頭部重創,送院搶救延至今日離世,公民黨對此深感痛惜。

楊岳橋指梓樂是第一個年輕人在示威現場受傷而失去生命,社會輿論對事件的經過與責任均議論紛紛,包括如何受傷,救援途中有否受到阻礙等。雖然警方一再嘗試公開撇清警隊與事件的關係,但似乎無法阻止社會各界就事件所作出的各種猜測。

楊岳橋又指為了還死者公道、讓社會各界了解事件的真相,認為律政司司長有責任行使香港法例第504章《死因裁判官條例》第16條所賦多的權力,要求死因裁判官就周同學的死因作出調查、召開研訊,以釋公眾之疑慮,願死者安息。

附件一:要求律政司召開死因庭信件副本 ( http://bit.ly/2XAxV5N )

 

 

鐳射筆法例不清晰 政府製造白色恐怖

 

今日西九龍裁判法院處理一宗16歲少年,被控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及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時,遭署理總裁判官認為鐳射筆亦應被視作為攻擊性武器而修改控罪。即法庭把鐳射筆視作攻擊性武器。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擔心是次判決會令香港做成恐慌及混亂。他指出,現時本港並未對買賣或藏有鐳射筆有所管制,只有《消費品安全條例》中對鐳射筆的安全裝置有所要求。

他指出,美國國家標準協會是有列明鐳射光對眼睛的安全距離指引。以觀星級的鐳射筆(第3B類激光產品),安全距離為160米。所以不應該一概而論地指,市民擁有鐳射筆就等同藏有攻擊性武器。「政府應該要清楚表明,是否香港人以後都不可以參加天文學會觀星?做老師用鐳射筆講書教學,是否就可以被控藏有攻擊性武器?」

他希望政府向市民釐清刑責的劃線是如何,否則只會做成白色恐怖;又促請警方及檢控部門,謹慎思考是否要令香港大部分人都誤墜法網。郭家麒希望,政府可以回頭是岸,停止白色恐怖。

 

公民黨就《禁止蒙面規例》的意見書

 
pub date: 
2019-11-05 17:15

公民黨就《禁止蒙面規例》的意見書

 
pub date: 
2019-11-05 17:15

公民黨就《禁止蒙面規例》的意見書

 
pub date: 
2019-11-05 17:26

五大訴求隻字不提 施政報告廢話連篇 公民黨回應《行政長官施政報告2019》

 

五大訴求隻字不提 施政報告廢話連篇
公民黨回應《行政長官施政報告2019》

特首林鄭月娥今日以「珍惜香港﹑共建家園」為題,發表最新一份施政報告。香港人經歷了四個多月的示威浪潮﹑二百萬人大遊行﹑無數的警察暴力以及街頭衝突,林鄭政府依然對五大訴求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將今日香港社會出現的危機矮化為民生問題,將責任諉過香港人,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批評,林鄭對其所作所為完全沒有悔意,在施政報告中沒有檢討過去四個月的不足,完全欠缺擔當,只有問責下台才能結束今日的亂局。

楊岳橋更指出,施政報告《附篇》中,林鄭明言不會重啟政改,更指會繼續擁護人大831的方案,是完全缺乏誠意去修補與香港人的關係,更難言以此與香港人講和,難讓香港人重拾希望。楊說,今日林鄭政府只是看守政府。

而身兼泛民召集人的立法會議員陳淑莊亦批評,泛民今次史無前例就施政報告舉行聯合記招,是希望顯示情況的嚴重性,而泛民今日力阻林鄭宣讀施政報告,是要將民意帶入議會,是完成應有之責,她批評建制派完全不了解《基本法》賦予議員的憲制職責。

photo: 

郭榮鏗回應政府向法庭申請禁制令

 

有報道指今日(10月14日)律政司向法庭申請禁制令,要求法庭頒令禁止任何人佔用或包圍21個已婚警察宿舍及紀律部隊宿舍一帶的公路,以及禁止任何人破壞宿舍建築物及阻擾宿舍使用者,包括不得以鐳射筆等工具照射宿舍住戶。

郭榮鏗認為上述禁制令多此一舉,借用法庭之手在現行的罪行上多加一條「刑事藐視法庭」罪行,實屬架床疊屋。蓋本港法例第228章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中訂明的多項罪行,以及普通法中的公眾妨擾罪,其實已經涵蓋大部分律政司在入禀狀中列舉的行為。

郭榮鏗指出,是次禁制令的目的是將針對警方的抗議行為刑事化,客觀效果是將警察的特權進一步擴大,加深市民與警察的對立。郭榮鏗再次敦促政府應該認清問題的根本,市民對警方的抗議、不滿及憤怒源於警方多月以來的濫用暴力及濫捕。因此,答應民間五大訴求,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調查包括警方不當行為,才是解決現時社會問題的正途。

 

郭榮鏗聲明

 

近日有傳媒透過消息人士得悉,警方在非工作天向法庭申請搜查令而遭法官拒絕。

郭榮鏗認為該等消息人士向傳媒「放風」,是試圖抹黑法官,對法官及司法機構極不尊重。郭榮鏗重申,如申請一方不服裁判官決定,應該循正常法律途徑上訴,而非透過此等舉動,企圖製造輿論向法官和司法機構施壓。郭榮鏗對該等行為予以譴責及表示遺憾,並奉勸社會各界不應向法官和司法機構作無理指摘或抹黑,認為此舉對本港法治百害而無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