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制及管治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處富不知貧 投資無民生 公民黨就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財政預算案的回應

  , , ,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今日發表財政預算案,公民黨閱畢認為,政府縱有1380億盈餘,但許多公共開支都未能實際回應社會需要。預算案側重中港融合,而忽視香港本身的發展和市民的訴求,令人失望。

公民黨亦留意到政府今次大部份撥款屬於一次性,經常性開支並無大幅增加。這顯示政府缺乏長遠目光,對民生的承擔不足。

公民黨五名立法會議員分別就財政預算案的不同範疇表達了看法,以下是五名議員對財政預算案的簡評:


黨魁楊岳橋:人口老化 政府懶理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預計,2036年將會是人口老化高峰期,面對高齡海嘯的警號,政府的安老服務應以「零輪候」及以社區照顧為先,可惜是次的財政預算案卻未見有任何的準備。對於現時政府倚靠社區照顧券作為安老服務的主要解決方式,楊岳橋指此辦法無助解決現時宿位不足及社區照顧服務輪候時間漫長的問題。

photo: 

抗議習近平「恢復帝制」 政治倒退步入專權獨裁

  , , ,

中共中央委員會擬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不可以連超過兩屆的決定。中央委員會提出,將《憲法》第79條第3款「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修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此修改一旦通過,是破壞了自鄧小平年代廢除領導幹部終身制的決定。

除此之外,習近平更要在《憲法》序言部分,加入的其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內容。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認為,習近平為了鞏固個人勢力,不惜破壞《憲法》。其做法不但「神化」個人在中共政府體系中的角色,更是集權在身,令個人權力地位永垂不朽、不容動搖。

有關建議在下月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中一旦通過,是中國政制、民主的大倒退,令中國進一步走向獨裁與專權的統治,如同「恢復帝制」,令中國的政治體制走回頭路。

郭家麒認為,中共中央委員會如要修改《憲法》,就應根據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有份撰寫的《零八憲章》修改,令中國步向民主,令中國人民有民主、人權、法治與自由。

photo: 

悼念葵涌意外電單車遊行 促政府加重危駕罰則

  ,

2018年1月4日,一位駕駛人士駕駛綠黑色綿羊電單車,沿葵益道駛至葵興港鐵站對開的道路交界位時,因應路面標示停車等候出大路。不料尾隨空載的士在無減速之下,猛撼電單車尾。事主馮先生送院後不治,遺下患有長期病患的妻子及兩名仍在就學的兒子。
事件發生後,有十多位單車愛好者向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反映對此意外感到憤怒,並希望政府更重視道路安全、加強監管,因此促成是次悼念葵涌意外電單車遊行。今日(2月11日)共有40多輛電單車及5輛輕型客貨車參與遊行,遊行由葵涌葵合道出發,慢駛經過葵益道事發現場以悼念馮先生,後駛至政府總部向運房局代表遞信表達訴求。
葵涌意外死者遺孀廖女士感謝各界對他們一家的關心和幫助,指性命只有一次,希望所有駕駛人士能更重視交通安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表示對意外深切哀悼,並指類似悲劇其實不時發生,包括昨日大埔19死交通意外,多數因司機缺乏良好的安全意識。情況在商用車輛中更特別嚴重,以2017年首十個月為例,在16 000宗交通意外傷亡事件中,約有六成四的傷亡涉及商用車輛。除此之外,據2016年的交通意外統計,該年每千輛領牌的士、公共小巴、公共巴士之中,曾涉及交通意外的車輛數目為247.5、248.7及213.1,足足是私家車意外率的13-16倍,情況令人憂慮!

photo: 

陳淑莊挑戰葉劉淑儀競逐一地兩檢法案委員會主席

 

陳淑莊競逐《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

photo: 

雙學三子案終極判決 公民抗命成本勢增加

  ,

終審法院今日(2月6日)就雙學三子公民廣場案頒下刑期上訴結果,三子最終上訴得直,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對結果表示歡迎。
然而,楊岳橋認為判決並無令民主運動的前路更光明。他關注到終審法院認同上訴庭所訂立的新判刑指引,日後的公民抗命涉及暴力元素時,法庭就會參考上訴庭新訂立的判刑指引。他認為,此舉令市民將來發起公民抗命時,選擇會更少,每一個行動都需要更加步步為營,令抗爭成本增加,抗命更難以達到目的。對此,他感到極度憂慮。

楊岳橋又認為,公民廣場案是源於當日青年學生及香港市民爭取真普選的抗爭運動,縱使今日三子上訴得直,但香港爭取真普選的路仍然是挑戰重重,中央及特區政府必須聆聽民意,社會的矛盾才有機會真正獲得化解。

 

photo: 

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 走樣變色

  , , , ,

李飛指「人大決定一言九鼎」;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早前「中環、西環走在一起」、「共同合作」的言論,再加上立法會參選人被DQ的事件,都顯示中央政府一步一步干涉香港事務。就此,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今日於中聯辦酒會抗議,抗議中央令「一國兩制」走樣變色。

郭家麒認為,中央迫使在高鐵香港站實行一地兩檢,在香港實行內地法律;以及多名立法會參選人被剝奪選舉資格,都是內地插手香港事務、令香港失去高度自治的結果。他批評中央政府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要求中央停止插手干預香港事務。

 

photo: 

譴責政治篩選補選參選人 3.11用選票發聲重奪議席

  ,

公民黨強烈譴責特區政府,今日再以政治理由取消立法會補選候選人的選舉資格,嚴重違返《基本法》及侵犯《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所保障的參選權。

繼上周立法會香港區補選候選人周庭以政治理由被取消選舉資格後,新界東選舉主任陳婉雯於昨今兩日分別以「接替或取代支持香港獨立及曾經當選卻因宣誓無效而被裁定喪失立法會資格的梁頌恆,以及在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因未能符合第542章第40(1)(b)(i)條而喪失提名為候選人資格的梁天琦」,以及「繼續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為由,先後取消兩名候選人劉頴匡及陳國強的參選資格,有關做法既荒謬亦欠缺法律依據。

根據選舉主任的解釋,縱使兩人皆有簽署「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但選舉主任卻對兩人的表態「並不信任」或「感到懷疑」,以「猜測」的方式去估計兩人的政治動機,並以此作為取消資格的基礎,公民黨表示不能接受。公民黨認為,有關理由實屬「莫須有」,進一步褫奪香港人選舉權利,接二連三的「DQ」更令本屬基本人權的參選權變得如同「恩賜」,製造赤祼祼的人治社會及政治篩選,明顯違反基本法,亦背棄中英聯合聲明簽訂時,中央政府所保證港人享有參選權利、投票選擇權的承諾,離棄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

黑衣人阻撓區議員開會 要求民政局盡快交代

  ,

東區區議會原訂於2018年1月30日舉行會議,惟四名身穿黑衣的身分不明人士,攔阻在會議室門外的多名東區區議員出席會議,即使議員即時出示證件,亦不得要領,另有多名公眾人士無法進入旁聽;經過一輪擾攘,最終區議會主席宣佈流會。陳淑莊議員已提出急切口頭質詢,要求當局交代四名黑衣人的身分,是否公職人員抑或外判保安員,並交代誰人授權他們行事、他們的權限及職務範圍。今天,公民黨東區區議員黎志強議員、鄭達鴻議員、梁兆新議員及梁穎敏議員,聯同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議員、譚文豪議員及郭家麒議員召開記者招待會,交代事件始末。

黎志強議員已擔任了東區區議員三十年,與民政署職員十分熟絡,但昨天是首次被粗暴及不禮貌對待。當時黎議員已隔著玻璃門出示議員證,但四名黑衣人視若無睹,他亦不知道四人的身分。鄭達鴻議員表示,他們在二時二十分已抵達會議室門外,但直到二時二十八分主席走到4名黑衣人旁調停,其後玻璃門才被開啟,但由於通道狹窄,直到二時四十五分仍有不少議員未能入內,主席宣布流會。鄭議員亦指出,議員原本可繞經民政署使用會議室另一入口,並隔開其他公眾人士,但民政署職員沒有適當作出安排。

photo: 

民主派區議員開會被阻 譴責林鄭月娥 鄭若驊卸責

  ,

公民黨非常關注今午東區區議會發生的民主派區議員開會被阻事件,民政事務署必須澄清及交代沒有佩戴工作證的疑似保安的真實身份,並提供理由解釋為何他們有權阻擋議員進入會議室。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3條,任何人抗拒或阻礙公務人員執行公務,屬於刑事罪行。

公民黨譴責特首林鄭月娥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將DQ候選人的決定推卸在任職東區民政事務專員的選舉主任身上,令其背上政治責任,成為磨心,亦嚴重怠慢東區區議會事務,影響民生。事件反映政府把本應政治中立的公務員牽涉入政治漩渦當中,不但令一眾公務員受壓,更親手摧毀了他們的公信力,手法卑劣。

公民黨強烈呼籲特首林鄭月娥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承認DQ候選人是他們的決定,面向公眾,承擔責任。

 

「一地兩檢」草案“擘大眼,講大話” 陳淑莊質疑草案法律條文

  ,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草案》)今日刊憲,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質疑,《草案》中指本港的行政區範圍並不受割讓內地口岸區影響的條文是「擘大眼,講大話」。陳續指,根據《合作安排》立法規限香港具有管轄權的保留事項,是徹底將本港的管轄權「剝光豬」,只淨下關於高鐵營運的事項。

陳淑莊指出,《草案》第 6(1) 條中,內地口岸區將視為處於內地以內的範圍,但在《草案》第 6(2) 條中,則表示上述條款並不影響香港行政區域範圍。陳表示,內地口岸區實質上已不屬香港行政區範圍,質疑政府「擘大眼,講大話」。

陳續指,因根據《合作安排》第 3、4 及7 條規限的保留事項是絕少數涉及高鐵營運的管理事宜,絕大多數的事項均屬內地具有管轄權的非保留事項,實際上已將香港管轄權「剝光豬」。

此外,陳指出,根據《合作安排》第 17 條,《合作安排》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後生效,因此經過2017 年 12 月 27 日人大常委決定批准後應屬內地法律。陳質疑,現時《草案》直接援引《合作安排》的條款,規範香港具有管轄權的保留事項,是否有以本地立法形式,實施全國性法例之嫌。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