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回應港版國安法草案內容

        分享
 

新華社今日(6月20日)公開人大法工委就「港區國安法」草案提交人大常委的摘要內容,公民黨除重申反對港區國安法的立場,亦就草案內容細節綜合回應如下: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議員稱,國安法是北京將權力「猶如利劍般直插本港的行政和司法機構」,他舉例指,草案訂明由行政長官揀選審訊國安法相關案件的法官,是香港開埠以來從未試過的事,清晰地違背司法獨立精神。而內地在香港設立「國安公署」、成立由中央派駐顧問的「國安委員會」,兩者俱極有機會影響香港的執法和檢控工作和程序,完全與一國兩制、三權分立的原則背道而馳。
 
郭家麒議員表示實施港區國安法,代表中央政府背棄香港市民、背棄一國兩制、背棄《基本法》。草案內容完全破壞香港行政機關的獨立性,「特首之上還有國家安全顧問,猶如『太上皇』直接指揮行政長官行事。」而所謂由行政長官指派法官處理案件,實際上是中央透過特首選法官,破壞司法獨立。
 
他又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已「放風」指,立法會議員亦需經過政治審查,參選人或當選人可隨意被取消資格,形容《港區國安法》表面上是「維護國家安全」但實際是「剝奪香港人人權」
 
而《國安法》「四宗罪」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在內地從來都是政權用於打壓反對與批評聲音的工具;香港人本受聯合國《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公約》保障的自由、人權亦會一夜失去。他重申港區國安法是以國家安全為名,打壓反對聲音為實,公民黨絕對不會接受國家安全法,而香港人亦別無他法,一定要抗爭。
 
譚文豪議員指出,國安法完全無經香港立法會制定,將來審理國家安全相關案件的法官由行政長官指派,而「國安公署」又可以「監督、指導、協調」行政機關,香港由過去「三權分立」退化成行政、立法、司法三權都被北京政府插手干預,甚至直接管治。譚認為國安法聲稱要「遏止恐怖活動」,但其實對香港而言最恐怖的就是國安法,已令不少外商準備撤資、香港人籌備移民。
 
東區區議員鄭達鴻表示,國安法將打破一切法規,踐踏《基本法》,完全破壞一國兩制。香港過去之所以能夠享受有別於中國的特別待遇,擁有一定的國際地位,是源於香港獨有的制度,與中央河水不犯井水。
 
他又指,過去數日國際社會,包括G7成員國發出聯合聲明,促請中國政府撤回港區國安法;歐洲議會更於昨日通過一項議案,建議將香港現時面臨的危機呈交海牙法庭,由此可見在香港因港版國安法所造成的法制衝突,不單影響香港社會,更加牽連國際。
 
國安法的條文管制範圍遠比所謂的「維護國家安全」更嚴苛、更侵犯香港人權自由,例如在第 1條(5)中「對學校、社會團體等涉及國家安全的事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應採取必要措施,加強監管和管理」,這意味着不單政黨、非政府組織會被監督、控制甚至被取締,國安法更將直接影響香港的教育系統,學術自由及自主受嚴重威脅。
 
根據人大常委會譚耀宗聲稱,國安法的最低刑期為3年,正常情況為5至10年,特別情況有可能更長,令人心惶惶,人人自危,這正是國安法的可怕之處。他寄語香港人不要放棄,團結意志反對國安法。
 
另一位東區區議員李予信認為港版國安法的設立,是要在香港社會訂立政治紅線,由政權訂立的「恐怖主義」,將令香港人因為對國安法的恐懼,最終在社會、思想、文化、行為上作出自我規範,陷入自我審查的漩渦。
 
他續指,港版國安法將會支持警察進一步成為特權階級。過去一年,在普通法制度之下,香港警察已經多次羅織「罪名」打壓和威嚇香港人,望其噤聲。在警權無限大的情況下,國安法猶如把這種特權推至極致,更會增加警察偏頗執法的正當性,香港人的自由將徹底化為烏有。
 
無論教育、新聞、司法獨立,抑或三權分立,港版國安法是賭上香港固有制度帶來的一切根基,更是中央政府與香港人的對賭,企圖以恐懼來重整符合政權心意的社會秩序;以恐懼磨滅香港人的抗爭意志,人人自危之下設立自己的紅線,從此赤化。他呼籲香港人必須更堅定抵抗,不要因此劃下紅線、自我審查。
 
而香港中小企食店聯盟召集人林瑞華則謂,營商自由是香港商界的核心價值,國安法將對香港的營商自由造成極大衝擊,擔心外資企業會離開香港,嚴重影響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