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的「情操高尚」判詞惹起全城嘩然,司法機構不得不臨時調派另一位法官接手郭官原先處理的一宗汽油彈案。

郭官是我的港大法律學院師兄,個性並非故作驚人嘩眾取寵。今次判詞令公眾懷疑他將一宗傷人案當作一宗政治審訊,更令人猜想,多少法官跟郭偉健一樣對去年抗爭運動有強烈偏見,只不過無在判詞透露心聲?
 
以人為鏡,無論政見屬於哪個陣營,都必須不時警惕自己,勿走極端,被人性最黑暗面支配。
 
還有,區諾軒被控襲警案,律政司外聘的主控大律師陳文慧在facebook發表大量「藍絲」偏頗言論,辱罵示威者和法官。律政司長鄭若驊對此拒絕回應,等同包庇。
 
關於充斥灰色地帶的「限聚令」,鄭若驊羅列一大堆因素可構成違反「限聚令」;但事實上,相關法例根本無她所講的內容,是典型的以法治人。
 
警察日前在太古城中心以「限聚令」為由驅散市民,東區區議員趙家賢居中調停,有警員竟然冷血地嘲諷他「無咗隻耳」。一如過往大半年的事例,警員大大小小不當行為都會得到上頭無底線縱容。
 
從警察執法、律政司檢控,到法官裁決,法治的每個層面和崗位都需要不偏不倚,做到「秉行公義,有目共睹」,這些人想得到公眾尊重,首先要自重,言行符合身分,否則,上樑不正下樑歪,無法取信於民,香港經年建立的法治制度崩壞,叫人痛心,亦難以修補。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