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辦發功 攬炒又邁出一大步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要聞港聞

港澳辦與中聯辦藉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及《禁蒙面法》上訴二事,狠批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特別是法律界代表郭榮鏗,甚至指控他涉嫌觸犯刑事罪行。

兩辦從未如此高調白紙黑字公開介入香港內部事務,視《基本法》第22條如無物。該條例訂明:「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兩辦此時此刻發功,必有所圖,是為了協助建制派的9月立法會選舉工程?號召建制派歸隊,試圖從民主派手中奪取法律界議席?部署一旦民主派佔立法會過半議席的DQ手段?一切都有可能,香港人勿掉以輕心。全球各地正在疲於奔命防疫抗疫,不會像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那般關注香港,中共於是「趁你病攞你命」,對香港上下其手。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淡化此事,說兩辦是關心不是干預。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梁美芬也說,兩辦是發聲不是干預。如此指鹿為馬,是非不分,乃建制派本色。關心也好,干預也好,客觀效果是攬炒之路又邁出一大步,朝向玉石俱焚的一國一制終局。
 
中共不遵守《基本法》,並非始於今日,近年有一地兩檢、送中條例、8.31偽普選方案等等。建制派經常以民主派妨礙完成《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為由,批評民主派本身不尊重《基本法》。其實,23條立法已經拆件上市,緊急法、禁蒙面法、煽惑煽動謠言罪、暴動罪等等,無23條之名但有23條之實,剝削港人的自由人權。
 
回想九七回歸初期,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前身)相當低調,謝絕本地社交場合,不輕易公開對香港內部事務說三道四,遑論出稿譴責民選議員。當時中共那麼步步為營,皆因香港人回歸一個奉行人民民主專政、不講人權自由法治的共產主義政權,誠惶誠恐,而中共沒有三權分立互相制衡,香港人唯一倚仗是中共自我約束,而且將應有的保障盡量寫入《基本法》。
 
22年後,今非昔比,國家厲害了,比神更大能,中共不再自我約束,《基本法》、一國兩制、《中英聯合聲明》棄如敝屣,淪為歷史文件,馬照跑舞照跳背後的種種承諾變成鏡花水月,背信棄義者卻面不紅耳不熱。
 
香港三權分立之中,行政與立法兩瓣是建制派囊中物,只差司法一項中共尚未能主宰,而又渴望收編,因為中共眼中司法是政治工具,為政權服務。
 
三位香港資深法官匿名接受路透社訪問,他們憂慮中港兩地對法治的理解迥異,或會動搖香港的法治,甚至擔心中共干預香港的法官人選。
 
一國一制成真將兩敗俱傷
 
九七後數次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削弱香港司法自主,在終審法院上面僭建一個架構,可假借釋法之名推翻終院裁決,由於這種傷害暫時主要涉及憲制與政治,外國投資者針未拮到肉不知痛,久安慣了,以為在香港營商不會踏着政治地雷,但當中共無形之手越伸越入,干預香港的司法獨立,投資者受到的法律保障是否無變,就很難說。
 
香港人在朝向一國一制的路上掙扎,不會坐以待斃。一方面,要繼續喚起國際社會尤其與香港同屬自由民主陣營的政府和人民關注香港與中國,令外國投資者認清事實,賺人民幣要付出代價,不單只是人權自由民主法治,甚至是人命損失。中共隱瞞疫情,然後從疫症輸出國變身「救世主」,國際社會應有切膚之痛。
 
另一方面,要繼續提醒中共,與香港攬炒的嚴重後果。香港一旦失去人權自由法治,一國一制成真,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保,中國失去引外資及走資的基地,國內經濟會硬着陸,中產階級反抗,生靈塗炭,攬炒是中共承受不了的兩敗俱傷。
 
香港人要做的,是忠於我們的人權自由信念,保持打不死的抗爭精神。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