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聞新義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周末新聞太多太刺目,消化需時,先說一段舊聞。學者及前港府顧問專家顧汝德病逝愛爾蘭,周永新在《星期日生活》悼念,提及顧先生關於社會政策的著作,可惜書中沒有內幕資料,引用的資料,都是從公開渠道可以得到的。其實這是刻意如此。顧先生從1989 至1997 年為港府最高最預聞機密的顧問,所知的內情當然極多,而在受聘於港府之前,他的專業是經濟分析,特別是中國大陸的經濟政策,以自由獨立的身分,受聘為跨國銀行顧問,涉及的機密資料更加不少。這樣身分的人,著書立說,當然須謹慎遵守保密責任,因此即使資訊從機密渠道接觸到,也須以公開可得的資料為根據,沒有就不能寫。這是專家顧問的專業操守,顧汝德敵人多的是,當然不會有絲毫言論落人口實。

但是,多年來,我一直有個想法,就是顧汝德這個做法的弦外之音。他是間接批評很多公開發表意見的評論家,沒有做好踏實的研究工夫、沒有細心及勤力閱讀已經存在的原始資料,反而倚賴二三手的傳聞或意見。對此,我深有同感,可惜願意細看資料作出獨立客觀的報道和評論的人真的是愈來愈少了。
 
咸豐年前,本人任港府房屋政策諮詢委員會成員,一次,在我的《南華早報》專欄中批評港府的清拆政策,當時的房屋署長埋怨我既為委員會成員,就不應在專欄公開批評。我的反駁就是我沒有利用我的身分得來的任何機密資料,所有引用的材料都是從公開渠道可以得到。這位高官於是啞口無言。我相信顧汝德嚴謹有理。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