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安政治審查立法會保安員 口說「中立」 實則「欺凌」

        分享
 

近日就《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選舉主席一事,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被指不按議事規則越權行事,偏袒保皇黨議員。陳維安一直大聲疾呼秘書處「政治中立、不偏不倚」,然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最近收到立法會保安員指證,早在2017年10月,陳維安治下的立法會秘書處曾發出問卷要求每一名保安交代其政治取向,完全違反其口中所講的「政治中立」!

事主黃女士曾任公務員長達34年,退休後加入秘書處任保安員至今兩年多。在2017年10月,正值修改議事規則期間,在一日例行保安訓示期間收到一份問卷,要求所有保安員交代自己是「藍絲」或是「黃絲」。黃女士當時深知自己應謹守政治中立,認為立法會不應要求政治表態,因此並無回答及簽署該問卷。豈料自此針對她的政治打壓便無日無之,甚至困擾至今。

黃女士在不知情下陸續被投訴「與上司不合」、「寫鬼信(匿名舉報同僚)」等,其後人事部主管約見黃女士並問及「有否將保安工作通報給議員及助理」時,黃女士明確否認並指時任議員梁國雄的議助黃浩銘有時會和保安聊天,可能導致誤會。然而該主管竟隨即追問黃女士的政治取向,並指示保安員不應與議員及助理多作交流,以免洩露任何訊息!譚文豪特別指出議員與秘書處從來不是對立關係,如此交待令人質疑該主管有意分化、激起對抗意識。

此外,黃女士擔任保安員的合約為期3年,第一年的年度評核報告評價良好,其後2018年的評價驟跌,今年初更告之因為年度評核報告不佳而不予續約。而吊詭的是,其評價不佳的原因十分離奇,包括:
1. 攙扶長年在立會門外貼膠紙雨傘的王婆婆由馬路中心回到行人路,是擅離職守;
2. 沒有誠懇的聲線和友善的表情, 令客人感受不到他們被尊重以及歡迎進入立法會大樓,但事實黃女士卻從未被投訴禮貌欠佳;
3. 收到上司及他人投訴,但沒有明確列出事例及原因等。

及後黃女士於2018年9月向秘書處人事部索取年度評核報告副本,另一負責人先是答應後又反口,10月時黃女士唯有向私穩專員公署投訴,署方已即時去信指令人事部必須提供報告副本予提出要求的職員,惟直至今年4月,足足8個月後,黃女士才收到該報告副本。

長年的政治打壓與言語暴力令黃女士身心俱疲、健康日差,因此提早請辭,寧願放棄工作至今年8月完約即可獲得的約滿酬金,並於本月底離職。然而卻十分不齒於陳維安口口聲聲說秘書處「政治中立」,實則對職員政治審查,針對不歸邊的同事持續打壓、欺凌,因而挺身而出,揭破陳的謊言。

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認為黃女士的經歷與近日《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選舉主席事件,令香港人對立法會秘書處極度失望。要求陳維安3日內向公眾交待為何對秘書處職員政治審查及由何人下達相關指命;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調查事件。如陳維安不願作出回應,譚文豪表示不排除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此事,以還秘書處一個公道、中立的工作環境。

 

photo: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