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局解釋含糊兼且捩橫折曲 日後警方可濫告市民侮辱國歌

        分享
 

《國歌條例草案》法案委員會今早召開第二次會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代表回答委員疑問。公民黨多位議員向局方提問,惟局方回應多含糊或歪理連篇。公民黨擔憂日後《國歌條例》若實施,市民容易誤墮法網,表明將反對草案。
會議期間,楊岳橋指出條例草案中有關「侮辱」的定義模糊,要求局方解釋為何用字粗疏,以及詳細說明甚麼情況下市民會墮入法網,局方回應指視個別情況而異,侮辱國歌罪行是否成立將由法庭斷定。楊岳橋擔心執法機關將來會濫告市民侮辱國歌,等到漫長審訊過去,法院才能還涉事市民清白,局方僅表示「條例已經寫得很清晰」,未有回答「侮辱」定義用字粗疏的問題。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今日派出常任秘書長鄧忍光出席會議,陳淑莊質問為何局長聶德權及副局長陳帥夫均不見蹤影,是否迴避議員質詢,法案委員會主席廖長江指局長不在香港,常任秘書長則表示局方有其他行政安排,未有正面回應。
陳淑莊再引用草案詳題,指立法目的號稱為「推廣國歌」,到底有何意思。局方指根據條例草案第4部,推廣國歌是教育及廣播機構的責任,但無罰則。陳淑莊質疑條例草案中雖無訂定罰則,但根據其他現行條例,如教育或廣播機構拒絕履行推廣國歌的責任,政府可吊銷其辦學或廣播牌照,局方的「無罰則」說法顯然是謊言。
譚文豪問及如市民用廣東話一字不漏唱國歌,會否構成篡改歌詞,執法機關會否以侮辱國歌罪檢控。局方解釋只要肅立及舉止莊重,不違反條例草案第2部,用廣東話唱國歌不會帶來刑事後果。
譚文豪再問在回歸初期,《國旗及國徽條例》立法時,局方未有採納全國性法律的愛國意識形態用語,為何《國歌條例草案》會在弁言訂明條例是為了「弘揚愛國精神」而立。局方表示行政機關草擬法例的時機不同,故做法不同,亦無法提供《國旗及國徽條例》草擬過程中的討論紀錄,並未就採納意識形態用語的標準作出合理解釋。
郭榮鏗議員關注《國歌條例草案》會否牴觸立法會議員的言論自由,向局方詢問如有議員在辯論時提出批評國歌的言論,是否仍受《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保障,豁免刑事責任。局方回覆議員的言論自由僅限於執行職能時,而侮辱國歌非議員職能,可能被檢控,再呈堂由法庭決定罪名是否成立。
對於局方解釋含糊,兼且捩橫折曲,公民黨感到遺憾,並重申《國歌條例草案》窒礙表達自由,政府不應強推草案。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