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服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一九九二年,我代表《明周》和攝記劉銳漢一起在添馬艦英軍基地訪問即將退休的英軍總司令鄧富樂少將Major General Peter Duffell。少將穿着便服西裝笑容滿面地接見我們。我說,噢!你不穿軍服?穿軍服拍照才威風哩。他答,你怎不早說?早說我一定照辦。我當然只是說笑。後來,在訪問中他談及現代軍人的角色和治軍理念,多多少少解釋了穿軍服還是常服,做法絕不是無意識地隨意:「過去的軍人典型已不適合社會現實了。」他說:「我們要憑銳利的目光和機智的行動取勝,不能一味相信蠻力。」他自己的談吐就謙和有禮,風趣幽默。

我還是不放心,心想《明周》的讀者可能期望總司令穿軍服,於是在訪問後寫信給他的公關官員索取軍服照。要威的,我說,愈威愈好。人家就送了官方軍服照來,幸好編輯坡叔有品味。他用自己攝記拍的照片配訪問,官方軍服照用了在另一篇少將自己撰寫的遊記。

我早早初次認識鄧富樂時是在石崗軍營,我向士兵演講,他當然穿軍服。軍服的確令人英姿凛凛。但其實我後來才得悉英軍在軍營外穿常服的道理。軍人要服從鐵一般的專業紀律,包括在戰場上要殺敵。穿上軍服,這人好比同時「穿」上這個不尋常的身分及這身分操練成的規格紀律。脫下軍服,就回復常人,做常人做的事。人性是最高的價值,軍性是不得已而用之。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