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害怕言論自由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陳浩天和香港民族黨及其港獨言論不是新聞,但特區政府出動社團條例要禁制之卻是新聞,所以經常辦午餐演講的FCC 邀請陳浩天去講講,讓會員straight from the horse's mouth 直接了解及質詢、交流。午餐演講一般新聞價值平平,本地事務能吸引的採訪也是有限,但外交部介入叫停,那就成了國際記者須注意的事件;而特區政府高調和應、前特首再三挑撥,威脅以終止租約、收回FCC 的會址,矛頭指向在港的外國記者會的「特權」,爭端變了「國際媒體能否頂得住北京政權威嚇,在言論及新聞自由上讓步」,那就熱鬧得多了,國際媒體自然樂得奉陪,全球爆做。即使隨時要付出代價的本港媒體也毫不退縮,全面專業報道,永留紀錄。

整個事件是否中央及特區小題大做,結果適得其反?大概不是。論者已普遍指出,真正打壓目標是遠比民族黨有社會支持的政黨。我認為更深遠是:中共是認真害怕的。身在現代自由文化生活的我們不覺得,但專制威權絕對有理由害怕人民的言論不受當權者限制,不止於「港獨」,而是任何當下當權者不歡迎的言論。思想自由透過言論自由表達,觸發辯論,尋找真理,是巨大的力量。回顧歐洲文化史、科學與宗教威權之間的酷烈鬥爭就可見。「Sciencerequires autonomy; religion requiresobedience.」將宗教換成威權政治,程式完全一樣。言論自由最終能推翻一個鐵腕威權,所以當權者應當害怕。

但故事的另一個教訓是:不讓人民有思想自由,科學就不會在這個國家發展起來。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