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鏡看陳浩天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讀歷史有助領悟今日事的因果軌跡。陳浩天事件,令人想起1933年德國國會縱火案。納粹黨希特拉出任總理不足一個月,他建立獨裁統治的一大障礙就是共產黨。某夜國會大樓起火,在災場發現一名失業工人、共產黨員。納粹黨乘勢宣稱是共產黨策劃縱火,而且是共產黨發動革命的信號,全國隨即進入緊急狀態,掃蕩所有共產黨黨部及抓捕黨領袖。那共產黨員是人是鬼?火災是納粹巧遇天賜良機抑或自編自導自演?結局都是納粹成功滅共。

陳浩天和香港民族黨的所謂「港獨」主張,無內涵、無論述、連任何足以帶動想像的元素亦欠奉,宣傳方式更是手作仔,人與黨都談不上知名度或影響力。若非民族黨面臨被特區政府取締、外國記者會被威嚇不得邀請陳浩天演講,香港人及國際傳媒根本不認識此人此黨。

「港獨」是偽命題,因為主觀上港人只當笑話而無力聚眾、客觀上有解決不了的困難獨不起來;不能實現的命題不是「偽」又可以是什麼?當年希特拉以一名失業工人為借口,目的是殲滅政敵;今日中共吹噓陳浩天與民族黨亦是手段,目的卻是完成23條立法大業。

為國家安全進行23條立法,香港人的自由人權必會有折讓。履行立法憲制責任的先決條件,必須包括不能逾越以言入罪的底線、要有白紙草案等促進共識的過程、建立市民信賴的制度防止濫權以打壓異己等。中共及其傀儡愈耍手段,愈難創造這些條件。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