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與編輯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上星期經歷了許多事,表面上各不相干,但深層次又似相連。星期日補選日,我同李卓人都捱罵,他捱罵因為出選,我捱罵因為向年輕人拉票,是非對錯很複雜,但不重要,難兄難弟,同撈同煲,一起捱罵,有乜問題?阿人,謝謝你。

拉票編更,我特意下午告假數小時,往太平山街見山書店聽馮睎乾講張愛玲。我不大喜歡張,但喜歡見山,喜歡馮那種追尋線索忘我的境界。當天下大雨,聽者、講者、主人家熱情不減,當冇事,甚中我意。不克聽畢,即撲返街站,繼續拉票,做不可能而傾力做之事。及夜,老人家我需回府,年輕有為的阿嬌直送我入地鐵站,我從背包掏出自製曲奇獎賞,阿嬌欣而啖之,面不改容。

讀新聞,內地科學家賀建奎宣稱已成功製造編輯基因雙生嬰兒,終身對愛滋病免疫。消息驚震世界,科學界紛紛譴責他做法違反科學實驗倫理,不負責任,後果難以想像。賀只遺憾消息不適當地外泄,但對行為及後果感到自豪。科學是人類偉大的成就,但自古以來,人類對不受倫理約束的科技運用警覺不懈。科技減倫理加金錢利益是噩夢,而倫理的核心不是規條,而是人文學養:對每個人的獨特自決權和大自然奧秘的謙卑和尊重。

「佔中九子」案,陳健民自辯,法庭、公眾重溫這段曾經刻骨銘心而如今瀕臨消失的歷史——成功與奮鬥,人類如何在兩者之間取捨?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