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理剝奪參選權利

        分享
author: 
郭榮鏗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專業議政

立法會補選提名期結束。早前盛傳會被撤銷參選資格的姚松炎和周庭,最終姚松炎可以入閘,周庭卻被宣布提名無效。

追源溯本,事件從宣誓案開始,到周庭被宣布提名無效,均牽涉《基本法》第104條及人大就該條的釋法。之前有消息指出,因第104條人大釋法而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的姚松炎,將會連帶被撤銷參與補選的資格,結果沒有;但與第104條人大釋法沒有直接關係的周庭,選舉主任則引用該條及其釋法而宣布她的提名無效。如此矛盾的結果,究竟反映了什麼?

不少法律界朋友早已指出,《基本法》第104條、人大釋法及宣誓案的判決均說明該條只適用於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的場合,而非審核任何人參與選舉的標準。負責審核姚松炎的選舉主任沒有參考第104條及其釋法,符合這個法律原則,故作出正確的決定。

把釋法移花接木

反之,負責審核周庭的選舉主任,則在宣布其提名無效的信件中,表明是參考第104條及其釋法的所謂「法律理據」,認為該條規定「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効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既是宣誓必須包含的法定內容,也是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然後指由於香港眾志有「民主自決」的政治主張,所以不信納周庭會擁護或有意圖擁護《基本法》,以及効忠或有意圖効忠香港特別行政區。

然而這個「理據」,完全是把釋法移花接木,混淆視聽。為什麼這樣說呢?

翻開《基本法》,第104條的人大釋法的確載於《基本法》內的文件25號,須視為《基本法》一部分。可是細讀該文件,全篇均沒有提及「自決」是牴觸《基本法》。這個說法,只出現於釋法說明文件和內地官員講話。惟不論官員的講話,還是釋法的說明文件,均無載入《基本法》,故絕不能視為《基本法》的一部分。況且「自決」本身是一個非常抽象和模糊的概念,可以包含很多不同內涵。

如何處理與釋法有關的材料,其實香港法院早已定下準則。2001年,終審法院在「莊豐源案」的判詞中,已列明法院理解和解釋法律時的原則。簡單來說,不載於《基本法》內的法律和文件,法庭是不會考慮的。釋法的說明文件和內地官員的講話,不是法律的一部分 。

由此可見,特區政府、尤其是律政司今次為了阻止某類政見人士參選,不但錯誤引用《基本法》和釋法,連法庭定下的法律原則均視而不見。

不得不提的是,選管會主席必須由高等法院法官擔任,理應非常熟悉法例和法律原則。然而,現任主席馮驊一直對特區政府的行為撒手不管,這還算是稱職的選管會主席嗎?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