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說了和沒說的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公民廣場案被告「雙學三子」原審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律政司引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要求覆核刑罰,上訴庭改判三子監禁6至8個月。終審法院判三子上訴得直,維持原判。

上訴庭認為原審裁判官張天雁無考慮判刑相關因素,犯了原則上錯誤。終院不認同,並指出條例中第81A和81B兩條已對由律政司提出覆核刑罰作了四項原則規範,在駁回申請時逐一指出律政司如何不符規矩。

事實上,這四項規範由來已久,並非新事物,律政司在三子完成社會服務令後申請覆核判刑,屬明知故犯。終院這番教晦是同時說給上訴庭和律政司聽的。

此外,終院不認同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的「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股歪風」說法可作為恰當的判刑基礎。終院除認為此說無證據支持外,亦指出將其他人的罪責加諸三名被告身上的荒謬。

終院糾正了上訴庭一些法律程序和法理觀點上的錯誤,撥亂反正,為司法機構挽回一點尊嚴。

不過,終院判詞認同上訴庭對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訂立更嚴厲的量刑指引,卻沒有界定何謂「暴力」;連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對「非暴力」的定義亦不置喙,屬不幸的留白。彭官認為不動手打人不等於「非暴力」,多人的一方幾乎必定對少人的一方施加暴力。終院不糾正這個扭曲的觀點,將來凡示威者多過執法者的場面都難逃暴力指控。終院沒有如原審裁判官張天雁在是案判詞中展現多一點同理心,確認三子所為並無以暴力傷人意圖,表達尊重其以無私的心進行公民抗命,令人失望。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