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之爭何來君子?

        分享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每日雜誌

「君子之爭」出自《論語》——「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君子即使相爭,也會光明磊落,不屑使用卑鄙手段。不過最近有關兩位熱門特首候選人的負面新聞,以及有關現任特首被款待的醜聞,將小圈子之間的利益之爭完全裸露眼前,甚麼「為市民服務」、「向市民問責」都只是冠冕堂皇的謊言。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指,兩位建制派特首候選人都是中央接受,「抹黑行為」是意料之外,這是民主發展的必然過程。王光亞錯了,真正民主是向所有市民拉票,而不是靠社團人士或江湖飯局,唯有民主普選,特首才會真正向全港市民問責。香港人等待普選已廿多年,早已不耐煩,難道希望「和諧、維穩」的中央不知道?

特首候選人誠信破產

誠信是行政長官的必要條件,但兩位熱門候選人面對選戰風波,同樣前言不對後語。唐英年大宅在二月被揭發僭建地牢,唐最初只承認「挖深了」,兩個地段亦不相連,自己毫不知情,直到更多證據被揭發,唐英年才把責任一次過推到太太身上。唐英年也沒有明確否認婚外情及私生子傳聞,只聲稱「不想牽連第三者」,毫無承擔勇氣,怎配為行政長官?

至於梁振英,早在○二年華懋如心廣場官司中,被法官質疑供詞不可信。九六年他身為籌委會成員,繞過正常政府程序而在北京向地政司梁寶榮提出要求,他聲稱梁寶榮口頭承諾梁振英代表的客戶不需補地價,這種近乎以權謀私的行為,法官直斥不可信。

過去數月,梁振英在不同場合說了很多民生及政制主張,但他獲得足夠提名旋即反口,在他的正式政綱中,對立法會功能組別「公司票」及二○一七年特首提名門檻已隻字不提;至於房屋政策,先前承諾只賣給香港市民的「港人港地」住宅,加上「在市場過熱時」的前設;環保團體以為他會擱置興建垃圾焚化爐,也是美麗的誤會。

言而無信,梁與唐實在不相伯仲,不論誰人當選,也不會獲大眾認同,更遑論建立管治威信。

普選方可消滅選舉亂象歸根究柢

香港市民根本無權選特首,特首候選人如何落區,表現親民,也只是「做Show」。兩位熱門候選人在選戰初段都大打民意牌,梁振英自稱出身基層,談起母親辛酸時眼泛淚光;唐英年亦頻頻落區,卻自暴其短,以二百元購買一打蛋撻,與香港民情嚴重脫節。

面對兩個爛蘋果,公民黨日前呼籲選委在三月二十五日投下白票,向小圈子選舉抗議。萬一特首選舉真的因白票流選,連梁營主帥劉夢熊也說,「天不會塌下來」,香港人也一早對這個缺陷的選舉制度,容忍到了臨界點。

香港人不會比台灣同胞遜色,台灣人做到的,香港人也一樣做到,但願流選可導致早日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