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od Wife

        分享
  ,
author: 
余若薇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美國CBS 獲獎無數的劇集The Good Wife早前在香港電視上映時譯名《法妻》。女主角Alicia 是法律學院高材生,畢業後相夫教子,可惜英俊風流的丈夫用公帑召妓黯然辭職,鋃鐺入獄,妻子唯有投靠昔日同學掌管的法律事務所,從實習律師做起。我喜歡法庭情節,每星期追看她如何反敗為勝、轉危為機。

Alicia 的丈夫出獄後捲土重來, 競選Cook County 律政司一職。競選辦想盡法子都沒法說服妻子接受訪問,丈夫選情亦未感樂觀。投票前一日太太因故最終答應出鏡,接受出名巴辣的女主播訪問,thegood wife 表現恰到好處,贏盡掌聲,巴辣主持都被馴為羔羊,丈夫民望突然飈升,最後勝出。

日前唐英年太太郭妤淺接受商台李慧玲訪問,自然令我想起這劇集。唐英年是「金句王」的反面教材,從「吊吊揈」、「車毁人亡」到男人要「有腰骨,有膊頭」,惹火名句不能盡錄;想不到他太太才是真正「金句王」,她的「從頭來過,仍然嫁給他」, 「最偉大的愛就是原諒」, 「怎會覺得委屈?錯就是錯,錯就一定要認」, 「浪子回頭,每日回家」絕對不是背台詞,要說得誠懇而不做作,得體而不肉麻,自然而不忸怩,絕不容易,比當年克林頓太太希拉里面對丈夫性醜聞時表現更出色。

傳媒不斷罵唐英年「三擺老婆上枱」,我不同意這「擺」字,女人也有獨立思考;不少人同情唐太,但她選擇在重要關頭(尤其當老朋友都一一跳船之際)為心愛的人說話,患難見真情,唐太說兩人感情因此更加穩固。有人批評唐太為香港女人作壞榜樣,今日男女平等,不應依附別人生活,但愛根本不可理喻,不講條件,遑論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