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冊

        分享
  ,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種票」疑雲引出選民登記改革諮詢,團體和市民紛紛表達意見。我覺得有幾個問題特別值得多做一點功夫研究,因為都涉及原則問題和修改法例。

其一,應否立法訂明選舉事務當局有法律責任採取一切合理行政措施,確保選民登記冊的準確、全面和及時更新?這是香港人權監察的建議。有了法定要求,也就是賦予當局法定權力去履行職責。例如在查核選民名冊方面,有不少意見主張選民名冊應照地址排列,方便市民幫忙監督。

這個做法,假若每人只可查考本身單位有誰登記,那當然可以,但查別的住宅單位就可能有違私隱權利。如果按地址排列查核,是只能由當局在嚴格保密的情況下行使的職能,就能避免這個弊病。

其二,應否將搬遷未改登記住址而投票的行為,列為刑事罪行懲處?要注意的是, 「種票」或虛報地址已是刑事罪行。

不屬種票的過期未改地址,只是疏忽,其人其實是正式登記的合資格選民,若因此而喪失投票資格權或負上刑責,未免過苛。目前身分證持有人更改地址,也有法定責任通知當局,但未見當局檢控懲處任何違規者,獨懲投票的選民是否合理?

其三,已經移民海外或搬到內地退休,不再在香港居住的香港居民,是否仍然有權投票?根據《基本法》,香港永久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按照香港法例,要在香港「通常居住」才合資格投票。已經不在香港居住,不符合「通常居住」的意義。那麼,是法例違憲,還是有法不依?假若境外居民也有權投票,是否需增設境外投票安排?

(更正:上周〈低級政務官〉一文,感謝讀者來郵指正,譚志源當年的正式職位是梁錦松的新聞秘書,謹向讀者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