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制及管治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郭榮鏗代法律界選委赴滬表達政改立場

  ,

新聞稿

4月1日發出

郭榮鏗隨團前往上海 法律界選委修函表達政改立場
 
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將隨團前往上海訪問,並正聯同全體29位選舉委員會法律界委員草擬一封致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先生及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先生的函件,表達香港法律界就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方案的原則和立場,讓郭榮鏗到滬時直接送交王光亞主任及李飛主任。

公民黨派員訪滬 與中央談政改

  ,

新聞稿

2014年4月1日發出

公民黨派員訪滬 與中央談政改
 
泛民議員在上海之行期間,與負責香港事務的中央官員單獨會晤談政改,是合情合理的要求。要求並非門面工夫,目的是讓雙方有較充裕時間以及較聚焦地交換意見。
 
中央政府至今未有明確回覆,我們感到失望之餘,亦不肯定中央有多少誠意認真與香港民意代表面談政改。
 
儘管如此,我們仍決定赴上海,原因有三:
 
一、訪問團領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公開說,泛民要求之安排「無問題」。故此,我們交託曾主席安排上述單獨會晤事宜,希望曾主席不負眾望。
 
二、我們需要盡作為香港民意代表之言責,利用刻下這一個機會,向中央力陳港人普選訴求及泛民「三軌方案」。
 
三、我們將於此行採取最高透明度,讓香港市民看到中央的表現,是否真箇在政改問題有商有量,抑或只是虚應泛民與香港人。北京在做,香港人在看。
 
公民黨訪滬的四位議員包括梁家傑議員、湯家驊議員、郭家麒議員和郭榮鏗議員。

許志永被判罪成 郭榮鏗感震驚與極度遺憾

 

新聞稿
2014年1月26日

內地維權法律學者許志永被控「聚眾擾亂公眾場所秩序」,今天(1月26日)於北京市第一人民法院被判罪名成立,判監4年。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對事件感到震驚與極度遺憾,認為許志永以和平理性方式表達訴求,要求教育平權及官員公開財產,保障公民權益,但判決反映中國政府為求消弭異見聲音,不惜以法律打壓維護法治和人權的法律學者,粗暴踐踏法治精神及公民權利,窒礙國家正常發展。而在審訊過程中,許志永更被法官終止結案陳詞,郭榮鏗形容是次案件是虛假判決,對中國一直聲稱以法治國和依法辦案實屬一大諷刺。

許志永早於去年四月被限制人身自由,並軟禁在家,郭榮鏗表示,香港法律界對許志永事件一直深表關注, 擔心許志永被判入獄,嚴重打壓人權保障,對中國的法治構成重大打擊。郭榮鏗促請中國政府立即釋放許志永。

Finding the Right Path to Universal Suffrage - What the Government is not telling you

 
pub date: 
2014-01-07 10:44

The Government Consultation Document on the Methods for Selecting the Chief Executive (CE) in 2017 and for Forming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LegCo) in 2016 (the Government Document), published on 4th December 2013, fails to state the fundamental legal basis for universal suffrage and omits key information provided in previous consultation documents on constitutional reform.

梁振英挑撥離間 撕裂香港 其心可誅

 

 

新聞稿

photo: 

拒絕披露山頂大宅僭建還原準則 湯家驊感遺憾

 

新聞稿
8月9日發出
 
拒絕披露山頂大宅僭建還原準則 湯家驊感遺憾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早前致函予屋宇署署長區載佳,要求對方交代特首梁振英、其山頂貝璐道4號屋的僭建地下室的補救方案。湯家驊近日接獲屋宇署的回覆。湯家驊對署方並未交代清拆僭建物之準則,以及拒絕披露不獲署方接納之各補救方案而感到遣憾。

信函由屋宇署總屋宇測量師勞祖基撰寫,信中指出,「不獲本署(屋宇署)接納的補救工程建議書及修訂建議方案,基於保密的責任,本署(屋宇署)不能透露有關建議書及方案的內容。」信中又指,「對每一個涉及僭建物的個案,本署(屋宇署)均會不偏不倚地採取適當的執法行動,並不會因為業主的身份而作任何特別安排。」

湯家驊直斥︰「屋宇署一般要求業主第一時間清拆僭建物。但在梁振英大宅之僭建物在發出勸喻信後,仍容許梁振英保留僭建物長達半年,又容許梁振英先後提交六次補救方案,有包庇之嫌,認為此舉影響署方在新界清拆僭建的執法。」湯家驊促請屋宇署,詳細交代該6次提交予屋宇署的補救方案。

Submission on UN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n The Third Report Of The HKSAR In The Light OF The ICCPR

 
pub date: 
2013-05-20 16:57

Ever since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was first extended to Hong Kong in 1976, it has played a crucial role in the protection of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and even in the constitutional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The Civic Party therefore expresses regret in the fact that the HKSAR Government has not been giving the ICCPR and the UN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he Committee”), the body tasked to monitor its implementation, the due weight they deserve in recent years.  The Civic Party urges the Administration to recogniz

就廉政公署涉嫌向立法會提供虛假資料 召開聯合特別會議跟進

 

新聞稿
5月16日發出
 
就廉政公署涉嫌向立法會提供虛假資料
召開聯合特別會議跟進

 
鑑於有報道指,廉政公署於上月回覆立法會,有關前廉政專員湯顯明任內的送禮開支時,有向立法會提供虛假資料之嫌。報道指,湯顯明專員於任內動用100萬元公帑送禮,撇除廉署早前公開承認的約27萬元送禮開支,即有73萬元的送禮開支從未向立法會披露。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認為,若事件屬實,廉政公署向立法會披露前廉政專員的送禮金額與實際金額相差甚大,有向立法會提供虛假資料之嫌,反映廉政公署誠信出現問題。湯家驊已去信保安事務委員會及政制事務委員會,要求召開聯合特別會議,要求跟進相關事件,及要求相關政策局解釋有否一套須如實向立法會披露資料的準則。
 
 
附件︰有關要求召開聯合特別會議的信函
 

photo: 

湯家驊︰當局拒就集體談判權立法感遺憾

 

新聞稿
5月8日發出
 
當局拒就集體談判權立法感遺憾
 
歷時40天的貨櫃碼頭工潮,終於在日前結束。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對政府未有積極進行斡旋工作,為碼頭工人爭取更好的薪酬待遇感到遺憾。湯家驊對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以書面回覆本人有關貨櫃碼頭工潮的質詢,指「勞福局與勞工處的整個團隊,一直不斷積極斡旋」的說法不能認同,質疑當局未有盡力斡旋,導致工潮遲遲未能解決。
 
對於本人詢問當局會否考慮展開集體談判權的立法工作,惟當局在書面答覆中指,「立法強制僱主須與職工會進行集體談判,可能令勞資關係更形對立及缺乏彈性,結果適得其反。」湯家驊表示遺憾,認為局方的答覆已明確表示,當局未有計劃就集體談判權立法,保障工人的權益。湯家驊促請政府,重新考慮就集體談判權進行立法。
 
湯家驊說,今次碼頭工人罷工事件證明團結就是力量,「雖然薪酬加幅並非最理想,但今次足以證明團結就是力量,希望工人不要氣餒,未來更團結,爭取更好的薪酬待遇。」

The Civic Party's comments on the Law Reform Commission of Hong Kong's Consultation Paper: ADVERSE POSSESSION

 
pub date: 
2013-03-15 20:05

The Civic Party greatly appreciates the time and effort the Law Reform Commission’s Adverse Possession Sub-Committee has put into the consultation paper.  The reform of the law on adverse possession is a complex topic to tackle, both for the theoretical justifications for and against reform, as well as for the various practical difficulties that would come into play should any changes be made to the current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