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4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若不是警方反對支聯會在維園舉行悼念8964 的燭光晚會,上星期舉行的就會是個「行禮如儀」的尋常集會,但由於警方反對,支聯會無法搭起大台、裝置紀念碑、民主女神像、播哀樂等等,只有執委一行數眾堅持手持燭光進入維園,在有限的個人裝備之下呼喊年年六四的口號,以示「港版國安法」的威脅無法將「平反六四」滅聲。

歷史的轉折何等奇妙而不可測!「港版國安法」的強權威脅,激起了大量市民湧入維園,警方的反對,造就了31年來首次沒有大台的六四晚會,年輕新一代,過去杯葛燭光晚會,如今受到抗爭的感召踴躍到場,呼喊包括「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等將成犯禁的口號。這些不倚賴大眾傳播系統的呼聲,因為沒有大會、沒有大台而清楚響亮地讓整個維園、全港、全球聽到。8964 與2064 無縫交接,都是熱切追求民主自由的年輕一代對專制極權的抗爭與犧牲,從此六四燭光不再是憂懷過去苦難的哀傷與無奈,而是堅決英勇地爭取未來,今天香港的新一代要改寫天安門廣場的結局。
 
2064 送給全球的畫面,的確不是往年的一片燭光如海,而是保持疫情下「社交距離」的疏落——看哪!抗爭中的香港人猶不忘自律!但那種幾乎每個人都看到面目的疏落,反而突顯了每個人的自發、主動的承擔,這一萬人更勝往年的十數萬眾。「遍地開花」,更成為「如水」的悼念,將會年年流傳下去。打壓刺激了想像,鞏固了團結。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