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當年通過23條……」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隨心所欲

有些人的說法是很奇怪的,比如說,中央「迫得」訂立「港版國安法」,因為香港特區二十多年都未成功自行通過23條立法。問題是,為何二十幾年都無法通過?為何2003年一敗塗地之後就不敢再提?只因中央要求特區通過的23條立法,是香港人斷斷不會接受的違反基本人權和法治的惡法,連建制派也不敢推,特區政府也承受不起涉及的風險。當年,董建華在7.1遊行之後作出「三大讓步」,刪除香港人反對最烈的三項條文,希望博取法例如期通過,市民不接受,而後來沒有再提這個草案,就是因為中央認為沒有了這些條文,立法已無用。換句話說,中央只會接受的,是香港人無法接受的「大辣」版本。

有些人幻想,假若當年通過了23條立法,起碼那個版本好過現在要強加諸香港身上的「港版國安法」。這是基於不了解當年的立法建議和想法,以為訂得「寬鬆」,其實辣在其中。假如2003年立了法,2014年的和平佔中,早就以「顛覆國家政權」治罪,至於反送中抗議,就是「分裂國家」罪,涉及的皆是終身監禁,暴動罪最少刑罰是入獄10年,相比之下,已算溫和了!以反恐權力對付,已有足夠根據。我們當慶幸二十年來逃過此劫!
 
因眼看用盡手段香港人都不肯就範,終於等不了,撕破面具,自己動手也要達到目的。「港版國安法」是「加辣版」,加辣最重之處是對香港司法制度,包括執法、檢控、審訊整個制度的徹底破壞。不但只「根據需要」得派駐中央執法機關指揮香港的執法部隊,將大陸的一套加諸特區居民身上,當然也波及律政司的檢控的專業獨立──如果你不滿現時的律政司表現,將來的一套只會更赤裸。難道檢控專員,真的能像鄭若驊對傳媒所說那樣,向中央說不麼?
 
最難的一關是法庭。有奉承中央之徒建議(抑或附和?)設立專門審理國安法案件、摒除「洋法官」的法庭;若真的這樣做,香港特區的司法獨立聲譽必然即時破產,因為公眾唯一的結論,就是法官分為「忠於法律」和「忠於政權」兩大類,那麼有那些有尊嚴的法官願意被歸類為後者?只要有少數法官願意或可能願意,「司法獨立」已馬上成為過去,因為所有中央不能輸的案件都會排期在「信得過」的法官席前審訊。
 
還有另一個「必勝」的方法,就是將「港版國安法」訂立為在香港法庭司法管轄權極其有限的、非香港自治範圍內的法律。法官只能依中央指示裁決,審訊只是形式。到了這個地步,法官若接受,已不再能稱為獨立,若不接受,則會被架空,投閒置散。香港的司法制度從此崩潰。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