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願醫保難保障市民健康 建議進一步修例

        分享
 

醞釀多年的自願醫保計劃,終在4月1日推出。24間保險公司率先推出24款標準計劃到市場上供市民購買,同時有更多的靈活計劃正準備上場。

政府推出自願醫保計劃的主要目的,是要減低面臨爆煲的公營醫療壓力,讓有能力承擔的市民轉到私家醫院。但在檢視過現時市面上各自願醫保產品後,我們發現產品看似吸引,但事實上卻是陷阱處處。

不管收費

比較現時各間保險公司推出的標準計劃產品,由於政府有指引,基本上保障範圍及賠償均差異不大,如每日病房及膳食賠償750元,主診醫生每日巡房費賠償750元,手術賠償按項目大小程度劃分賠償級別等。然而,各保險公司在保費方面卻差異極大。如以65歲非吸煙男性的保費為例,較低價的保泰人壽每年保費為7,332元,而較高價的利寶國際21,028元,相差近三倍。

出現以上的情況,明顯是源於政府只會就保費作出建議,期待市場自行調節,而調整保費不需經過政府批准。由此可見,自願醫保計劃的保費,未來只會節節攀升,而政府根本無法監管及阻止。

即是說,在這個殘缺不全的自願醫保計劃下,加上政府缺乏有效監管保險公司的措施,政府再退稅鼓勵市民參加自願醫保計劃,根本是推市民入火坑的舉動。

賠償額不足

雖然購買標準計劃的自願醫保產品後,市民到私家醫院求診可以獲得相應賠償。但事實上賠償額根本完全不足以讓市民到私家醫院進行任何程度的手術。

以在私家醫院進行胃內窺鏡手術為例,一般收費由九千元至二萬多元不等,在標準計劃下,小型外科手術最高的賠償額為五千元,而麻醉科醫生及手術室費用分別為應付外科醫生費的35%。按此計算,病人有機會在購買標準計劃的保險產品後,仍要承擔近一萬五千元的手術費用,詳情可參見附表。

而中型及大型手術均有相同的情況出現,在自願醫保分類為中型手術的痔瘡切除術,一般收費三萬元至六萬元不等,按最高的賠償額為一萬二千五百元,病人有機會要承擔近四萬元的手術費用。而大型手術子宮切除術,一般收費八萬元至十三萬元不等,按最高的賠償額為二萬五千元,病人有機會要承擔近十萬元的手術費用。

在政府為保險產品打上「品牌」認證,並提供退稅誘因後,市民未免將陷於誤信政府的「品牌」,而年年付鈔購買自願醫保,最終卻得不到足夠的保障,根本是引人中伏。

最有需要市民根本無力供款

政府推行「自願醫保計劃」, 原意是希望透過立法強制保險公司提供受規管的醫療保險計劃,將有能力的市民分流至私營醫療市場,以減輕現時公營醫療體系的壓力。

而根據「醫院管理局長者醫療服務策略」中的數字,65 歲或以上長者的住院風險大約為非長者(即 65 歲以下)的 4 倍。長者除了入院風險較非長者高外,其病床使用數字亦較高,在 2010 年65 歲以下非長者的一般專科病床使用率為每一千人 1.3 張,但 65 歲或以上長者則為每一千人11.8 張,高出達 8 倍。

另一方面,根據近三年的統計數字,於每年流感高峰期時由急症室轉入內科的65歲以上長者有7成之多,而其中80歲以上的長者更達到4成。

以上的數據,反映現時最有醫院服務需要的是長者,而且隨著本港人口老化,將只會越來越嚴重。參考2016年的數據,65歲以上長者有個人醫保的比率只有10.4%。在自願醫保的售價與市面產品相差無幾時,可以預期根本不會有大量長者有能力每月供款購買自願醫保。

政府不斷強調希望年輕人盡早購買自願醫保,並以退稅作招徠,是希望用較少使用醫院服務的年輕人所繳交的保費,來補貼使用醫院服務較多的長者,對年輕人並不公道。我們並不樂見一個有承擔的政府,透過推出任何計劃以轉移承擔責任長者醫療開支的責任。

總結

明顯,自願醫保只會成為第二個強積金,而政府更只會成為保險公司的推銷員,合情、合理、合法地為保險公司推銷產品。如政府真心希望市民可到私營醫療市場接受治療,以減輕公營醫療系統的負擔,透過現時的自願醫保計劃將難以實現目標。

就此,我提出以下建議,善用公帑,以更有效的方式鼓勵市民接受私營醫療系統的服務,以減輕公營服務的壓力,更有效保障市民健康:

1. 以退稅的方式,鼓勵市民作定期身體檢查,協助市民盡早找出隱疾以及早治療;

2. 在沒有購買或使用自願醫保的情況下使用私營醫院服務,包括專科門診及住院服務等,在一定使用量之下,政府亦應提供退稅作為誘因,鼓勵有能力的市民使用私營服務。

 

photo: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