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洛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公民黨機場三跑關注組與運房局會面

  , , , , , , , ,
新聞稿 2015年5月13日發出 公民黨機場三跑關注組與運房局會面 公民黨「機場三跑關注組」(下稱關注組)今天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及民航處代表會面,討論「關注組」早前就三跑項目提出的「十大疑問」。席間,「關注組」就三跑項目所涉的法律問題、空域爭議、財務安排及對現行機場運作的影響(包括二號客運大樓的使用)等議題,向有關當局提出質疑。
photo: 

重新出發 繼續努力 陳家洛陳淑莊走遍港島謝票

  , , , , ,

新聞稿
9月11日發出

重新出發  繼續努力
陳家洛陳淑莊走遍港島謝票

超過七萬名港島區選民以選票支持公民黨的陳家洛和陳淑莊,希望把兩人一同送進議會,可惜最終只有陳家洛成功當選。不過陳家洛和陳淑莊均十分感謝選民對他們的支持。今天陳家洛和陳淑莊整天走遍港島區每個角落,向各處支持過他們的選民致最衷心的謝意。

不論是成是敗,陳家洛和陳淑莊均表示未來將會在各自的崗位上,無論是幕前或幕後,盡力為香港市民服務,承擔他們曾經向選民作出的承諾,追求他們對香港未來發展的理想。

 

photo: 

「一國兩制」往何處去?

  ,
author: 
陳家洛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法治是文明和公義社會的基礎,是優良管治與問責政府的要素。在「一國兩制」的保證下,香港不奉行社會主義法制,香港警方不是內地公安,都是因為我們珍惜法治這一個香港獨特的價值。只是,回歸14 年後的今天,法治的傳統和基石正受到當權者的正面衝擊。

京官們大駕光臨,送個什麼「大禮」(事實是互惠互利),代價卻是要香港時光倒流,回到封建時期,朝廷大老爺駕到,護駕的人在路上喊「肅靜迴避!」──草民百姓全得靠邊站。斗膽想要攔途請願的都是「刁民」,傳媒要正常地進行採訪工作也不得要領,接下來是一眾護主心切的下任特首熱門人馬,他們冷嘲熱諷的回應,在侮辱香港人的智慧!

人權倒退法治勢危

法治,涉及國家對人民的基本責任,對運用公權力的機關的制約和問責,關係到決策透明度和公眾知情權,以及人權的保障。這些都是大是大非的憲制性議題,不可以用灰色的修辭輕輕避過。親政府的人還在混淆視聽,以「平衡論」來掩飾人權倒退、法治勢危的真相,焦點被模糊,彷彿爭論最後都不外乎是觀點與角度而已。

觀點 - 專制+特權拖垮香港

 
author: 
陳家洛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回歸14 年,管治危機愈見深化,政治倫理愈見崩壞。

一向自恃醒目的特首忽然暗示被人「抽水」,製造了一輪傳媒話題,然而,特區政府一直對爭功諉過、有風駛盡的行徑處處包庇理順,是咎由自取。靠攏權力核心的建制黨派和特權階級享受不成比例的關顧,門路廣開、四通八達,到頭來又害怕被不得民心的政府所拖累,終日埋怨「有辱無榮」;無黨派的精英們圍繞政府為他們而設的旋轉門兜兜轉轉,既可以在建制內出謀獻策,轉過身又可擔當起評論員來月旦政府。在曾蔭權的字典中,他們都應該算是「抽水」一族,西方政治述語把精於卸責和走位的虛偽政客叫做teflon politicians(teflon∕特氟龍是易潔鑊表層物料)。

開明專制徹底失敗

沒有真正的民主選舉,就沒有人民的授權,政治制度缺乏了認受性。名不正言不順,凝聚和維繫社會團結的基礎確實欠奉。小圈子產生的政府管治效能每愈下,其政策措施連狹隘的利益也應付不了,更遑論要發揮香港人的潛力和創造力。那種一籌莫展的感覺早在董建華時代的管治班子中出現了。曾蔭權挾不俗的民望和管理經驗上台,在特首選舉時還自稱「政治家」,結果還是要搞親疏有別,推香港走下坡,與民情則愈行愈遠,弄得民怨沸騰。

思潮 - Unlearn 國民教育 ——從蘇聯到香港

 
author: 
陳家洛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思潮

1990 年6 月12 日,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的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俄羅斯主權宣言》。野心勃勃的政客一方面要合力從莫斯科奪取更大權力,一方面又想獨攬大權做「山寨王」,最後導致共產政權迅速崩潰、蘇聯解體。此後,俄羅斯將6 月12 日定為其國慶日。今天的俄羅斯去掉了列寧主義式的一黨專政,可是「去共化」和民主化並沒有成功地同時進行,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寡頭壟斷、密不可分的政治及經濟集團。民間社會和政黨政治處於劣勢,敢於表達不同政見的人士和組織面對絕不留手的打壓,當權者縱容暴力橫行,是國際人權組織一致批評俄羅斯為「不自由」的國家的主因。

「你有暴政我有笑話」

「六四」22 周年之際,筆者答應參與幾個關於東歐和蘇聯變天的座談會,除了嚴肅地處理有關課題,也特意地讓自己回顧一下那個時代的政治笑話,再一次欣賞那「你有暴政、我有笑話」的民間智慧。

.蘇聯特工要到開羅出差,上司在簡報會上提示他: 「時刻保持禮貌,說話要有分寸。萬一有人堅持話埃及的文化比我們蘇維埃文化古老,便假裝同意算了!」

.1960 年代捷克共產政權說要成立海軍部隊,克里姆林宮聞訊後大惑不解: 「你們是內陸國家,沒有海岸線,多此一舉!」捷克回覆: 「同志們所言甚是!不過又有什麼出奇呢?你們不是也有司法機關,保加利亞不是也有外交部嗎?」

觀點 - 惡法倘若再臨 人民何以抵抗?

 
author: 
陳家洛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上周數名波蘭國會議員來港,得悉香港政府正建議就立法會有某類議席出現空缺時,不再採用現有補選的安排。席間,一名民建聯的議員竭盡全力去說服來賓,並強調補選實在昂貴,資源運用在其他地方更好云云。

波蘭來賓不以為然,並反駁道: 「但民主是無價的!」政府聲稱這項建議是要杜絕現行規則存在的「漏洞」,不可以再容許有議員透過辭職、補選來啟動全港性的變相公投。

留心本地政治討論的市民都知道,是特區政府一直拒絕訂立公投法的訴求,無視公投這種直接民主的制度都被多個國家的中央和地方政府採納,以促進更民主的管治。

2010 年5 區補選的投票率被政府用作撤銷補選安排的藉口,5.16 那天沒有投票的市民都被政府理解為自己的支持者!如此偷換概念,強姦民意,實在錯得離譜!

政府建議十分「是旦」

常識告訴我們,補選讓市民以選票表達意見,更可以成為對政府及各黨派的「期中考試」。在變化莫測的政治環境裏,補選的結果為市民和從政者提供寶貴的資訊和示。政府不可能不知道過往立法會和區議會補選的投票率,現在透過扼殺行之有效的選舉辦法,就是明目張膽地侵犯我們的投票和參選的權利。

觀點 - 婦女角度看財政預算案

 
author: 
陳家洛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婦女」一詞在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全文一次也沒有出現。假如我是財政司長,一個簡便的答覆是, 「就如全民退休保障和復建居屋這些訴求,婦女事務不應該是財政預算案的範疇」。不過,行政長官的2010/11 年度施政報告也沒有關心婦女議題,僅僅第90 和91 段提及加強幼兒服務。事實上,根據財政預算案附錄索引找到福利部門開支內的「婦女權益」項目,全年開支只有2600 萬。

香港的貧富差距問題嚴重——堅尼系數已高達53.3,女性一直以來較男性面對更大困境,可是性別差距(Gender Gap)遭政府及社會長期忽視。於2009年, 就業人口中( 不包括外傭),工資不足5000 元的,有70%是女性,工資不足6000 元的,有60%是女性。月入高於3萬元的就業人口中, 女性佔36%,男性則佔64%。從事非技術工人的女性就業人士的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為5500 元,而男性就業人士的相對數字為7000元、整體男性的月入中位數為1.2 萬元,女性則為8500。

如果按經濟活動身分分析,在2009 年,在統計時沒有從事經濟活動、但若遇上有人聘請其做一份合適的工作則願意工作的人,15 歲及以上女性佔75%,當中「料理家務者」共86 萬,而大部分男性則屬於退休人士。

思潮 - 單純而持久的抗爭

 
author: 
陳家洛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思潮

北京大學將從5 月起推廣實施對思想偏激、學業困難、心理脆弱、網絡成癮等10 類學生進行所謂「學業會商」制度,學生將與來自校方的學生工作部、心理諮詢中心及就業指導中心的老師約談,針對不同情「開展實際幫助和思想診療」。無獨有偶,英國政府正在研究要求高等學府的老師對思想和言行偏激的學生多加注意和跟進監察,並且積極考慮將這個新措施納入全國反恐預警系統中。執筆之際,倫敦有數十萬人示威,不滿政府緊縮開支,超過200 人被捕,至少30 多人受傷。

不論是不自由的中國,還是民主的英國,所謂「思想偏激」很難界定。兩國政府刻意不問因由,用「輔導」、「維穩」和「反恐」等說法作掩飾,拐了一個圈之後進而肆無忌憚地監控和管制「不中聽的言論思想」,這樣做的實際作用不會很大,反而會引發當權者和社會之間更多更嚴重的爭議,陷入「打壓、對抗、打壓」的惡性循環。

當權者不務正業

思潮 - 政府可以導人向善嗎? ──由美國選舉結果談起

 
author: 
陳家洛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思潮

美國中期選舉剛落幕,共和黨及新興的茶黨成為焦點,前者成績突出,主因是選民藉票箱表達對主政國會兩院的民主黨及總統奧巴馬未能扭轉經濟弱勢的不滿。民主黨沒有輸掉參議院的控制權,算是不幸中之大幸。政情變幻無常,今次選民的態度對兩年後的總統大選有什麼示,言之尚早。細閱共和黨的政綱《對美國的承諾》,主軸是耳熟能詳的新保守主義論述:反對大政府、反對規管市場、反對浪費公帑、壓縮福利開支、廢除民主黨的醫療改革,還有減稅和減財赤, 最後是「相信美國」、「美國要發聲」,新意實在欠奉,但足以鼓動共和黨支持者對民主黨的一貫負面態度,最後以投票來懲罰巴馬。在政治學上,共和黨破壞民主黨主導地位的叫陣方法叫做「偏見動員」(mobilisation of bias),跟布殊政府時代常見的「正邪決戰」的論述同出一轍。

「政府管得太多、官僚機關大得過分!」這類中聽的政治語言固然有利共和黨的選舉工程,可別忘了並非每個人或每個企業都對自己的處境負上責任,作出理性和智慧的抉擇,到頭來政府還是要對不負責任或反社會公益的行為承擔風險和代價的,也許是因為「見死不救」並不符合政治倫理,但更重要的原因還是沒有政黨會放過每一個爭取選民的機會。

政府應化身成為「選擇工程師」

觀點 - 蘇聯是怎樣對付諾貝爾獎得主的?

 
author: 
陳家洛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前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Gorbachev)在《回憶錄》中有一段關於諾貝爾和平獎的有趣故事。

他在1990 年10 月得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處境尷尬不已,因為蘇聯官方宣傳機關長年累月指摘「諾貝爾獎是西方帝國主義利益的喉舌」,而且蘇聯人民經過多年的潛移默化,總會覺得得獎人的光榮背後還有不可告人的陰謀詭計,獲獎的人很容易被塑造成人民的公敵。在諾貝爾和平獎遴選委員眼中,戈爾巴喬夫是釋放東歐、結束冷戰時代的英雄,戈爾巴喬夫樂觀地估計和平獎可以曲線聲援他的「新思維」漸進變革政策,所以沒有斷然拒絕諾貝爾和平獎,在國內的政敵眼中,和平獎卻成了戈爾巴喬夫喪權辱國的佐證。最後,在痛恨的目光和謾罵聲中,他決定不出席12月10 日的頒獎典禮,還得迴避或推遲有關的公開演講。

《齊瓦哥醫生》作家不接受文學獎在《回憶錄》中,戈爾巴喬夫字裏行間對這些不公道的遭遇和抹黑不時表達委屈和無奈。可是,在蘇聯共產時期「持不同政見人士」要面對的政治批鬥、人格謀殺和長期迫害,遠比戈爾巴喬夫的待遇惡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