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孟靜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毛孟靜車隊巡遊謝票

  , , , , ,

 

新聞稿
9月10日發出

毛孟靜車隊巡遊謝票

公民黨2012立法會選舉(九龍西)當選人毛孟靜於今天(9月10日)進行車隊巡遊,感謝廣大市民支持。

車隊巡經九龍西各大街小巷,沿途感謝市民認同維護香港核心價值、擋住大陸化的重要,以選票將毛孟靜送入立法會。毛孟靜向市民承諾會在任期內,在議會內外監督政府施政,並會繼續做好地區工作。

最後,MS MO感謝各位義工一直以來用心用力的協助。

 

 

photo: 

香港人,敢向中共說不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論壇

世上哪些在一黨專政主權下生活的人民,在沒革命的日子夠膽向極權說不?有烏坎村民,也有香港人。一場亂七八糟、擺明受北京欽點卻又扮作人民「有得揀」的特首選舉,隨着新聞媒體一日一驚嚇也似的爆料報道,只見民情沸揚至臨界點,綜合出來最大的訊息,是香港人夠膽向中共說不。

怎樣說不呢?是掉過頭來,一樣透過媒體,包括民意調查、電台的烽煙節目、報上的評論文字、網上第五權的網民心聲,當然還有遊行示威,轉銷天庭。新聞界既是民意領導,更是民意鏡子。不像烏坎一幕的慘烈,幸好我們有一國兩制。新聞自由、言論及表達自由,從來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傳媒對唐英年、梁振英,以至曾蔭權尋幽揭秘的追訪,到底是有的放矢或「心有所屬」,抹黑抑揭黑,或都屬次要,最重要是事涉公眾利益,大家有知情權,人民知道了,自行作出判斷,再由傳媒代告知當權者:欽點?香港人不收貨。

京官及其嘍囉掛在嘴邊的一句,是「中港融合乃係不可逆轉的歷史趨勢」。問題是,這番融合,是叫香港「迎合」。融合等於迎合,包括法治!香港人一樣要大聲說不。

風骨這回事

  ,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Clearly, that's rubbish.

Completely, that's rubbish.

頭一句英文,沒有問題;但第二句,就不對頭了。為什麼不?讀書人,要有對文字的敏感。

士農工商,士排第一。讀書人講崢崢風骨,不失節。風骨這回事,英文中恐怕沒有絕對的對口單位,淨說an upright man,未到位,不夠隆重,一般人多會以integrity 代之。

He is a man of integrity,他甚有風骨。

He is not a man of integrity,他不是個有誠信的人。

掉過頭來,或就可形容此人calculating(計算的)、scheming(計謀的)、slimy(滑不溜手的)。

What a calculating, scheming, slimy toady!記得嗎,toady 就是「擦鞋仔」。

Integrity 包含誠實、正直、公道,說一個人會一直1. stick to a moral conviction, or a code ofhonour (no matter how unpopular it is)︰做人處世基於一副道德信念、一套人格價值觀(不管信念如何不受歡迎)。

傳統新聞……係咁先?

  ,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聲道

新學年,跟大學生說:中學畢業後, 大家拿成績,不管好壞,去申請報讀A 大B 大C 大;你就是有申請權,不能因為你阿爸掃街,就不准你申請。至於哪間大學收你,就由個別大學決定。這個道理,就跟外傭的故事一樣,讓她們有權申請,至於有沒有權居留,就由政府另行決定。

大部分本地傳媒,卻不見得有向市民說明人權平等這一筆,反而更似合合吹噓一場政治好戲上演——嘩!甲黨警告話大軍壓境!乙黨問你點算?還有丙黨提提你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呀!上述報道,因為確有人這麼說過,確是「事實」,卻不是真相。遺憾今時今日的主流新聞,若淨是報道誰說了什麼話,亦不過automated reporting,報道自動化、機械化、電腦化,老老實實,又怎與網上的第五權競爭?

 

電腦代人寫新聞

如果由曾蔭權等高官數起,看來個個都不過是「人肉錄音機」,新聞界就千萬不要只當「人肉寫字機」。最近讀到一條國際新聞,標題觸目驚心,話說做新聞,果然已有電腦智能代勞:Words to the Web-wise:No reporters needed.

都不需要記者了,你話驚唔驚?

「政治獻媚」︰ Political toadyism!

  ,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首先,因為本欄另一作者曾鈺成說,既然可以講This is clearly rubbish, 所以This iscompletely rubbish 一樣正確。這個講法,似乎亂了許多同學的腦,我收到許多查詢。

答︰上述的clearly,是用來modify 前面的is 的。舉另一例子思考一下,this is a sure win可以變成this is a surely win?Sure thing 可改說surely thing?就是不對頭。

所有語文都經過歷史的浸淫,世代相傳,有時候因利乘便,往往約定俗成;語文不是科學,縱有文法公式,卻有許多1+1 不等於2 的例外。這complete rubbish 一筆,年輕人可以不理,不要給嚇怕,只要多聽多讀多講,學習常人常話就好。

回說今日要談的「獻媚」一詞︰這個夏天,一條牽涉教育界的大新聞是,北京政要訪港,香港大學管理層涉嫌向之「政治獻媚」,用英文講可叫political toadyism。

Toad 原本指有毒的蛙,會為老闆吃毒蛙的人,護主情切得交關,就是個toady,這個字做名詞及動詞都得。

梁家榮與港台

  ,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聲道

打壓愈大,反抗愈大。由李克強到訪一幕數起,看警權無限大,一宗又一宗的政治檢控,都是有形的黑手;而要無形地操縱意識形態,還看亞視與港台的黑幕奇情。都在桌面上了,北京要進一步控制不聽話的香港。

新聞界從來有迎送生涯──送亞視梁家榮,有一天一地直線曲線的捨不得,迎港台的新頭目(叫咩名話?),掀起泛社會兜口兜面的瞧不起。

捨不得與瞧不起之間,香港傳媒敲起大聲清楚的警鐘。是日,響應記協的悼新聞自由號召,一身黑衣出門。

 

是警鐘不是喪鐘

是警鐘,不是喪鐘。喪鐘一說,九七至今已重複好幾次,講得多了,怕生「狼來了」效應,大家聽得習慣成自然,反而掉以輕心。這些年下來,新聞界幾許風雨,只要香港人堅持得了基本的人文價值,不在愚昧民粹中淪落,我們會繼續擋得住黑手黑影,仍然撐得住。

亞視是商媒,港台給貶為官媒。但商業社會,傳統的主流媒體本就是資本招牌,商媒只要做得到大眾傳播中的操守良心準則,一樣是為人民服務,誰說是壞事?

而官媒云,花的是公帑,即是人民的錢,還該為民請命,這官媒,查實應該是「民媒」。

人肉錄音機與「一嘴都係」

  ,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常常提醒同學,講與寫英文,最緊要自然,要放棄傳統的想法,別以為夾硬用上深字就等於程度高、有學問;不不,日常溝通以至面試考試,切忌刻意經營拋出一些自以為很「高級」的詞彙,隨時徒令人覺得你做作。

像眼耳口鼻, eye、ear、mouth、nose,是幼稚園程度的英文,夠淺吧,但不要小覷這四個簡單的名詞,多聽多用會發現花款繁多, 包括EYE-teeth、dog-EAR、badMOUTH、hard-NOSEd。

Eye-teeth — 我們的一對上犬齒,因為在眼下方,之謂eye-teeth,用來比喻極想得到的事物。有句老話︰ I will give my eye-teethfor that!是說想要一樣東西的程度至可以用那兩隻牙來交換。

Dog-ear — 狗耳朵? 係, 不過淨指形似,是說把書頁上角摺一摺作記號,那個小三角就是dog-ear。I dog-eared the page.Badmouth— 最貼切的本土翻譯,不就是「唱衰」。They keep badmouthing us,他們不停唱衰我們。

踢走黑影 還我真相

  ,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聲道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在立法會大話連篇,忽然創作「黑影論」,說什麼警員的手卡在攝錄機上等,now 新聞台立即重播一次又一次,連現場有人叫阻擋記者的對話也清楚播出了,證據確鑿仍然狡辯,就是公然挑戰民智。警隊一哥早前那句名言: 「若維護法紀須要道歉,是天方夜譚」,忽然就淪落得面目全非。

是令人非常遺憾的,危機管理101 課程說「錯就要認」,事實勝於雄(也實在不見得「雄」) 辯,spin 不了,愈spin 愈糟,愈描愈黑。原本就說前線同事在事發際稍為overzealous,可能熱情過度,若生誤會不便,非常遺憾之類,會比較有助降溫。但事到如今,年輕人發動的「反鷹」行動,已由網上確切搬到街上(順帶一提,這個「鷹」的說法和標記,因為頗見「英偉」——鷹且是美國國徽——恐怕會亂外人的腦)。

 

上層包庇下層更甚

What a load of rubbish!一堆垃圾!

  ,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最近香港的一個catchphrase(流行語)是「垃圾論」,來自一個高官的疑似隨口答問,他說記者提出的指摘是completely rubbish。

這是錯英文,應該是complete rubbish,沒有ly。原本呢,那算是日常口語溝通,偶然有瑕疵也不要緊,人家聽得明白最重要。事實是,我常跟年輕人說,講英文貴在自然,有信心,去掉怕給人笑的心結;不然,開口講英文先要嘰哩咕嚕在心裏度好文法,度至雞啼天光,等你度畢,你要說的話,人家都老早講了。

錯了不要緊,只要不重複錯誤。好遺憾,有另一個高官旋踵在發表同一為人詬病的謬論時,竟然再講totally rubbish!又錯,應該是total rubbish。這令人開始嘆息香港高官英文水平之差,亦反映香港的英語教育果然失敗。

英文跟中文一樣,若沒得讀稿,隨口之際,要訓練自己一路講一路自我糾正。像上面的例子,若腦子裏已決定確係想講「垃圾」,而completely 已經出了口,跟的rubbish 可嘗試快快改口做rubbishy,變成︰That's completely/totally rubbishy.Rubbishy,像垃圾的,成了形容詞,就符合前面的ly 的副詞用法了。

高鐵「高危」之大角咀篇

  ,
author: 
毛孟靜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聲道

那個黃昏,在大角咀舊區路邊市集擾攘,暮色開始濃重,身旁一個小小的菜販攤檔,由一盞小小的紅?燈泡照,見排列整齊的一片油綠鮮疏,檔主老伯一身跨年代的白汗衫加短褲,一邊做生意一邊在聽粵曲。這個角落,這個畫面,跟六十年代的舊香港feel, 幾乎一模一樣。「文明」的是,一天一地的行車廢氣和噪音。

舉頭三尺,是西九龍走廊行車天橋,下面是一條大角咀道,路旁有延綿的舊大廈。檔主的粵曲,播來有一搭沒一搭,因為不斷給經過的隆隆車聲蓋了。上面行車天橋與樓上民居相距之近,拍得住地產商係要在美孚起的口罩樓圖則。果然,旋即就(又)有樓上街坊跑下來投訴:真係冇覺好!叫政府在行車天橋裝隔音屏,可以嗎?

 

官式回應噪音難除

是項投訴,已經年累月。曾去查詢,亦得過官方答案:話說西九龍走廊舊,沒空位起隔音屏,若要忽然加重負荷,結構上也吃不消。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