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面見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談話備忘錄

  , , ,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面見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
談話備忘錄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梁家傑獲邀請,出席於五月十八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先生之會面。下面為梁家傑就是次會面所準備的談話備忘錄,以記錄在是次會面中梁主要想表達的觀點。是份備忘錄將於會面後交予委員長的隨員、以及傳媒和各方友好。

會面安排

感謝委員長於訪港期間,撥出時間與泛民議員見面。這是首次國家領導人正式承認立法會非建制派議員,作為民選民意代表的憲政地位和身份,是一個進步,也是建立正常關係必要的一步。我非常同意委員長昨日提到訪港要「看、聽、講」的做法,香港的潮流是喜歡在句子之前加個「真」字,因此我亦希望委員長能夠「真看、真聽、真講」,真正聽到港人的聲音,體察到香港的民情。

photo: 

梁家傑譚文豪謝票

  , , , , ,

新聞稿
9月11日發出

梁家傑
譚文豪謝票

公民黨九龍東當選人梁家傑今天聯同譚文豪在區內謝票,非常感激九龍東街坊朋友支持,得以連任,傑哥向大家承諾,必定會履行競選政綱,為大家在立法會擋住赤化及梁振英四大政治任務,捍衛香港核心價值。

回應新界西選舉結果,梁家傑今天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公民黨當初的部署是為了令泛民爭取到最多議席,得以保住立法會三分之一的關鍵否決權。公民黨部署立法會選舉時,經歷了區議會選舉的低谷,希望用最強陣容參選,加上新西是全港幅員最大的選區,公民黨在地區資源及人手非常有限,實在無法拆兩張名單出選,而黨內民調亦顯示余若薇有一定勝算,故我們最終決定以一張名單出選。

梁家傑表示,如果因為公民黨的部署,而令民主黨陳樹英及李永達兩位非常有能力的候選人落選,對此表示歉意,他無奈道,其實在選舉中,黨內配票都非常之難,泛民之間要配票更是難上加難,但這不是什麼都不做的藉口,往前看,面對建制派如此完備的配票機器,相信27位泛民議員一定會研究如何做得更好,抗衡建制派。

photo: 

沉冤待雪,還旺陽公道 公民黨遞交二萬三千港人簽名

  , , , , ,

新聞稿
6月30日發出

沉冤待雪,還旺陽公道
公民黨遞交二萬三千港人簽名
籲七一齊上街,一齊守護香港

公民黨自六月中舉行多個簽名街站,要求北京當局嚴肅徹查李旺陽死亡真相,迄今已收集2萬3千多個簽名。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連同立法會議員湯家驊、余若薇今日將港人簽名交到今次中央代表團成員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聯絡司副司長劉文達。梁家傑亦將一封致胡錦濤主席的信交予有關方面,信中促請中央徹查真相,還「旺陽」公道;立即釋放李旺陽家人及親友並按死因調查結果把涉案人士繩之於法。

公民黨呼籲香港市民必須捍衛我們的人權、自由和法治,更加不容新聞自由遭受打壓。沉默,等於縱容強權;起來,一齊守護香港!

明天下午三點維園,參加7月1日遊行!

photo: 

梁家傑出席城市論壇

  , , ,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出席城市論壇,就特首選舉的質素作出討論。梁家傑認為,獲中央支持的唐英年及梁振英皆不是合適人選,要走出目前的困境,只有3月25日投白票,向這個爛透了的小圈子選舉清楚說「不」!

photo: 

矛盾與恐懼

  , ,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公民黨在各區展開簽名運動,要求政府以三大具體措施堵截「雙非」來港,同時要求擱置自駕遊。不足兩星期,已收集得5萬個簽名!香港人對兩者的擔憂及對政府無力處理的憤怒,溢於言表。

內地和香港汽車有左右軚之分,兩地車用燃料含硫量規定不同,對交通意外保險覆蓋額度要求有異。貿然引進內地車在香港街道行走,一旦發生意外如何執法?怎樣使香港人生命財產獲足夠保障?怎樣確保不致空氣更污染?市民更擔憂的是,兩地道路一旦開通,會否造就「雙非直通車」,帶來更多衝關、衝急症個案?自駕遊茲事體大,政府卻堅持未曾諮詢公眾前,在4 月便要啟動,試問香港人怎能接受?

「雙非」問題更是不說自明。香港人的太太還未有足夠床位產子,哪有讓「雙非」佔用之理?香港從未有人口政策,每年以萬計的「雙非」嬰兒,會對香港未來造成甚麼影響?政府好像說不出端倪來!

如果政府有決心解決問題,應立即停發「預約分娩服務確認書」,不讓「雙非」孕婦入境。同時亦應加派人員在入境關口堵截衝關,並嚴懲中介人違法教唆行為。在制定好人口政策後,才決定長遠的「雙非」策略;不再黑箱作業,不把港人蒙在鼓裡,是政府應該做的,亦是政府能力所及,又可讓港人安心的不二法門。

公民黨陪同泛民特首參選人何俊仁報名參選

  , , ,

黨魁梁家傑表示,深深明白現時何俊仁所肩負的重任,唐梁二人把特首選舉弄成泥漿摔角,盼望何俊仁能出汙泥而不染,為香港創出新天。

photo: 

觀點 - 恕我不能當政客 ——回應陳莊勤

  , ,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觀點

美國作家克拉克(James Freeman Clarke)有句名言:「政客只着眼下一次選舉,政治家則是放眼下一代」(A politician thinks of the next election. A statesman, of the next generation.)民主黨陳莊勤律師上周四(10月13日)撰文,要求幾位公民黨大律師,當選立法會議員後就把對法治的堅持拋諸九宵雲外,做一個只顧眼前區選結果的「政客」,恕我不能「勝任」。

立法機關向司法機關施壓
昨天,有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提出議案,企圖通過「本會反對外傭享有香港居留權」動議。這是肆無忌憚的立法機關向司法機關施壓行為。這種用立法干預司法的所為,眾所周知會破壞香港司法獨立的基石,但陳莊勤律師卻要求當上議員的大律師們清楚表達政治立場,哪怕效果是向法院施壓。應該嗎?合理嗎?

法院能根據法律原則,解釋《基本法》24(4)條白紙黑字條文,判定外傭能否用在港工作年數來申請香港居留權,是我們捍衛司法獨立者必須執著的。也許我的確不能揮掉我的法律訓練,未能忘卻對法院尊重的應有之義。

公民黨面對是次外傭案的抹黑,屬史無前例之大,但市民會否期望我們因要自保而同流合污,加入恫嚇市民的陣營,抑或以自身的法律專業,告訴市民真相,以至不會恨錯難返?

每日雜誌 - 法治,但願你珍惜

  , , ,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每日雜誌

有位臉書上的友人留言給我,說香港的核心價值是「有飯開」。我不禁要反問,當香港變成「釋法」治港,法治褪色,高度自治不再,大家還有安樂茶飯吃嗎?

市民對外傭居留權案感到焦慮不安,公民黨豈會不明白。但要尊重法治,就必須讓法院在無壓力下依法理解《基本法》條文,不能用公眾壓力逼法院就範。更重要的 是,根據今次判決,外傭只是可以就在港工作年數作申請居港權之用,不等同自動獲得居港權。入境處處長在審批時,絕對可採用合憲的手法就個別申請作出考慮, 而這些行政權力的行使是很難進行司法覆核的。

司法獨立為公眾信心所在
然而,在建制派挑動下,是次居權案不得已在極大爭議聲中 進行,主審法官林文瀚亦罕有地在判詞強調,司法獨立是公眾對本港司法制度信心所在,對法官而言,能獨立、公平及無畏作出判決,十分重要。律政司司長黃仁龍 在案件開審前已呼籲,大家應尊重法院和司法程序,避免發表可能干預或影響法庭審理案件的言論,讓法院可以不偏不倚,根據法律和證據作出判決,原因正是要保 障香港的司法獨立和法治精神。

公民黨回應驅逐議員離場

  , , , ,

新聞稿
2011年10月13日發出

對於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於本屆立法會首次答問大會就驅逐議員離場,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批評,黃毓民議員只是提問很多人都想知道的問題,但行政長官曾蔭權不單無回應,反而批評議員「爛仔行為,這不是黑社會的場合」,這是對立法會議員使用冒犯性及侮辱性的言詞,不合《議事規則》。梁國雄議員之後站立並就規程問題作提問,但曾鈺成作為立法會主席,未有回應梁國雄議員的問題就在完全未作出警告的情況下,便立即對梁國雄下「驅逐令」。

梁家傑重申,立法會是議員就政府政策提出質問的地方,他憂慮曾主席為免議員的提問令特首曾蔭權尷尬而作出今天的決定,「護主心切」之下開了一個極壞先例,明顯偏離以往做法。

公民黨指出,換了立法會大樓,便換了議會文化,「立法會已不屬於人民」。

 

雙龍會 -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讓我們優於內地城市,國際金融貿易中心地位不倒。法治不是「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法治不是你這一刻喜歡就高舉,不喜歡就唾棄;要麼整個社會共同擁有法治,要麼一起失去。正因如此,法治需要大眾一起持守。
《基本法》第三十五條保障了市民獲得法律代表及進行司法覆核的權利,大律師的專業守則亦規定執業大律師遇到自己專業範疇內的案件時有責任接案,正如的士司機不 能拒載的規定一樣。這正是要確保所有人,不論身分、地位,不論大眾好惡,皆能獲得公平審訊。這些規則全是法治的奠基石,意義重大。
 

無介入外傭居權案訴訟
外傭居權案涉及當事人行使選擇律師代表她在司法覆核中尋求司法補救的權利。案中的資深大律師大概因為是香港寥寥無幾的人權法專家而獲聘。雖然她同時是黨員,但公民黨在訴訟過程中從未介入。
有政客在選舉年抽水抹黑,指公民黨為「幕後黑手」,「濫用」司法程序,圖引進幾十萬外傭與香港人爭飯食。更將這些毫無根據的指控排山倒海地以廣告、單張及輿論作宣傳。與此同時,政府未就可能獲取居港權外傭人數作出澄清,致令政客繼續誇大數字以作分化,並製造公眾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