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雙龍會 - 核電非減排靈丹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上星期五由地球之友及公共專業聯盟發起,並有多個機構支持的《可持續廢物管理策略》高峰會圓滿結束。發起團體及支持機構提出五大以減廢為主導的策略去解決廢物問題,包括垃圾按量收費、全面回收廚餘、擴大生產者責任制、支援環保生產和回收再造產品,以及興建廢物回收和處理設施。雖然環境局局長邱騰華未能抽空出席,但仍然吸引逾百名人士參與。看來堆填區一役,真的令市民意識到源頭減廢的重要性。

加大核電比例不談風險

可是,堆填區事件似乎未能令當局引以為鑒。早前當局定下目標:二○二○年碳排放水平會比二○○五年為基準的水平減少五成,更揚言要把香港建構成「低碳綠色城市」。為了達標,邱局長提出將現時發電燃料組合當中佔百分之二十三的核發電於二○三○年增加到百分之五十。

政.戲.伊人 - 電視情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如夢人生方心碎,空對落花我淚垂‥‥」相信不少六、七十後都與我一樣,忘不了當年的《京華春夢》;該劇的外景拍攝場地是「景賢里」,這亦是我愛上該處的原因。小時候,我是一個超級電視迷,常以電視汁撈飯。直到今天,我仍然忘不了童年時的一個遺憾-當年錄影機還未普及,我因為要補習而錯過了《京華春夢》的大結局。近年我認識了阿姐(汪明荃),也忍不住要告訴她,當年錯過賀燕秋及金振西的結局有多難過。

猶記得七、八十年代,每逢劇集大結局,整個城市就彷彿停了下來,人人都趕歸家,一家人圍電視,一起笑,一起哭,只為一睹心愛的男女主角,會否有情人終成眷屬,而且不論大人或小孩,都能對電視劇的主題曲琅琅上口。

今時今日,趕回家追電視劇幾乎已不復再,因為各式各樣的錄影和網上電視的技術日新月異。就算一家人全都在家中,也是你有你在客廳看電視,我有我在房間上網,你有你看電視《義海豪情》,我有我在網上看《盜海豪情》,繼續零交流。

時代不同了,科技無疑令我們方便了不少,現在想看《京華春夢》大結局嗎?可以買影碟回家隨時想看都可以,可是,一家人鬧哄哄圍電視一起哭一起笑,彼此增進感情的畫面卻已成歷史。

政.戲.伊人 - 西宮不見了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舞台劇《東宮西宮》(英文為East Wing West Wing)的名字來自政府總部的東西座。02年《東宮西宮》第一集名為《特首不見了》,誰不知,今年第九回才落幕不久,第十回就要趕上演,我認為劇名應叫《西宮不見了》。

西宮不見,商場出現了。政府建議將總部西座拆卸,重建高共37層的商業大廈及購物商場,相關地皮亦會出售。是中環塞車情況未夠嚴重?還是空氣質素未夠差?將西九龍高鐵站用地打造成第二個商業中心之聲猶在,政府就建議在中環加建商廈,是太善忘了吧!

西宮不見了,政府山會隨之被掏空,歷史將被永遠挖走。政府在03年將尖沙嘴山及前水警總部交由商人「保育」,尖沙嘴山已不復見。政府真想重蹈覆轍嗎?

西宮不見,商賈入主政府山,地產山出現了。自古以來官府與任何人的關係再「密切」,也不會向他們出售宮廷用地。政府沒嚴重財赤,我想不出任何急於出售家當圖利的原因,或是要確立地產商治港的獨有現實吧!

政.戲.伊人 - 和平分手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當了立法會議員兩年,終於明白最該佩服的同事,是那些家庭生活美滿的直選議員。我要強調直選議員,因為他們除日常工作外,假日還得投身地區活動、居 民大會等等。眾所周知,我有一位對我無微不至的男友,我參選時無暇拍拖,他給我送飯問暖;到我晉身議會,大堆工作總做不完,他也隨時陪伴。

但 像我這些直選議員,每逢周末假期,總要跟居民開會;像最近的堆填區問題,又要實地考察;而七一、六四等大日子,更必要遊行集會。我是議會新丁,許多工作才 剛上手,不願敷衍了事,力求做得最好;每晚總是開會、覆記者電話、看文件,難得跟他共膳,但腦袋仍盡是工作,實在無法全心拍拖。

我們相處多年早有默契,都覺得難以維持下去,最近經過坦誠商討決定分開。要將私事公告天下,實在非我所願,但由於我們的關係早已公開,遲早會有人提起,但願各位高抬貴手,別再追問,我能說的就僅這些。

政.戲.伊人 - 關愛背後的問號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特首建議成立100億元的關愛基金,由商家們出50億,政府(實際是「納稅人荷包」)出50億組成。一看便知這是政府為商家的「整容工程」,政府與商家互相為對方臉上貼金,換湯不換藥,制度依舊不公,市民仍會照樣對不公義的事大力發聲。

特首表明此基金重點針對需要援助,而又未能受惠於現有社會服務的「漏網之魚」,既然安全網未夠全面,那為何政府不去補網,反而去辦新基金?令人費解!

關愛基金由政務司司長唐英年領導運作,實際執行則竟然由民政事務局負責。基金成立的目的,開宗明義是補足現時社會服務和社會保障的不足,為何不交由掌管社會福利政策的勞工及福利局管理?莫非特首認為德成局長較建宗局長能幹,更了解特首口中的「漏網之魚」是哪些魚?

回 顧德成局長上任以來的政績?哇!厲害厲害!就非物質文化遺產立法,到現在都「無時間表,無承諾」,籌辦東亞運已一鑊泡,申辦亞運又一鑊粥,那特首又有甚麼 原因,認為德成局長可管理得好這筆百億巨款?再者,不少人都會感覺到通過地區民政系統和區議會撥出的資源,很多都會落入與政府關係比較密切的機構,甚至成 為這些機構背後的政治勢力及政治籌碼,關愛基金的設立,會不會成為某些人的政治資本和競選資源呢?

政.戲.伊人 - 還要河蟹到幾時?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成為第二位贏得此殊榮的中國人。劉曉波二十年來一直為民主、自由和維權運動而努力,終獲世人肯定,教人欣喜。然而,內地人 權狀況停滯不前,甚至有倒退象,據知,中央政府大有可能禁止劉霞前往奧斯陸領獎。如果最終屬實,我相信只會激起更多不滿聲音。

愈多打壓 只會帶來愈多反抗,我們從內地網上言論,就可知一二。劉曉波獲獎後,內地網絡警察忙個不停,有關劉曉波獲獎的言論都要刪除,實行全面封鎖。常言道,網上世 界是「認真你就輸了」,網民於是大打「詼諧」路線,曲線揶揄中央政府。在一片河蟹的景象下,內地網民以曲線言論殺出一條血路,以反話代替真話。我特意精選 了幾個精警金句:「評獎的這幫人太狠了,每當錢不夠時,就發給一個無法領獎的人」、「由於新聞聯播在諾貝爾和平獎揭曉的日子竟然隻字不提,劉曉波在獄中一 定知道他已經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網民言論讓人哭笑不得,二十一世紀,中國仍不肯接受現實,順應世界潮流,而固步自封。這到底是大國崛起,還是大國沉淪? 我們還要以:「中國一名服刑人員在改造期間,輕而易舉獲得了諾貝爾獎,充分體現社會主義法制國家的優越性。」自欺到幾時呢?

政.戲.伊人 - 還你們公道!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立法會正就議員助理薪酬進行討論,助理人工低、前景黯淡的問題一一浮現。議會事務繁重,議員助理扮演分擔議員擔子的重要角色,除了撰寫文稿外,又要處理申訴、研究政策和公關事務等工作。然而,助理薪酬與工作量和性質並不成正比,令人洩氣。

每 年實報實銷津貼的升幅實在是少得可憐,以上年度為例,升幅只有1.9%。163萬的津貼實在不夠,除員工薪金外,還要用於地辦開支、社區活動等,不少議員 甚至要自掏腰包。議員助理人工有多少?答案是大部分都是由一萬至二萬元不等。資源緊絀自然難以高薪聘請助理,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顯示,議員助理流失率高達 三成四,年資中位數少於三年。他們工作性質重要,且工時長,但人工卻偏低。加上這行業本身是零晉升機會,亦絕少加薪,那出現極高流失率亦相當正常。

《基本法》強調行政主導,一方面強化行政機關,一方面又刻意矮化立法機關。結果,議員的薪金和辦公室津助嚴重不足,所有助理的薪金總和都遠遠不及政治助理。議員助理和政治助理難以相比,但至少也應為議員助理們爭取合理薪酬。

雙龍會 - 懸崖勒馬撤回申亞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政府正計畫申辦二○二三年亞洲運動會,豈料引來民意反彈。公民黨早在本年初,於立法會上明確表明:「香港需要的是長遠的體育政策和對運動員的支援,而非申辦大型運動會。」香港一直欠缺完善的體育政策,又長期輕視運動員需要,如此背景下申辦亞運勢必成為大白象。

東亞運不成功

去 年底港隊健兒於東亞運動會取得好成績,正是令部分官員構想舉辦亞運會的誘因。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總結東亞運時表示:「這是歷來最好的東亞運動會」。然 而,東亞運是否真的如曾局長所言,取得空前成功呢?明顯地,運動員取得好成績與辦好東亞運是兩碼子的事。籌備東亞運的工作由始至終都沒有辦好過,射擊場爛 尾、將軍澳主場田徑跑道問題、宣傳不足、運動員遴選準則不一和售票混亂,可謂罄竹難書。賽事完結後,當局並沒有好好反省,反而仍沉醉於自我感覺良好的氛圍 裏,對批判聲音置之不理。

但我們必須清醒:東亞運與亞運是層次不同的運動會。從規模而言,東亞運只屬地區規模的綜合運動會,而亞運則屬國 際級大型運動會:前者參與國家和地區代表只得九個,而後者則多達五十個;前者的比賽項目約為二十項,後者則約三十五項;資源上更見分野,去年本港東亞運營 運開支、場地提升和非直接開支項目約十二億,而這趟申辦亞運之預算,連同資本開支已高達四百億元。以東亞運動會或○八奧運馬術作申亞準則,明顯是脫離現實 考慮。

政.戲.伊人 - 我們不是提款機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近年幾乎所有大型工程的造價都和預期出現落差。以三大鐵路工程為例:高鐵、西港島?和南港島?工程造價升值總和超過500億,遠遠超出政府原來預 算。南港島?造價上漲近五成,建造成本高達100億。年初的高鐵就由本來的300億大幅上漲至669億、正進行工程的西港島?亦由89億上升至154億。 升幅由四成至一倍不等,數字可謂相當驚人。

政府向立法會申請撥款,通過後突然大幅漲價,立法會議員也無可奈何。但我和許多市民一樣,不禁會懷疑:「預算超支真的會這麼嚴重嗎?」還是政府提交撥款申請時,刻意將數字減低,以增加通過的機會?

我實在懷疑現時的特區政府,和好大喜功的秦隋時代沒有多大分別,申辦亞運要400多億、強行通過的高鐵又要近700億,還有添馬艦政府總部和甚麼十大基建。我不是否定基建的成效,也非阻發展商和工人發達。

不過,政府一面以資源不足為由,而拒絕落實小班教學、扶貧和回購兩隧,一面卻窮奢極侈的舉辦盛事和興建大白象。樂此不疲為自己臉上貼金之舉,實在難以平復民憤。

政府大量撥入資源於基建,又不善預算的嚴重超支。市民實在有種肉隨砧板上的感覺,氣憤難下!我們實在需要一個答覆和交代。因為公帑並不是源源不絕的提款機。

政.戲.伊人 - 又到選舉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又到選舉?!對,但這趟不是區議會,也不是立法會,更非選特首,而是藝術發展局改選。也許你會奇怪:「原來藝發局都有推選?」的而且確,藝發局24位成 員,有10位來自直選,是具有民選成分的法定機構。但為何我們一直對這場選舉「零認知」呢?原因是政府冷待,去屆就因選舉欠缺宣傳,被審計署點名批評。

今年多得3位「八十後文藝青年」, 選舉氣氛較以往「熾熱」。他們親身參與這場選舉,凸顯藝發局推選的荒謬。近來事忙,雖然不少報章都有報道3位「八十後」青年參選的新聞,但我就一直沒有主 動向藝發局查詢選民資格。演過幾齣舞台劇,勉強算是半個文化人,印象中應該沒有投過票。直至投票前數天,藝發局致電予我的立法會辦事處,才得知自己有權投 票。

藝發局工作備受非議,例如早前街頭藝人被捕,藝發局完全不見影,令人失望。藝發局作為推廣和審批本地藝術發展的公營機構,每年掌握近一億的公帑,任 重而道遠,推選委員絕不能馬虎了事。如果讀者不肯定自己有沒有權投票,不妨致電22323932予藝發局查詢。本月17至19日就是投票日,有別於一般選 舉,投票時間是上午9時至下午9時,有權投票的記得要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