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政.戲.伊人 - 7‧1上街 捍衛選舉權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上月強推以替補取代立法會補選,剝奪市民選舉權利!林局長極速加班審議,保皇派議員積極配合,將可於7月13日提交表決並得到通過。前後只花58天,快得不成比例,粗暴得不經大腦,絕對是國際笑話,香港民主倒退的鐵證!

事件激起民憤,法律界一再提出質疑和批評,但律政司司長態度迴避,任由林局長和保皇派議員對唱雙簧。局長還惡人先告狀,指拒絕同流合污、退出法案委員會的泛民議員辜負市民期望。也虧他夠厚顏,才說得出「辜負市民期望」這6個字!

臨近7‧1,為減低市民上街的意欲,前日政府作出小修小補,將替補人選由選舉中得票率最高的落選者,改為原有名單上的候選人,以反映「比例代表制」下的選民意願;但仍拒絕廣泛諮詢。

政府剝奪市民基本權利,卻不作公開諮詢,有違程序公義,毫不尊重市民!局長辯稱,去年總辭補選投票率低,即市民已表態不滿,需堵塞漏洞云云。

選民有否投票和剝奪補選投票權是兩回事,局長明顯扭曲民意,以歪理支持惡行。政府必須撤回法案,重新諮詢,讓公眾有充足機會表達意見,而非強行草草通過。明天7‧1,讓我們向政府展示何謂真正市民意願!

政‧經‧女 人 - 7個1定要去遊行的理由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經‧女 人

特區政府7‧1前連環出招,先為替補機制小修小補,之後見市民已拆穿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扭曲民意的技倆,便找來特首曾蔭權撐完鄉議局新大樓,再撐替補機制,然後連夜把民望最高的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拖出來蹚這渾水。

黃仁龍表示,《基本法》無規定填補空缺須要用補選方法,有其他國家使用不同遞補機制;新方案具透明度、合理及公平,提供客觀方法填補空缺。他現身「說法」的唯一效果是製造人生一大污點,將自己貶至林公公的層次!

內容了無新意,重申他之前提交立法會的文件,即是被余若薇指為「九流律師」的「九流意見」,當時余若薇直指:「如果政府邏輯成立,是否法律無話畀我呼吸,政府就可以剝奪我的呼吸權?」

也好,我正想鼓勵市民7‧1上街,數落政府的低能施政,由特首打落人人有份,唯黃仁龍差點可以獨善其身,如今終於人齊!

1. 地產霸權橫行,市民無力置業,曾蔭權堅拒復建居屋,直至京官開腔,忙不迭討好轉軚,但到執行時卻又再拖7年,令市民空歡喜一場。

政.戲.伊人 - 「浴袍團」山寨特訓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自從報名參加國際龍舟嘉年華「名人划浴缸邀請賽」,心情「未出發、先興奮」,別說划浴缸,扒龍舟也沒試過;加上誤以為有機會爭取最佳造型獎,於是扭盡六壬,希望輸人唔輸陣,輸比賽都要贏造型!

划浴缸?腦海幻想,置身浴缸,不期然浮現經典艷星浸泡泡浴場面;遂決定以毛巾包頭,身穿浴袍,組成「浴袍團」,惡搞話題電影自稱「爭D浴袍團」!

落實造型後,就要加強實力,因沒時間下水練習,唯有將辦事處變成山寨訓練場,和助理隊友一前一後,一人一張仔,用有柄雨傘扮槳,吆喝號令、奮力划傘,其他同事亦煞有介事地起哄打氣;結果苦練10分鐘,搞到頭髮披散、聲嘶力竭,所有人笑得人仰馬翻。

到了星期日,原以為日式短浴衣可以成功搶鏡、搶眼球,可惜議員謝偉俊的女伴白韻琴一身性感泳衣出場,令我搶鏡無望;落「缸」時,另一位議員陳茂波跌眼鏡落水,出發不久又輪到李華明翻艇跌人落水,搶眼球亦終告失敗。

我隊衝線時力壓謝偉俊情侶檔,在4名議員之中亦算最快;雖然三甲無緣,但已令我感覺良好,自信扒浴缸天分極高,亦彌補了只有龍舟賽隊伍才有最佳造型獎和搶鏡失敗的遺憾!

政‧經‧女 人 - 替補機制林瑞麟政治「祼功」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經‧女 人

立法會本周一連5天審議政府的「議員出缺替補機制」條例草案,草案訂明立法會議員因病重、死亡、連續缺席3個月等原因辭職,政府將不進行補選,由原來選舉中得票餘額最多的一名後備替補。

草案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一次赤祼祼的「政治任務」,務求把港人的補選投票權打至灰飛煙滅,永不超生!為趕及休會前通過,已鐵定下月13日提交立法會表決。快刀斬亂麻,不容許港人有時間思考、有機會諮詢,因為機制本身破綻百出,以港人的聰明理智,只要有機會討論,便會看到林瑞麟赤祼呈現的禍心!

替補機制最惡毒之處,是令香港市民「無得揀」!還記得梁家傑當年參選特首時,其中一句口號是「有得揀,先至係老闆!」咁無得揀的是甚麼?日日做到奴隸獸般打工仔囉!無得揀、無議價能力,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理!你講十萬句復建居屋,還不及港澳辦官員一句有用!這亦解釋了為何獨裁政權這麼害怕民主選舉,因為當權力來自選民,為政者便不能自把自為、殘民自肥!

政‧經‧女 人 - 處理僭建:依法辦事一視同仁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經‧女 人

申訴專員今年4月主動調查取締丁屋違例建築問題,仿如打開了「潘?拉的盒子」,僭建風波首先觸動原居民的神經,在傳媒認真追查後,波及立法會議員、高官和行政長官,以及富豪,最近甚至燒到國家駐港機關員工宿舍。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與now新聞台合作進行調查,在今年5月30日至6月3日訪問逾千人,67%作出回應,最令市民憤怒的具體事件中,以住所僭建問題和香港樓價高企/住屋問題佔最高百分比,即9%。而至於那類人士的僭建令人最憤怒?有55%受訪者指是政府官員、53%指是議員,而指是原居民的有44%。

調查顯示市民對僭建問題的不滿,已追上港人頭號怨氣衝天的樓價高企問題,另一方面是當有很多市民嚴守法例,不敢踰越半「呎」,或被屋宇署警告後,乖乖清拆僭建,又或收到清拆令後,不情不願下亦已支付清拆開支,但原來連政府官員和議員都違法,甚至像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般,被釘契也不處理,教市民怎能不憤怒?!

上述僭建多屬佔用公用地方、違例加建樓層等可從外觀得悉的違例建築,但近日發生的馬頭圍道三級大火,釀成4屍5命慘劇,我希望把大家的視線由室外帶到室內,由丁屋帶到舊樓。

政.戲.伊人 - 港樹的遺言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我是一棵港樹,屬於葉冠開闊的落葉喬木品種,曾幻想年屆五、六十之時,港人可悠然地坐在我綠油油的樹冠下享受陽光。可惜我才十多歲已五癆七傷,命不久矣!現在最擔心的是風季又到,身上的弱枝可能會掉下傷及途人;更擔心的是根部受真菌感染,開始腐爛,一旦約10米高的樹幹倒塌,後果便不堪設想。

回想當日還是小樹苗的我,被種在公園內,毋須植根花槽,以為自己很好彩。可惜我屬高壯品種,需要廣闊的土地讓根部伸展,才能承受得了樹幹和樹冠的重量;卻被種在公園邊緣,三兩年間左邊的根部已被圍欄阻擋前無去路,之後又被園丁除草時弄傷根部。

另外,因枝葉茂盛橫生,為怕影響圍欄外的交通,被樹藝工人修剪,可惜他們手藝奇差,只剪矮枝,觸不到的便不理。最終只有樹冠有枝葉進行光合作用,近根部的樹幹營養不良,肥上瘦下。而且剪枝切口很大,傷及樹皮,讓真菌有機可乘!為何當日選我這個品種來種?為何種了又不好好照顧?為何任由工人亂剪令我病上加傷?我雖然只是植物,但也是一條生命;在食物鏈中,沒有植物,動物也活不下去;沒有樹木,誰來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轉為氧氣。我痛苦的呼號,你們聽到嗎?

雙龍會 - 樹木———種下死亡陷阱?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 樹木

為了準備昨日在立法會會議動議有關「完善樹木管理政策」的議案,我再翻閱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九年六月發表的《人樹共融,綠滿家園-樹木管理專責小組報告》。看到序言中,唐司長充滿感情地寫道:「我們都愛樹,愛那鬱鬱的綠意,愛那股清新的氣息,更愛那股暑中遍地搖曳的斑斕樹蔭。」最後一句是:「此刻,我們緬懷莊頌賢小姐,也希望茁壯成長的樹木會是對她的一種紀念。」

描情寫景,感人肺腑。可惜赤柱塌樹死者莊小姐離世已近三年,司長這篇序言發表了兩年,政府亦已根據報告書成立了「樹木管理辦事處」和「綠化及園境辦事處」,以訂立「清晰的行政機制,讓有關各方有成效和有效率地各自執行職務,從而改善現況。」但迄今工作成效並不顯著,塌樹傷人事件仍時有發生。

缺乏完整管理法規

去年六月中沙田圓洲角發生塌樹事故,一棵盾柱木疑受真菌感染腐爛折斷,導致騎單車經過的蔡先生死亡,當時司長曾說:「樹木倒塌事件,令到有人傷亡,一宗都嫌多。」到六月底,中環政府合署西座對開一棵約八十高齡的老榕樹,疑因根部受傷腐爛,連根拔起倒下,壓傷途人、擊毀的士。

政‧經‧女 人 - 樹魂索命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經‧女 人

 

我愛樹如命,修讀樹藝師課程,因為想可多了解他們,亦希望不論是古樹、鬼樹,總希望救得一棵得一棵,可惜遠在九龍瑪利諾校園的鬼樹我救不了,近在議員辦事處咫尺的兩棵古樹亦只能眼巴巴地看?樹木管理辦事處、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和建築署聯手將之鏟除。

這兩棵樹植根炮台里,比鄰政府總部西座,已被列入「古樹名木冊」,品種為細葉榕,分別高約15米及20米,估計有約30年樹齡。生近帝王家,兼登古樹名錄,以為會有運行,可惜還是要先行一步,據稱是感染俗稱樹癌的褐根病,樹葉稀疏,葉色萎黃,有倒塌危險。

去年6月27日政府總部西翼門外大花槽一棵高約10米的細葉榕在暴雨中倒塌,壓傷一名男途人及壓住一輛的士。可能怕天子腳下再生傷人意外,讓負責領導樹木管理專責小組,兼有主場之利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面目無光,便急忙趕下殺手,以絕後患。唐英年如今已被資訊科技前總監葛輝所觸發、涉及互聯網專業協會的助選醜聞,搞到頭都大,無謂讓兩棵臨死之樹為他添煩添亂。

可惜去年倒塌的樹和今次被鏟的樹都有莫大冤情,有專家指出去年的樹因種在花槽,樹根伸展空間不足,根部曾斷開,呈黑色顯示已腐爛,而泥土黏度過高,令根部難以向下生長以固定樹身,未能打好根基,「有如起樓短樁」,適逢暴雨,才會一樹細葉榕壓的士。

政.戲.伊人 - 路漫漫其憂濫權兮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端陽剛過,引述愛國詩人屈原名句來應一下節,亦向在「六四」悼念當晚,努力疏導人潮致大批市民未能進入維園的警方人員表明:你可以令悼念「六四」的前路變得更艱苦漫長,但不能阻止市民每年來到出席燭光集會,或消磨我們堅持平反六四的決心!

「六四」當晚,15萬人出席燭光集會,估計還有數以萬計的市民因為警方的所謂人潮管制措施,被逼在維園外圍打蛇餅,或拖男帶女、扶老攜幼地擠在維園泳池旁的狹窄入口。

得悉傳媒人、中國問題專家潘小濤當日亦身陷其中,抱歲幾大的女兒汗流浹背,蝸步前行。而且現場通路狹窄、照明不足,還有梯級,可謂險象環生,只要有人沉不住氣,稍有推撞,後果便不堪設想。

有陰謀論者稱,一旦發生意外,釀成人命傷亡,特區政府便可大條道理嚴禁再舉行六四集會;即進可攻:有效降低維園燭光點數;退可守:若釀成事故便以保安理由禁絕「六四」活動!

如果屬實,背後策劃的官員可堪稱史上食腦最強!可惜用於歧途。為官者怎能基於政治原因,偏離以往協助市民安全集會的原則,濫用警力以人潮管制為由,將市民推向高危境地!

政.戲.伊人 - 六四故人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年復一年,又來到令人黯然神傷的6月初。「八九‧六四」事件已經到了第22個年頭,支聯會繼續舉辦連串有關六四的活動,民主風箏行動、大遊行,還有6月4日的燭光晚會,希望市民毋忘這段令人痛心的記憶。

89年,我還在唸中六,4月起,每天從電視新聞看到學生為爭取民主、反貪腐,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絕食、遊行、靜坐,各地學生、工人、市民紛紛加入支持。我被他們的愛國熱情感動,5月20日八號風球下,冒風雨與數萬名港人走到街上,聲援北京學生運動,踏出我人生第一次民主遊行!

如今「六四」後才出生的孩子也快大學畢業,他們無法感受到當日的激情、悲憤和絕望,部分或許看過一些新聞片段或報紙紀錄,有些或可在老師的自發講解下,對事件略知一二;一段「德育及國民教育」絕不會如實講述的歷史 –解放軍開槍鎮壓手無寸鐵學生的血腥歷史!

多年來,一直有參與「六四」燭光晚會,希望過兩天可以和大家一起在維園以燭光和平地表達平反「六四」的心願。

今年倍感蕭瑟,看報得悉華裔藝術家陳維明剛完成了《司徒華先生最後的日子》浮雕,凝住了華叔去年5月29日面對警方粗暴強搶民主女神像,坐在輪椅上守護「民女」的剎那;驚覺今年參與悼念的會少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