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政.戲.伊人 - 「陰宅八萬五」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港人窮一生找尋安居之所,想不到身後覓一葬身之地竟比生前還要困難。早前政府指私營骨灰龕放置場所違規經營,引發「骨灰是否人體遺骸」的爭議。繼而被揭發這些「陰宅」的價格由三數萬到二十多萬元不等,極端者更可逾百萬,呎價比七萬元呎的豪宅更高。

陰宅呎價走勢凌厲事出有因,原來政府估計未來十年約有四十四萬人死後火化,但政府同期所能增加的骨灰龕位卻只有約六萬個,私營骨灰龕位未計算在內。市場人士看準這個供求落差,收購一些破舊的寺院廟宇,重修擴建,改建成骨灰龕放置場,從中找尋商機。

政府無法滿足市場需求,由市場處理「陰宅」供不應求的困局本應沒大問題。但政府卻指私營骨灰龕放置場違反地契中不可存放「人體遺骸」的條款,而機構則指「骨灰」不屬「遺骸」,兩者大有對簿公堂之勢。無論結果如何,市民勢成最大輸家。假若政府勝訴,將要想辦法處理已安置和已購入的龕位,而假若敗訴的話,龕位勢有氾濫之勢。

「陰宅」跟「陽宅」一樣,都有公營、私營、輪候冊及如寮屋般的「登記制度」等,而部分私營的更有可能面臨政府的清拆危機,可是,「陰宅」的長遠政策卻欠奉。或許,我們應該來個「陰宅八萬五」以解決困擾香港幾十萬個家庭的骨灰安置問題。生死皆有所居,總是合理要求吧!

名人教英文 - 讀者來信:寫出好英文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收到快將高考並一心考法律系的讀者Daniel 來信,問我如何改善英文作文。請容我在這裡解答,也和各位讀者分享學習心得。

記得中學時我和許多同學一樣,最討厭做功課,唯獨是作文,令我找到一片自由的天空。我很享受寫作,因為寫作可以發揮令人意想不到的創意。記得那時候的香港,海闊天藍,腦海里充滿許多奇怪的念頭和夢想,我會把這些都一一寫下來。日子有功,有時回看數天前的文章,已察覺到一些文法錯誤,或不通順及累贅的句子,便覺得自己進步了,蠻有滿足感。

在大學修讀法律時,寫essays 更是十常八九。法律系功課,都不外乎是problem-based essay,指虛構當事人的法律處境;另一種是critical essay,多數是評論現有的法律是否公平和是否需要改革。要寫一篇好的法律文章,最重要言簡意賅,切忌賣弄文筆。然而知易行難,許多法官都喜歡以超長句子來論述法理觀點,學生引用時如不明白透徹,便難免會整句抄下搬到功課里,結果結構紊亂。

已故英國法官Lord Denning 大概是許多法律學生的偶像,他的判詞除了法理原則時有驚喜、創意無限之外,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寫作的風格。他善用短句,用字淺白。

政.戲.伊人 - 醒一醒!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說:「《基本法》哪有講過取消功能組別?」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惠珠更甚的說:「若功能組別符合平等和均衡參與原則,就屬於普選。」基本法內地委員饒戈平講得更白:「推行普選時,不一定只是直接選舉。」過無數次,功能組別有違民主原則,但中央和特區政府竟仍意圖混淆視聽,指鹿為馬。功能組別已經淪為特權階級,與政府利益交易的工具,港人利益往往成為這場赤裸裸政治交易的犧牲品。

大部分讀者手中只有一張地區選票,但功能組別的特權階級,則可透過成立公司、工會和商會,以獲取數票甚至數十張選票。

功能組別嚴重違反一人一票的平等原則,我怎也無法理解譚惠珠的言論,難道她不理解何謂平等嗎?饒先生對普選的演繹更令人費解,假若普選不一定是直選,難道間選、委任和篩選就是民主嗎?建制陣營滿口歪理,就有如頑孩抄功課,向老師辯稱:「我沒有抄啊!這只是參考而已。」香港人,醒一醒!中央定下17、20的「普選承諾」,只是一場假普選的騙局。一心以為香港快推行普選的市民請醒過來,明確要求政府承諾取消功能組別,推行真正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選舉。

名人教英文 - 讀者來信:政改大話王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打開電郵,大學生讀者Edith 寄來了一篇支持我參加5 區總辭、全民公投的文章。字字真摯、句句事實,而且文句暢順,精簡有力,所以徵求她的同意後,我決定和大家分享箇中的文法、用字與內容。

首先, 她用上的標題A train heading anywhere butdemocracy,直譯作「一列什麼地方也去到,就是不去到民主的火車」, 強調這輛火車不是向真民主進發。Anything but、anywhere but 都是常用的語法。He is anything buttrustworthy,意指「呢個人絕對信唔過」。反過來說,就是nothing but,文中也提及that is nothing but a bad joke,就是「什麼都不是,只是個爛gag」的意思。

Second among equals 是first among equals 的變奏,解作「第二把交椅」。而First among equals 這字由拉丁文引入,拉丁文是primus inter pares。英國傳奇作家Jeffrey Archer 就有一本小說叫做First Among Equals,講述4 個來自不同背景的年輕國會議員在政壇浮沉的故事,最後只有一人成為首相。

政.戲.伊人 - Don't亞運?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政府說要辦最成功的東亞運動會,但籌備過程醜聞連篇,先是宣傳不足,後有射擊場爛尾、火炬接力安排馬虎。多得這些負面新聞,讓市民認知了東亞運的存在,宣傳方面總算有了「改善」。倒數9日,我只希望東亞運順順利利,不好令主人家丟臉。怎麼「最成功」、「最有特色」的東亞運,我通通拋諸腦後。

還未辦好東亞運,曾德成局長就稱有意申辦19年亞運。說白一點,官員們那充滿信心、胸有成竹的樣子,實教人更不放心。猶記得10年前,政府高舉「香港一定得」的口號申辦亞運,結果換來低票出局。當日申辦團隊歸因於經驗不足、硬體發展不理想、社會沒有運動文化等,誓言要作出針對性的改善,他日捲土重來!

10年過去了,政府作了甚麼?從東亞運的籌備,可見他們還沒有汲取當年慘敗的教訓。友人打趣的說:「不是嘛?東亞運也辦不好,還談甚麼申辦亞運?真是Don't亞運呀!」這番話也許是不少港人的心聲,說穿了,就是對政府的運動政策沒信心。政府假若心態正確,申亞背後應有一套發展香港體育的宏觀政策,但若沒有的話,我勸政府不好再開空頭支票了。

名人教英文 - 「大家咁話!」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無論是什麼語言,表達認同往往是交流的第一步。

和朋友談及「我喜歡看話劇、吃川菜和跑步」,如果他也喜歡,正常情况下他會回答「我也是」,而絕少會累贅地重複「我也喜歡看話劇、吃川菜和跑步」。

英文也不例外,最常用而又最易用的,一定是「Me too」或簡單一句「Same」。除此以外,其實還有其他表示認同的說法。

譬如說: 「I am 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the drama!」回答者可以說me too、same here 或者so am I,前兩者語氣較隨便和通俗,so am I 則正式之餘,不失簡單,即使日常生活對朋友用都不會顯得做作。

但我留意到不少學習英文的朋友都分不清so am I 和so do I。其實這兩種說法都是倒裝句(inverted sentence),原句應該是I am so 和I do so。So 的意思指講者口中他是什麼(am)或做什麼)do,或其他動詞)。所以,如果有人說「I insist that wehave universal suffrage」,表示認同就應可說So do I 而不是Soam I, 因為認同的是對方堅持(insist)普選,而insist 是動詞,所以要用上so do I。

政.戲.伊人 - 特別班次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上個星期天,獨個兒去了郊外行山,累得要命,即使孤家寡人,沒有人在家等候,但也想快快跳上巴士,飛奔回家。這種歸家似箭的心情,人人都可理解。

來到巴士站,看到站牌上的時間表,寫着半小時後會有巴士,但等了近40分鐘,卻仍是無影無蹤。於是打電話到巴士公司查詢,但服務員竟晦氣的道:「今日所有車,都畀中央巴士公司取消了,但為免你哋又向我老闆打小報告,我已率先成功爭取咗一班『特別班次』。」我心裏一沉,回應道:「咁客氣呀?!咁班車會經邊度先?」服務員說:「你哋可以上咗車之後慢慢傾,有共識就同司機講。不過,司機會跟從乘客嘅決定,定係中央嘅指示,我就唔知喇!」「那我要等到幾時?車開了沒有?」「嚟緊嫁喇!等下啦!」服務員幽幽地說:「不過,我要提提你哋,只此一班,好自為之……」我也只得癡癡的繼續等下去。數小時過後,又累又餓的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了那「特別班次」噴着黑煙緩緩走來。嘩!那架巴士竟然是一部幾年前已被淘汰的爛車。看上去就連安全也成問題,隨時車毀人亡。

這架車,你敢上嗎?

*上述故事全屬事實,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名人教英文 - 燈膽權與民主之父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上兩期向讀者簡單介紹短語動詞(phrasal verbs)的用法,熟練常用phrasal verbs 對日常英語對答有莫大裨益,希望大家能在字典或其他書本繼續學習。

今次我們談談比較刁鑽而有趣的話題:epithet。所謂epithet,中文是修飾詞,常見用作表示人的特徵。大家較熟悉的應該是阿歷山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談起Alexander,在歐洲古往今來有無數個Alexander,怎樣才能簡潔地指出是哪一個Alexander呢?歷史裏配得起加上「the Great」名號的只有一人,因此一說起「Alexander the Great」, 就知道不是facebook 上那個Alexander Smith 或者中學同學Alexander Wong,而是擁有豐功偉績、傳奇無雙的馬其頓國王!

政.戲.伊人 - 「三次不婚」魔咒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據說,當過三次或以上伴娘的女生,就嫁不出去了。

上星期,特首邀請立法會議員到禮賓府午膳。席間,我與鄰座的特首辦主任譚志源及黨魁余若薇,就伴娘伴郎的工作也有過一番有趣的討論。

事緣,我們談起婚姻,余若薇就說到當年她結婚時,擔任她先生伴郎的朋友,不知是否因為已當了三次伴郎,所以到現在也沒有結婚。當時,我立即搶着說「哈,我也當了四次伴娘」。接着,我就靈機一觸提議,不如在現時非常流行的facebook中,開辦一個伴娘伴郎小組,特別徵收當過三次或以上伴娘伴郎的男士女士,讓他們互相認識,交個朋友,或者會有負負得正的效果。

現時,香港女性人口超過370萬,較男性多逾40萬,而「三高」女性(即高學歷、高收入、高職位)更愈來愈多,有時候,男性看到這些「三高」的女性(可能是四高或五高,因為要多加兩項高年齡及高要求)也望而卻步,覺得總是不配。

可是,我則認為,凡事都要先溝通及相處,才能了解對方,就算多交一位朋友也不錯,要知道很多情侶都是由朋友開始啊!所以,男女雙方都應持進取的態度,擴闊自己的生活圈子,一起努力打破「三次不婚」的魔咒。

名人教英文 - 短語動詞:look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上期專欄我簡單介紹了短語動詞的用法並談及「phrasal verb 之王」——get,例如get back(回來)、get back at(報復)、get away with(開脫責任)。此外常用的還有get along(相處、工作進度)、get off(下車)、get on with something(繼續做一件事)等等。

今次我們會探討同樣常用的短語動詞——look。相信大家對look after(照顧)、look for(尋找)這些極實用的phrasal verbs一定不會陌生。最為人熟悉的一定是look at(看)。英國19 世紀大文豪王爾德(Oscar Wilde)有一句激勵人心的名言:We are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我們都活在溝渠下,但有些人昂首望向星空)。相比起gaze at(凝望着),look at 無疑缺乏浪漫的詩意和想像,但多了幾分追求理想的踏實。今天的香港人在供樓、貧富懸殊、空氣污染、交通擠塞的壓力下勞碌奔波,最重要積極樂觀,向好那邊看,歌仔都有得唱: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