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莊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語文 - 戀.英語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語文

有朋友說,學習語文像滲透血液的一場戀愛,有苦有甜。或許開始時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原因,it just feels right,但在困難時刻仍不放棄,日子有功,便歷練出深厚的功架和感情,愛上學習語言的過程,語句運用得心應手。

說到愛一件事情,例如說「我愛香港」,一般會用現在式(present tense):I love Hong Kong,因為我一直也愛這個城市,無論過去、現在、將來,五十年不變或大變,我也會留下來奮鬥,為我的hometown變得更民主和更美好而努力。早前某快餐廣告的一句I'm loving it引起不少人評論譴責,指其為bad English。

其實,以現在進行式來說喜歡,常見於歐美年輕一輩的對話。和I love it不同之處,就是I'm loving it的語意在於表達那一刻的澎湃感覺,例如美國流行歌手Estelle一首歌的歌詞也說I'm liking this American boy。如果換在廣東話,相等於我們常聽見的「好有feel」,和「我喜歡」有程度上的不同。年輕無罪,激情有理。如此看來,其實所謂bad English也是出於社會「上了位的一群人」隱晦地否認青年為社會帶來的新衝擊。

政.戲.伊人 - 永利同心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自當選區議員,我參與中西區關注組推動保育永利街活動,反對唐樓群清拆重建。新年伊始,關注組每周與街坊舉辦活動:「元宵起義」燈會、「起三」集體晾衫、「起四」到「偉志印務」李伯的平台打麻雀及「黃絲帶行動」,將寫上保育心願的絲帶繫在街。

努力歸努力,始終不存厚望,沒想到竟可打動政府收回成命,讓永利街的香港情懷得以保存下來。麻雀腳李伯,81歲,在永利街經營印刷廠30多年,店內的印刷機和印刷鉛字有40多年歷史,見證行業興衰。大業主巢先生,65歲,擁有兩幢樓齡59年的唐樓,物業在他悉心保養下,白牆綠窗藍簷篷,光潔簇新。他把物業出租,500呎單位月租4000多元,數十年,老租客溫婆婆已90多歲。

另一個租客是63歲的呂姑娘,她在士丹頓街住了半世紀,因重建被逼遷,幸得巢先生以3000元出租閣樓,讓她與16歲患有自閉症的侄兒有安居之所。揚威海外的電影《歲月神偷》在永利街拍攝,故事講述香港60年代的人情故事,其實2010年的永利街,亦充斥很多同樣的感人故事。

通通識 - 讀者來信:戀愛大過天?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通通識

收到大學一年級讀者Adam 來信,他說預科時常以為升上大學便會輕鬆得多,豈料功課量比中學時代更加重,大大小小的projects 和「上莊」常令人喘不過氣。這種生活令人接應不暇、疲於奔命,最近更因沒有時間陪女朋友而吵起架來。他從前熱愛閱讀英文小說,現在卻沒有時間細味,英文水平不進則退。他說: 「If only I had 48 hours a day!」(假如每天有48小時,那就好了!)

其實,學習時間分配是成長的必經階段。2008年我晉身立法會後也是同一種的學習:每天閱讀和準備文件需要一絲不苟的鑽研,有時候還要處理求助個案,為市民解決法律疑難,當然還要了解他們的訴求和需要。我在那通宵達旦的日子,時有suffocated(窒息)的感覺。

妥善地分配時間,比從前當執業大律師更難。

工作來自四面八方,而且我代表的不再只是client 的利益,而是香港人的福祉。每一個市民都有自己的故事:有專業人士、街市的「老闆」、的士司機、教師、學生、家庭主婦、退休人士……他們跟我訴說生活面對的困難,也談及心底的希望和理想。市民的信任令我感到無比光榮和幸運,這是在繁重公務中的最大樂趣,服務市民成為我人生的priority。

政.戲.伊人 - 夢魘23條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某年6月4日下午,曾先生在網上看到《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消息;在功能組別護航下,《國家安全條例草案》已「順利」獲立法會通過。

電腦屏幕突然閃出『「支聯會」屬非法組織 已被取締』的消息,但瞬即被刪除。曾亦再找不到相關報道,以為看錯,便一如往年前往維園參加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

原來取締一事屬國家機密,沒傳媒敢報道,當局並已開始追捕洩密者。

來到維園,周圍有很多警員、便衣在巡邏、錄影、跟蹤市民。曾席地而坐等候集會開始,有路人問他:「有活動嗎?」曾答:「六四集會。」又問:「你是來參加的嗎?」答道:「是呀。」突然湧出6、7名警員,指曾參加非法集會,將他拘捕。曾想爭辯,但警員卻說:「你名叫曾文專,暗示要「爭民主」、「真民主」,顛覆政府證據確鑿,我們已派人搜查你家和辦公室。」曾高聲詛咒力23條立法的港區人大、高官巨賈。2003年50萬人上街反23條立法的激情,又閃現眼前。曾猛力掙扎,醒來原是噩夢一場,看看頭日曆時鐘,2010年5月16日早上8時,決定早點出門投票,為自己盡一分力!

雙龍會 - 降強拍門檻明目張膽偏袒發展商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雙龍會

置業安居是香港人最關注的問題。豪宅天/癲價成交,西半山天匯呎價七點一萬,打破全球最貴的分層單位呎價紀錄;買家和投資夥伴共花十一點六億元,購入六個天匯單位,令人咋舌。近日,新世界發展鄭氏家族七人,合共斥資二點一五億元,購入新世界旗下與市建局合作興建尖沙嘴新盤名鑄七個單位,但未有發出公告,備受質疑涉關連交易。

樓愈賣愈貴,手法亦愈來愈惹人爭議;但政府就愈落力為發展商籌謀,當中包括力推《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指明較低百分比)公告》(《公告》),放寬強制收購舊樓的門檻,把發展商擁有九成業權才可強制餘下小業主賣樓,放寬至擁有八成業權,令私人發展商更順利推行舊區重建的發展項目。

私人物業是個人資產,買賣討價還價最正常不過;然而政府卻唯恐發展商賺得少、賺得慢,罔顧民生,千方百計逼業主賣樓。其實,要發展重建,樓換樓、鋪換鋪,讓當事人可以在熟悉的社區、環境生活,有甚麼不對?為何不能讓業主除了金錢外,有多一個選擇,一定要逼走所有人,然後建天價豪宅,趕絕街坊老鋪,引入一式一樣的大型商場呢?除了官商勾結,實想不出其他原因。

希雲街強拍業主難敵財團

名人教英文 - 「肥彭」反對公投?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學習英語到了某個瓶頸階段的朋友多有一個通病:看見英語便心生敬畏,甚至看到任何論點以英語表達,便立即視之為不可挑戰之權威。學習英語,多加練習和運用之外,同時要學會舉一反三,透過不斷的觀察、思考和發問,才能有所突破,take it to a whole new level。對於公投(Referendum),社會仍有分歧。撇開民建聯是否「縮沙」(whether or not DAB chicken out),另一個更高層次的問題是公投本身之利弊。

末代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 英式發音Patten 讀作Part-un,不要讀作Pattern)深受港人愛戴,且經過民選之歷練,是真正「政治家」。「肥彭」在2003 年的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中,曾批評公投在英國弊多於利。

語文 - 人畜有別 反叛有理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語文

青年自發上街,秩序井然的遊行和包圍立法會,換來是許多無理的指控(indictments),尤其來自建制和政府。熱愛標籤的傳媒 (the label-loving media),最近給青年人找到一個方便的印章 (a handy tag),叫做「八十後」,泛指80年代或以後出生的人。

根據William Strauss和Neil Howe的著作Generations,西方對年齡層也有相關的標籤:Greatest Generation(戰前出生), Silent Generation(戰時出生),Baby-boomers(戰後出生),Generation X(60至80年代出生),Generation Y(80至90年代出生)。Generation Z可推斷為90年代中至2000年代尾出生。

運用這些標籤方便,在於它們能將許多有血有肉,人格獨立,熱血滿腔的青年人概括成一個冰冷的詞彙。Generalisation(概括化)之後,讓當權者更容易管理─像農場把一群牛隻類分為A1至A5等級一樣─無論是人是牛,緊隨其後,便是stigmatisation。Stigmatise是動詞,指蒙上污名,亦有打上烙印之意。

政.戲.伊人 - 姑婆屋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說出來你也未必相信,我在小學時已有一個宏大志願:買姑婆屋!事緣於當年鄰坐的同學,忽發奇想向我們推介購買姑婆屋這個建議,所謂「三個女人一個墟」,與三數知己一同居住總算一大樂事。何況擁有自置物業也不失為好主意,所以我和同學們都認為姑婆屋「有得諗」。

不過,當年有份計劃購買姑婆屋的同學,早已覓得如意郎君,有兒有女,只剩下我這個孤家寡人還未出嫁。這個計劃無疾而終,與八萬五政策實有幾分相似。話雖如此,香港樓價實在高得驚人,用盡畢生積蓄購買物業其實並不合理。

像小女子未婚且快將四十歲,雖未稱得上是姑婆,但至今仍未有能力買樓,當了半生無殼蝸牛。但當我滿以為積蓄夠付首期,樓價就往往不合理地上升,薪水與樓價的升幅永遠不成正比,連車邊也攀不上,心儀的樓盤就在眼前溜走。

財爺上星期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毫無驚喜,小恩小惠無助解決長遠經濟問題。我懷疑特區政府其實只是看守政府,高官以「少做少錯,唔做唔錯」心態回應市民訴求,對長遠經濟政策嗤之以鼻,視而不見。

政府政策一面倒向商界利益傾斜,要高官覺悟,體恤民情看來有一定難度。剛辭去議員職務而推動公投運動的我,看來還要繼續當無殼「姑婆」。

名人教英文 - 戀.英語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名人教英文

有朋友說,學習語文像滲透血液的一場戀愛,有苦有甜。或許開始時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原因,it just feels right,但在困難時刻仍不放棄,日子有功,便歷練出深厚的功架和感情,愛上學習語言的過程,語句運用得心應手。

說到愛一件事情,例如說「我愛香港」,一般會用現在式(present tense):I love HongKong,因為我一直也愛這個城市,無論過去、現在、將來,五十年不變或大變,我也會留下來奮鬥,為我的hometown 變得更民主和更美好而努力。早前某快餐廣告的一句I'm loving it引起不少人評論譴責,指其為bad English。其實,以現在進行式來說喜歡,常見於歐美年輕一輩的對話。和I love it 不同之處,就是I'mloving it 的語意在於表達那一刻的澎湃感覺,例如美國流行歌手Estelle 一首歌的歌詞也說I'mliking this American boy。如果換在廣東話,相等於我們常聽見的「好有feel」,和「我喜歡」有程度上的不同。年輕無罪,激情有理。如此看來,其實所謂bad English 也是出於社會「上了位的一群人」隱晦地否認青年為社會帶來的新衝擊。

政.戲.伊人 - 黑暗中的對話

 
author: 
陳淑莊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政.戲.伊人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總以為眼見的最為真實,但當我試過不用眼睛去量度世界,以心眼去感受,卻發現世界變得更大!

去年初,我參與「Dialogue in the Dark」(這國際社企已於今年正式引入香港)的活動,用心去感受失明人士的世界。參與者需要在黑暗中完成一些任務,例如斟咖啡倒茶、比較物件大小等;雖然都是簡單動作,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中,一切變得不肯定,缺乏安全感,直至靠觸覺、聽覺、嗅覺,對周圍環境有了一定的瞭解,參與者亦建立了良好的溝通,心也就定下來了,動作亦變得順暢。參與者包括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希望他們也能感受到,用心眼認真瞭解和溝通的重要,多關心居民的需要。

近日看到劉皇發「官不聊生」的言論,原來看得太精刮、太精準,錯失的便愈多。發叔看到官員面對壓力、批評,便跳腳大叫「官不聊生」,但可看到這些官員位高權重、明俸每月數以十萬計、暗俸退休後入大機構,繼續富貴榮華;更遑論看到這些官員的職責,是要為香港人服務、瞭解市民需要,只要「官瞭民生」,又哪來這麼多壓力、批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