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公民黨就參加晚宴的立場

 

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周四起訪港三日並於周五晚上舉行晚宴。公民黨執委會商討後,就參加晚宴一事有以下決定:

1. 公民黨一直樂意及有誠意與主管香港事務的中央官員溝通。

2. 執委會認為,能夠與習近平主席直接溝通和會面,方能就普選、一國兩制走樣變形等問題作有效的溝通。故黨魁楊岳橋將會向有關方面爭取民主派與習主席直接溝通的機會。會面可參考去年與張德江見面的模式。在得到有關方面回應後,公民黨會就是否出席晚宴作出決定。

3. 本黨黨團將草擬備忘予習近平主席,表達香港人的訴求。⁠⁠⁠⁠

 

分析籠統 不倫不類 諮詢結果仍惹爭議 要求西九暫緩訂立合作協議

 

立法會西九文化區計劃推行情況聯合小組委員會今天開會討論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項目公眾諮詢的結果。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質疑報告當中述及的「民意調查」乃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刻意製造民意支持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假象。

陳淑莊指出無論在公眾諮詢期前及期間,包括於本年2月14日宣佈延長公眾諮詢期2週的新聞稿中從沒提及「民意調查」,直至整個諮詢期完結後才公佈,但當局卻曾公開介紹其他的公眾諮詢活動詳情。

另外,本年1月6日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曾提及將會從四個方面諮詢市民對故宮文化博物館的意見,但今次報告中包含的「民意調查」,其問卷內容並無包括上述四個方向。

陳淑莊質疑何以需要如此遮遮掩掩地進行「民意調查」,令人聯想到西九管理局決定進行「民意調查」及公佈結果是為了某些目的。

「民意調查」進行的時間也是其中一個令陳淑莊感到懷疑之處。調查員向公眾收集問卷數據的8天時間,正正是經延長後的額外諮詢期的期間。陳淑莊希望西九管理局方面說明有關時間安排是純粹的巧合,抑或當局是為了遷就「民意調查」進行的時間而把諮詢期延長。

通訊辦答非所問 逃避立法會監察

 

 4月30日民航處證實有空管設施曾受間歇性無線電干擾,其時正值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訪港,警方派出爆炸品處理課的特別多用途車輛發出干擾無線電波作保安用途。兩者發生的時間點正正脗合,因此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即時去信通訊辦跟進此事。該封信件提出3個問題(見附件一):
1. 現時有否証據顯示是警方的干擾器造成事件?
2. 警方當日有動用干擾器,通訊辦及民航處事前是否獲得知會?如有,時間為何;如無,是否現時無任何守則、指引或法例向警方作出如此要求?
3. 貴辦公室是否掌握警方使用干擾器的準則、工作流程及工作指引?

惟昨晚收到通訊辦回覆(見附件二),僅指通訊辦在事後曾到干擾地點調查,並無偵測到任何干擾訊號,但並未回覆信件中任何關於事件通報或干擾器使用準則的問題。譚文豪表示近年政府回覆議員信件需時甚久,有時等上一星期卻只得到不著邊際的答覆,藉以逃避問題核心。而今次通訊辦更完全是答非所問,非常離譜。

抗議中共非法拘捕審訊維權人士 要求釋放謝陽 陳建剛

 

中共政府不斷打壓內地維權人士。內地維權律師謝陽,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擾亂法庭秩序,昨日在湖南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謝陽的妻子表示,謝陽是受到殘酷的嚴刑逼供,迫不得已認罪。

謝妻亦出示一封謝陽早前撰寫的信件,已預告日後如果自己認罪,是因為持續受到酷刑折磨。謝陽去年被捕,早已傳出遭受酷刑,包括長時間剝奪睡眠、通宵被固定審訊椅上、遭毆打、禁止飲食等。

而本月初,曾經擔任謝陽代理律師的維權律師陳建剛,與其家人,包括兩名分別只有6歲及3歲的兒子,在雲南旅遊時被警方粗暴帶走及拘留。報道指內地警方在未出示警員證件及進行法律手續下,把他們的個人財物被搶走,而陳建剛亦被強迫簽字。而聯合國的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亦已表達對事件的關注。

對於內地執法部連番對維權人士的打壓,公民黨表示憤怒。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斥責中共濫用私刑及非法拘捕的行動非常粗暴可恥,不為文明社會所接受。郭家麒要求中共遵從國際人權義務,立即釋放維權人士,停止所有對維權人士的暴力、非法的行為。

 

photo: 

回應新空管專家小組中期報告

 

早前民航處因應新空管系統事故成立航空交通管理系統專家小組,今日發表中期報告指新空管系統一直提供可靠服務,指早前事故是雷達本身技術性能限制,加上香港地勢影響,故毋須向供應商雷神公司追討責任。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表示不認同新空管問題已解決,現時不僅舊問題未解決,更衍生更多新問題,加上新空管系統拖延數年,民航處如此急於聲明不追究責任,令人難以理解,有放生雷神公司之嫌。

民航處一直聲稱事故主因是雷達問題,並指衞星導航監察技術(ADS-B)能夠進一步改善雷達顯示屏幕上有關航機影像的現象和減少因錯誤目標而觸發的警示。譚文豪認為首要問題是ADS-B需要到今年年底才能全面投入運作,距離現在還有近8個月,7-8月颱風加上遊旺季將是個重大考驗。而且是否有ADS-B所有問題都將迎刃而解?事實上,鬼機分身,應響而不響的衝突警告等等其實都未必可以用ADS-B解決。

如果民航處認為所有事故來源都是雷達問題,其實只要同時公開新空管和舊空管記錄即可證明。因為現時雷達資料會傳送到新舊系統,並錄製存檔。如果兩套系統都有相同消失或錯誤航班記錄,這當然是雷達問題;若新空管出現問題,而舊空管顯示正確,則明顯是新空管問題。但至今民航處並清楚證明所有事故僅是雷達問題。

photo: 

陳淑莊與陳家洛歡迎康傑中英文幼稚園(鴨脷洲)續辦一年

 

原先宣布今年8月停辦的海怡半島康傑中英文幼稚園(鴨脷洲)昨日(3月28日)再發通告,宣布與業主和黃地產達成共識,學校續辦一年。

1.協助康傑家長、業主、教育局和校方斡旋的公民黨陳淑莊和陳家洛歡迎上述決定,恭喜家長的鍥而不捨有成果。

2.校方正式宣布續辦一年,證明《明報》3月22日的報導屬實。
《明報》3月22日報導〈海怡康傑幼園續辦最少一年〉,稱「海怡半島康傑中英文幼稚園(鴨脷洲)上周四向家長發通告,指未能與校舍業主在租期和租金上達成共識,宣布今年8月1日停辦,但家長隨即向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其公民黨黨友陳家洛求助。本報獲悉,二人介入後,業主與校方初步就續租達成共識,校方昨晚向家長承諾最少續辦一個學年」,「陳淑莊透過家長了解校方對續租的期望後,與業主和記地產代理洽談,陳說校方的訴求獲業主正面回應」,「該校校長李曉恩昨晚(3月21日)與數名家長代表會面,會後家長陳太稱,校方承諾最少續辦一年」。

要求港珠澳大橋工程立即停工 並就安全問題展開調查

 

港珠澳大橋今日發生嚴重的工業意外,港珠澳大橋的接線工程的一個巨型工作台倒塌,導致工人墜海,至少一人不治。據報道,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工程自2011年施工開始,事故頻生,已導致170多名工人受傷,8人不幸死亡。

公民黨郭家麒對今日的意外表示遺憾,向死者家人致意慰問,並希望受傷工人早日康復。他認為事件嚴重,不能接受。今日已去信路政署署長,要求署方立即停止工程,調查事件;他促請署方須要求承建商、外判商確保工地安全、工人的工作環境安全,否則不能復工。同時,郭家麒亦已去信勞工處處長,要求處方關注事件,確保於工人於安全的環境下工作。

作為人力事務委員會的委員,郭家麒亦已去信委員會要求召開特別會議,討論工業安全及勞工權益,並要求政府代表出席交代事件。

 

為保面子 犠牲學生 陳淑莊批政府堅持TSA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今天表示會與政府商討取消今年五月的小三TSA,但現任特首梁振英卻表示取消小三TSA是7月1日後的事,意味不會取消今年五月稱為BCA的TSA。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批評梁振英此舉是犠牲學生的時間和興趣,只是為了保存自己和吳克儉局長的面子。她指出由於去年已停考小三TSA,明年的TSA也大有機會取消,因此即使今年勉強重考TSA,有關的數據亦沒有太大參考價值,卻只會為學校、教師、學生和家長構成壓力。

陳淑莊又認為當年梁振英上任前亦曾要求曾蔭權政府為他進行政策局重組,因此梁振英今天拒絕為林鄭月娥落實其政綱實在並不合理。她要求教育局立即順應民意,取消今年的小三BCA,即或不然,教育局也應讓所有學校和學生有所選擇,自行決定是否應考BCA。
 

公民黨歡迎修訂《建築物管理條例》 惟仍未充分回應訴求

 

今日(3月22日)政府向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提交文件,就檢討《建築物管理條例》提出進一步修訂,以堵塞現時法律的漏洞,防止圍標及改善法團管理,公民黨對此表示歡迎。

公民黨歡迎政府當局採納公民黨在過去的建議,包括將表決「大型維修工程」的法團會議法定人數由現時的10%提高至總業主人數的20%(當中最少10%須由業主親自出席);公開持有5%或以上業權或業主總人數授權票人士的名稱。

公民黨認為提高表決「大型維修工程」的法團會議法定人數可以令業主更加關心屋苑事務,亦可以避免被屋苑當中的少數「有心人」乘機巧取豪奪;此舉亦可以使相關會議通過的決議更具代表性,避免日後業主間的爭拗。

政府當局建議公開持有5%或以上業權或業主總人數人士的名稱,公民黨認為上述措施可以使持有大量授權票的「大戶」暴露在陽光下,以便業主監督。公開持有大量授權票的人士名稱可以令其他業主提高警覺,以便監督相關「有心人」。

儘管政府當局已經提出進一步修訂建議,但卻沒有回應公民黨要求設立「樓宇維修工程監管局」及引入註冊制度的訴求。

增加違泊罰款不能治本 要求正視車位不足及汽車增長

 

港府擬修例增加俗稱「牛肉乾」的違例泊車定額罰款,建議將罰款額增加五成,即450元及680元。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就此曾與運房局代表會面,表達各種關注。

泊位不足 加罰款並非對症下藥

現時違例泊車的癥結是汽車增長及泊車位不足。過去五年,領牌汽車增加達92,667輛,二零一六年的總數為745,677輛。汽車數量急速增加,政府雖然決定研究控制車輛增長,但至今仍是「只聞樓梯響」,造成泊車位區域性不足。

而政府在拆卸大型停車場後,往往沒有補回足夠的泊車位。2014年尖沙咀中間道停車場被拆卸,原來有785個私家車位及115個電單車位。可是重建成商廈後,招標條款只要求提供最少384個車位,難望追回舊有泊位數量。而油麻地多層停車場亦將拆卸,以配合中九龍幹線的建造工程,而現時864個車位很有可能會全部流失。

譚文豪表示此消彼長之下,部份違例泊車的問題並非源於執法不足或罰款阻嚇力不足,而是政府沒有好好疏導車輛的需求。

加幅過大 沒有考慮商用車的負擔

政府建議增加百分之五十的罰款,理據是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自上次調整罰款後已上升百分之五十三。譚文豪質疑以通漲調整罰款是否合理,他強調政府不是商業機構,以通漲調整罰款是不合理。

建議凍結「在非泊車處停泊」的罰款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