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及可持續發展

        分享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admin/domains/civicparty.hk/public_html/sites/all/modules/i18n/i18ntaxonomy/i18n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4.

立即公布檢討結果 善用私人會所土地資源

 
author: 
私人會所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將於明日(2月6日)召開第九次會議,討論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的發展潛力。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今日召開記者會,力陳政府目前不當處理這些官地以致損害庫房收入及公眾利益,她要求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從速公布私人遊樂場地用地的檢討報告,善用這些珍貴的土地資源。

政府多番走數 高鐵收益存疑

  ,

今天,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公布,香港政府與中國鐵路總公司於正式簽署《關於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運營準備工作重點事項安排備忘錄》,公布更多財務及營運安排細節。公民黨陳淑莊議員及譚文豪議員發現協議列出的車程及票價安排,與前兩屆政府向立法會承諾的安排有嚴重落差,不單削弱高鐵對乘客的吸引力,更影響高鐵的經濟回報率,甚至出現虧蝕。公民黨較早前已向陳帆局長提出一系列問題,局長必須盡快向公眾交代。

陳淑莊議員指出,2009年時任運房局局長鄭汝樺在推銷高鐵時,曾承諾高鐵落成後,市民可在西九龍總站乘直通車直達十六個內地主要城市;至去年7月25日政府宣布「一地兩檢」,高鐵的直達城市已大幅下降至十個,直達車的定義亦由原本的「不停站」,悄悄改為「不須轉車」,兩者意思差天共地;今天陳帆局長雖然宣布高鐵通車時可直達十四個城市,但沒有交代當中有多少是設有中途站。

除了上述兩項「走數」外,陳淑莊議員指出,高鐵的長途車班次亦大量削減,由2009年每日有33對長途直通車,至去年簽署《營運安排》時已減至24對,而今天公布的備忘錄,跨綫列車在高峰期的最高更只有13 對,高鐵已失去便捷。

民政局明修棧道 暗渡陳倉 私人遊樂場檢討未完 暗與私人會所續長約

 

據報,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亦將於明日舉行第七會議整合重置佔地較廣的私人康樂用地作其他用途並同步探討公眾諮詢安排,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指出,民政局就檢討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的報告一拖再拖,拖足三年,作為負責檢討政策部門必須立即交出有關的檢討報告,以便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在參考報告後再作討論。她指出,在未知道政府如何處理私人遊樂場地之前,討論有關場地是否用作起屋,有點本末倒置,對小組亦不公平,令小組以至公眾欠缺討論基礎,她要求民政局立即提交報告,不容一拖再拖又再拖。

陳淑莊指,早於2009年便要求民政局就2011-2012年屆滿的55份契約進行檢討,並要求該局提供有關場地的借用紀錄,惟民政事務局未有理會。

直至2012年申訴專員公署就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之執行主動發表調查報告,當中狠批民政局監管不力,政策考慮未夠全面,民政事務局遂於2013年表示會進行全面檢討。其後審計報告發表就免地價或以象徵式地價直接批出土地予私人體育會所的報告,民政事務局回覆指,估計於2014年底可有初步的結果,並分別於2016及2017指該年年底將完成檢討,惟直至現時仍「只聞樓梯響」,報告仍未見蹤影,陳淑莊指有關報告極為重要,在沒有報告下討論有關用地及政策,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不公平,亦會阻礙有關討論。

要求就港珠澳大橋的沉降問題召開委員會特別會議

 

據傳媒報導,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工程出現不正常沉降,其中兩個鋼圓筒在過去一年出現大幅度沉降,超出路政署原有估計的最多八十倍。報導中,路政署承認有鋼圓筒出現較大幅度沉降,但堅持屬估計之內。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陳淑莊及郭家麒已就此去信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易志明議員,要求委員會盡快召開特別會議討論事件,並要求政府官員出席及公開兩份有關上述沉降事故的顧問報告。
譚文豪指大橋工程發生事故已非首次,之前已有人工島漂移及物料測試造假事件。他表示大橋工程一再被傳媒揭發事故,確實地令公眾對大橋安全產生嚴重憂慮,政府應主動公開更多細節,以挽回公眾信心。
而報導亦指政府就鋼筒沉降事故委託了兩間顧問公司進行評估,但政府只採納了數據較為樂觀的一份顧問報告。譚文豪強調如果報導屬實,政府有責任向公眾解釋為何同樣作為顧問報告,但政府不採納結果較為悲觀的一份?今次事件更可能牽涉大橋的結構安全,政府不應為趕工而忽視潛在的長遠問題。
他期待委員會能盡快召開特別會議,讓委員向政府質詢,並期待政府完整公開兩份顧問報告,以挽回公眾信心。

 

回應民航處就規管無人機提出的具體建議

  ,

民航處今日公布「香港無人機規管的顧問研究及未來路向」,並就規管無人機提出多項初步建議。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表示,在大方向上同意本港就規管無人機立法,因為在戶外操作無人機的確會產生安全風險,不少外國國家亦已就無人機立法規管。可是他強調新法例不能過份限制無人機發展,亦不能過份擾民。
就無人機考牌制度,譚文豪強調一定不能夠設有太多限制。特別是「甲2類」的無人機(250克-7公斤),因為是較為常用及危險性較低,他建議參考外國的做法,透過民航處提供的網上考核機制來發牌。考核應該從簡,範圍集中於操作無人機的法例要求,而非考核操作者的技術。至於「乙類」(超過7公斤)無人機即有較大的安全風險,他建議可進一步考核操作者的技術,以策安全。
譚文豪同意今次政府先諮詢大方向,再做細節,是尊重民意的安排。同時,他亦強調當局於現階段並非無事可做。譚文豪建議民航處應立即以地圖方式公布「無人機禁飛區」,取締現時以文字說明禁飛地區的做法。政府亦可與無人機廠商商討,研究將禁飛地區寫入無人機的導航系統內。
譚文豪更指出今次立法亦會影響其他類型無人機,如競速機、定翼無人機、電動直升機及第一身視覺操作機等等。他希望當局進行公眾諮詢時,能仔細考慮各種不同機種的特性,避免法例變得「離地」。

關注台山核電站組件破裂 要求保安局盡快適切跟進

  ,

今天,傳媒廣泛報道,距離本港只有130公里的台山核電站,其中一個發電組件在測試期間破裂。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關注,台山核電站近年發生一連串事故,是否反映出現制度性問題,將去信保安局儘快跟進。

陳淑莊指出早於去年5月,台山核電站的法國生產商Areva已爆出偽造測試結果醜聞,該公司承認在過去50多年,修改了400件組件的測試結果;另外,Areva的子公司Creusot Forge負責生產台山核電站的反應堆壓力容器,但法國核安全局於去年發現,其產品的碳含量超標,有容易脆裂及導致核洩漏之虞。

台山核電站原訂於今年下半年內投產,但現在仍處於測試階段,中廣核集團卻一直沒有透露如何控制組件質素。陳淑莊將致函要求保安局向內地負責機構查詢,就台山核電站過去已進行測試的部份,其測試性質,以及已進行測試組件的比例,並盡快向公眾交代結果。

 

陳淑莊要求政府委託獨立專家重新調查大埔修樹事件

  , ,

鷺鳥死亡事件 康文署自己人查自己人
陳淑莊要求政府委託獨立專家重新調查

康文署今日公布就本年6月6日於大埔廣福道有鷺鳥幼鳥因康文署修樹工程不當而死亡的調查報告,署方指有關報告是「全面的調查報告」。對此,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表示憤怒,並認為有關調查「不全面,偽調查、假報告」,調查極不專業,要求政府立即委託獨立專家或機構,就事件重新作出調查。

陳淑莊指出,負責是次報告的調查小組成員,包括兩名總康樂事務經理、一名高級康樂事務經理及一名康樂事務經理,他們均為康文署的員工,明顯是「自己人查自己人」。

其次,調查報告的內容極為馬虎,報告完全沒有就事件查證事實,涉事人員是否對樹木管理有專業知識、主管是否得悉樹上有鳥巢、事件到底是誰或那個環節出錯,統統沒有交代,而且報告的用字亦十分曖昧,避重就輕,陳淑莊舉例指:「報告其中一段指出,『由於主管當時應知道或應已知道所涉樹木中存有野生雀鳥』,那到底主管人員是知還是不知,作為調查,竟連事實查證都無,主要涉事人是否疏忽或失職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的調查報告!」

回應新空管「黑盒」漏洞

  , ,

就傳真社今日揭發民航處更頻密重啟新空管工作席仍狀況不斷,譚文豪作出以下回應: 空管系統有一個類似「飛機黑盒」的playback系統,用以記錄系統狀況。早前前線空管人員多次白紙黑字記錄「畫面窒機」影響工作,然而有空管人員爆料指民航處翻看「黑盒」playback時並非每一次均記錄到「窒機」的畫面。 正如空難必須找回「黑盒」以了解事故記錄,避免重蹈覆轍;而AT3的「黑盒」卻隱藏漏洞,無法空整記錄每項事故。而更大的問題係民航處高層寧願蒙著雙眼「信系統,唔信空管人員」,更令人心寒! 另外,雷神公司嘅《AT3系統管理指引》明確建議「每30天重啟工作席作為系統的定期維護」,而民航處竟然需要每兩周,甚至部份要每周重啟系統一次,反映AT3負荷能力未達標,根本是一件次貨,民航處是否甘願繼續當鴕鳥,不去面對AT3的問題?

 

photo: 

犧牲庫房收入 放生違規龕場

  ,

食衛局在私營骨灰安置發牌前夕突然宣布「鬆綁」,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骨灰龕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今日(11月23日)在記者會表示訝異及遺憾。

私營骨灰龕本需符合多項條件才獲發牌,當中最難通過的正正是補地價及交通影響評估兩項。政府現在大幅度放寬這兩項條件,陳淑莊與謝世傑均認為,政府明顯有意一次過「放生」,將不合法的龕場合法化,與政府一貫補地價及城規政策不一致,犧牲庫房收入,慷市民之慨,而且,作出改動之前又沒有任何公眾諮詢。

陳淑莊與謝世傑要求政府:

(一)未有清晰交代真正原因前,暫緩執行新措施;
(二)盡快交代相關數據,包括新措施惠及的龕場及龕位數目、龕場樓面面積,及政府少收的地價。

陳淑莊指補地價的責任本在於龕場營辦商,事實上過往不少循規蹈矩的私營骨灰龕營運商已補地價,現時新措施對他們不公道,亦會造成政策上的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