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死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