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書

        分享
公民黨就《藉發展社區經濟及墟市協助貧窮人士脫貧》意見書
公民黨相信社區經濟計劃,愈多元化愈便利弱勢社群,紓緩社區的貧窮狀況,我們認為社會企業方式可以令弱勢社群得到就業機會,而讓以合作社模式營運的自助組織,亦有助紓緩貧窮及失業人口的需要,因此,我們要求: 1. 檢討及修訂《合作社條例》,讓這類以共同營運及民主管理的自願組織,可以認可為有社會企業成份的團體,鞏固及提升組織的發展及營運能力; 2. 設立基金作津貼或免息貸款,作為合作社模式經營的組織的開業或營運資金; 3. 政府在批出服務合約時,可以簡化申請程序及限制,讓小本或合作社形式營運的組織,也可以優先取得合約的機會。
公民黨就《美容服務的規管和發展》意見書
公民黨認為,除了與醫學程序有關的美容療程必需作出規管外,美容業界亦需要受政府立法規管,以保障市民的安全。但現有的法例,根本未能有效令市民得到應得的保障、亦未能有效監管美容業界。為有效保障市民的安全,公民黨提出以下建議,以全面規管美容: 1. 應全面立法,針對美容實行發牌制度及扣分制,以作監管,對違規的美容機構予以處分,除扣分及除牌,同時需對美容院的股東、持牌人及營運者作追究適當的法律責任; 2. 清晰界定醫學美容及非涉及醫療程序的美容,規定具有專業資格的醫護人員才能執行,以確保程序受《醫生註冊條例》、《中醫藥條例》、《護士註冊條例》或其他專業守則監管,若涉及醫療事故,股東、持牌人及營運者亦必需承擔醫療事故的責任; 3. 增加海關及衛生署的人手及資源,以確保可以對提供美容服務的機構進行巡查,有效執行《商品說明條例》及《不良醫藥廣告條例》,避免市民被誇張失實的美容廣告誤導,以打擊美容業的不良銷售手法。
公民黨就「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微調修訂諮詢」意見書
過去公民黨對於新高中課程及中國歷史科的推行均相當關注,亦認為是次教育局所謂的課程微調事實上會對中國歷史科的教學效果構成重大影響。因此公民黨希望透過本意見書表達對是次所謂的微調的強烈保留意見。
公民黨就「公共交通策略研究 - 小型巴士服務」的意見書
無障礙交通在香港推行了接近二十年, 現時香港公共交通工具均朝向無障礙方向發展。 現時,專利巴士(除新大嶼山巴士)新車均為低地台巴士, 的士方面也開始有可供輪椅上落的鑽的及星群的士出現,港鐵也全線採用無障礙車廂設計,就連渡輪如天星小輪及新渡輪的港外線也可搭載輪椅乘客。可是,這也未能滿足長者及行動不便人士的交通需要。 至今,仍有兩種公共交通工具-小型巴士(公共小巴)及電車,仍未有提供可搭載輪椅的無障礙交通服務。
公民黨就檢討《華人廟宇條例》意見書
就政府公佈的諮詢文件而言,公民黨實在難以接受文件中闡述的政策方向。政府當局透過廢除《華人廟宇條例》部份條文並設立新的自願註冊機制,等同完任由華人廟宇無王管。雖然政府當局指現時已有多項法例可規管華人廟于的運作,但公民黨認為有關機制並不足以代替《條例》本來對華人廟宇的運作起着的規範作用。
公民黨就《2015年促進循環再造及妥善處置(電氣設備及電子設備) (修訂)條例草案》的意見書
支持訂立法規 公民黨支持推行針對廢電器電子產品的生產者責任制,以妥善處理廢電器電子產品、切實推動惜物減廢和回收再造,以及落實「污染者自付」的原則,並讓廢物產生過程中的各個持份者承擔應有責任,從而減輕本港廢物處理設施的負擔及本港社會因處理廢物而衍生的社會成本。
公民黨回應「公共交通策略研究 - 非專營巴士服務」意見書
因此,公民黨要求政府一併修改法例第374A章-《道路交通(車輛構造及保養)規例》中,對公共小巴及私家小巴座位數目的規定,車廂空間許可的情況下,增加座位數目,預計16座位小巴最少可增加至20座位,以便切合實際需要,減低平均運作成本及家長負擔,同時也減輕泊位需求及車輛增加對路面負荷。
青年公民回應「制定小販政策的原則及建議措施」意見書
政府曾經指出,當局不再簽發小販牌照,是因為市民的購物習慣不斷改變,而源自其他零售點的競爭也日趨激烈,以致持牌小販的數目逐漸減少。市民的購物習慣不是改變,而是被改變,政府嚴控小販政策,試問市民又如何不得不改變自己的購物習慣?所以青年公民認為這絕對是倒果為因的政策思維,香港市民的購物習慣不是改變,而是被改變,促請政府正視問題。
公民黨就院舍照顧券的意見書
公民黨就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劵試驗計劃之意見書 生、老、病、死本是人生必然的過程,可惜,隨著香港人口老齡化及結構性貧窮問題,個人根本沒有辦法解決退休及安老問題,政府便得承擔這責任。其實長者院舍宿位不足的問題,猶來已久,因為政府一直不肯興建政府津貼的安老院舍,以致輪候長者宿位的人數不斷增加。按照社會福利署的統計數字,截至2014年12月,有超過31,000位長者正在輪候護理院舍,他們平均都要等候3年或以上的時間;亦因為符合輪候資格的長者,都是年老及虛弱的長者,因此,每年平均約有5,000位長者在輪候宿位期間去世,可惜的是政府當局就算掌握這些數字,亦多番表示明白長者對住宿服務有迫切性,但就提出未來3年新增1,500個護理院舍宿位的措施,根本就是杯水車薪,明顯是政策理念歸理念,實際工作又是另一回事。
公民黨就在「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實施前,為「學校書簿津貼計劃」下獲全額津貼的學生提供一次過特別津貼
特區政府於2011 年成立關愛基金,當時的目標是透過基金開展針對恆常社會福利政策未能觸及的群體和範疇的項目,以向更多有需要的群體提供經濟支援。按照當時的政策計劃,政府當局會因應關愛基金不同項目的運作效果,考慮把部份項目恆常化,由社會福利的經常性開支支付。 最近扶貧委員會提出兩項建議,一是連續第三年動用關愛基金為非公屋居民、非綜援受助人、非長者、非業主的所謂「N 無人士」提供現金津貼,另一是向獲全額書簿津貼的非綜援家庭提供現金津貼,作為低收入家庭津貼計劃未落實時的過渡安排。本意見書將就上述兩項建議闡述公民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