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書

        分享
公民黨就洪水橋新發展區第三階段社區參與的意見書
擬議洪水橋新發展區總面積為 714 公頃,預計可容納 21 萬 5 千人 口,首批人口將於 2024 年入伙。現時屯門及元朗區的人口為 50 萬及 60 萬,洪水橋新發展區住宅悉數落成後,整個新界西北的人口將超 過 130 萬。公民黨特別關注新界西北的交通基建,無法承受洪水橋的 新增人口。
image22.jpg
公民黨就香港電力市場未來發展的意見書
現時,電力政策由經濟發展及勞工局負責。我們認為,當局須以整全角度處理電力問題,包括環境影響,也有需要制訂綜合的能源政策。故此,我們建議盡早成立獨立的能源管理局,為規管開放競爭的電力市場作好準備… …
公民黨就「公開教師註冊資料公眾諮詢」的意見書
對於教育局因應申訴專員建議進行的公眾諮詢,公民黨原則上並不反對在充份保障教師個人資料私隱的情況下公開註冊教師的部份資料。具體而言,公民黨不反對公開註冊教師的姓名、註冊編號及屬於檢定教員抑或准用教員。但是對於公開其他教師資料,公民黨認為仍然需要更多的研究。
公民黨就《灣仔北及北角海濱城市設計研究》提交的意見書
公民黨歡迎規劃署及大學研究單位就灣仔北及北角的海濱及規劃用途作第一階段的諮詢和公眾參與活動,本人理解到是次諮詢及公眾參與活動主要關注三大課題,包括港島北岸新填海區東西、南北這兩個方向的連貫性和暢達性,以及各項海濱活動與用途之間的協調性。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洛及青年公民主席鄭達鴻曾參與2015年8月2日假銅鑼灣社區中心舉行的東區居民工作坊,與與會居民及官員交流討論。這份意見書旨在進一步表達下列六項意見:
公民黨就《道歉法例》的意見書
一直以來,政府、公營和私人機構都堅拒道歉,當中尤甚的是政府,因此公民黨認為,道歉法必須包含政府,因它是最大的適用者。 上述三類機構現時之所以堅拒道歉,最大的窒礙在於道歉意味著承認在事件上犯錯,從而承擔當中的法律責任。道歉法排除了道歉等於承認犯錯及承擔責任的必然關係,讓上述三種機構更願意道歉,從情感上對受害人釋出善意,而市民則是接受這等善意的最大持份者,有助緩和因爭議而產生的廣泛對立情緒。 此外,是次諮詢建議道歉法涵蓋「全面道歉」,即包括承認全部的法律責任,公民黨認為此建議對受害方大有裨益,因此建議能夠讓受害方無需進行司法程序亦可確定責任,從而避免耗費大量金錢、時間及心力,不單使受害方能早日解決事件,更能讓公義盡快得到彰顯。
公民黨就關愛基金的意見書
公民黨認為,關愛基金項目毋須立法會審批,做法欠缺透明度,公眾無法監察基金運作。公民黨建議全面審視關愛基金的所有項目,將恆常化項目撥回每年財政預算,成為政府既定政策,杜絕關愛基金成為政府的「小型金庫」。
公民黨就《公共交通策略研究 - 的士服務》的意見書
政策欠缺彈性方面。一方面,的士司機因受制於現行燃料及收費政策,未能大幅度改善其服務質素;另一方面,政府亦未有支援無障礙的士之發展,例如未有豁免或寛免無障礙的士之首次登記税,大大減低的士業界改善服務的意欲。 政府應提出更多措施,提升目前服務提供者之質素,例如逐步以無障礙的士取代現時行駛之的士,增加的士座位以接載更多乘客, 檢討不同形式的士服務收費等等。的士政策之改善應從多方面出發,長遠而言,亦可考慮如何將手機程式納入的士服務當中。但整體原則應是提高的士業界的競爭力為主。
公民黨就「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報告」的意見書
公民黨認為,「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報告」(下稱「報告」)以「兒童優先 給他們一個好的開始」為題,但縱觀整份報告,公民黨認為當中的建議似是「政府優先」而非「兒童優先」。如果政府當局照單全收委員會的建議,據委員會估計只有六成的非牟利幼稚園學生家長能夠被納入免費幼稚園教育資助範圍,意味委員會提出的並非真正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兒童優先」之說實在不知從何說起。如果政府當局真的把兒童的福祉放在首位,就應該向受惠於政策的幼稚園提供全額資助。 公民黨撰寫本意見書,重申要求政府當局推行免費幼稚園教育政策時,不應該純粹跟從「報告」的建議,而是應該全面考慮社會和幼稚園教育界的意見和共識。本建議書整理公民黨曾經就免費幼稚園教育政策進行的多階段研究結果,逐點回應委員會報告中重要的政策建議。
公民黨就《2015年山頂纜車(修訂)條例草案》意見書
公民黨認為山頂纜車是香港社會重要的歷史見證和集體回憶,其保育和營運將引起公眾的強烈關注。雖然政府當局在條例草案委員會上已表示會在審批經營權的過程中加入公眾諮詢的元素,但公民黨認為必須在法例條文中列明公眾意見是審批經營權的準則之一,才能確保公眾意見發揮最大作用。
公民黨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意見書
整份諮詢有一個重大缺失,就是繼續拖延電力市場改革,永遠停留在諮詢階段,令電力市場發展原地踏步,等於保護中電及港燈的壟斷地位。雖然諮詢文件宣稱歡迎各方意見,但當局沒有對電力市場進行改革,其他措施只屬小修小補,我們對環境局口惠而實不至表示失望。 早於2008年,當局與中電及港燈更新《利潤管制協議》,已提出2018年能否對電力供應框架引入改變,包括電力市場是否準備就緒,但當局根據沒有推展任何實際工作。 而事實上,由於香港電力市場只有兩個經營者,以維港為界,各自壟斷一方,新投資者根本無緣置啄;另外,新投資者加入電力市場的投資門檻很高,而且回本期長,屬於自然壟斷。如果政府不主動推出措施,降低進入電力市場的門檻,市場永遠都不能準備就緒,繼續由中電及港燈兩大企業壟斷市場,兩電亦沒有任何誘因給予新投資者任何發展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