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書

        分享
公民黨就《6條主要離島渡輪航線:下一個3年牌照期(2017-2020年)的特別協助措施》提交的意見書
公民黨就《元朗橫洲公共房屋發展計劃》提交的意見書
面對房屋需求上升,公屋輪候時間長達4.5年,的確有興建公共房屋的需要。可是,官商鄉黑疑團未解、先綠後棕的發展模式、顧問公司盜用政府數據等,均顯示橫洲發展項目的程序並不符合公眾期望。公民黨認為,政府必須公開更多資料,釋除公眾疑慮。  
公民黨就《從安老服務計劃方案看 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 的政策定位》意見書
老是人生的必經階段,步入老化階段,身體機能衰退、認知能力下降等問題亦隨之而來,然而,適切長期護理服務將可以有助延緩衰老所衍生的問題,讓長者可以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安老。若政府對於人口老化的問題依然坐視不理,醫療體系、社會服務、公共財政系統將要承受沉重的負擔。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面見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 談話備忘錄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梁家傑獲邀請,出席於五月十八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先生之會面。下面為梁家傑就是次會面所準備的談話備忘錄,以記錄在是次會面中梁主要想表達的觀點。是份備忘錄將於會面後交予委員長的隨員、以及傳媒和各方友好。  
青年公民就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意見書
青年公民就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意見書 教育局為了評估各項教育政策在中小學的推行成效,早年分別在小三、小六和中三引進了全港性系統評估的制度,透過中、英、數三科的全港統一考核,評估全港整體學生和個別學校學生的學術水平。本來以此作為純粹的政策評估工具,表現上不存在任何問題,但當這評估工具套用在香港的教育系統和操練文化當中,被異化幾乎是必然的發展方向。 早前有已退休的小學校長公開表示教育局的官員會根據全港性系統評估的成績,向個別表現較遜的學校管理層施壓,在學生人數下降的日子,學界更瀰漫着一股政府會利用全港性系統評估成績作為學校分組、甚至殺校指標的氣氛。學校為了生存,就無可選擇地操練學生,以求不會在全港評估的表現落後他人。 不斷的操練和評核,自然影響了學校正常的教學進度和學生其他的校園生活,不少學生需要在正式上課時間前提早回校,或犧牲放學後的課外活動時間進行補課應付全港性系統評估的操練。不少家長亦反映子女的功課中不少都是特地為應付TSA而設,大大加重子女的壓力,動輒到了深夜時分才完成當天的功課,不論是家長還是學生均已身心俱疲。明顯地,TSA已嚴重侵蝕學生的快樂童年,甚至破壞親子關係。 為更具體地瞭解全港性系統評估對社會的影響和民意對此評估政策的取向,公民黨在本月初公佈了一項電話問卷調查的結果。調查共訪問了
公民黨就《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推行》意見書
《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推行》意見書   陳奕迅『Shall We Talk』歌詞提到: 「孩童只盼望歡樂,大人只知道期望,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體恤對方」,撰寫歌詞雖然是大人,但絕對反映了孩子及他們家長的心態,不過,在近日落區所見,不懂努力體恤孩童的不是家長,而是吳局長!   網上「取消小三TSA」群組已有超過76,000名市民響應,顯明反對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民意非常清晰。可是在11月4日當陳家洛議員邀請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試做小三TSA試卷時,局長卻不敢迎戰,落荒而逃,證明局長根本不願意體察民情,公民黨對此表示遺憾。   教育局為了評估各項教育政策在中小學的推行成效,早年分別在小三、小六和中三引進了全港性系統評估的制度,透過中、英、數三科的全港統一考核,評估全港整體學生和個別學校學生的學術水平。本來以TSA作為純粹的政策評估工具,表現上不存在任何問題,但當這評估工具套用在香港已經高度扭曲的教育系統當中,整套評估系統被異化幾乎是必然的發展方向。  
Untitled-1.jpg
2016年施政報告暨2016-17年度財政預算案公民黨意見書
公民黨在112個政策範疇提出近千點建議,當中包括 ...  
公民黨就洪水橋新發展區第三階段社區參與的意見書
擬議洪水橋新發展區總面積為 714 公頃,預計可容納 21 萬 5 千人 口,首批人口將於 2024 年入伙。現時屯門及元朗區的人口為 50 萬及 60 萬,洪水橋新發展區住宅悉數落成後,整個新界西北的人口將超 過 130 萬。公民黨特別關注新界西北的交通基建,無法承受洪水橋的 新增人口。
image22.jpg
公民黨就香港電力市場未來發展的意見書
現時,電力政策由經濟發展及勞工局負責。我們認為,當局須以整全角度處理電力問題,包括環境影響,也有需要制訂綜合的能源政策。故此,我們建議盡早成立獨立的能源管理局,為規管開放競爭的電力市場作好準備… …
公民黨就「公開教師註冊資料公眾諮詢」的意見書
對於教育局因應申訴專員建議進行的公眾諮詢,公民黨原則上並不反對在充份保障教師個人資料私隱的情況下公開註冊教師的部份資料。具體而言,公民黨不反對公開註冊教師的姓名、註冊編號及屬於檢定教員抑或准用教員。但是對於公開其他教師資料,公民黨認為仍然需要更多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