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六」者言

        分享
author: 
梁家傑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落區為街坊寫揮春,送上「身體健康」、「萬事勝意」的祝福,是歲晚一大樂事。今年有位婆婆要我為她的幾歲孫女寫「後繼有人」,我為之愕然;心想,香港的民主運動前路茫茫,小女孩將來如果接力走這條路,命途會否像周庭或羅冠聰?

我見證香港由殖民地年代過渡九七,二等公民變成中國公民身分,憧憬民主回歸,本是值得高興的事。但20年走來,真相是中共只想全面駕馭香港,無意踐行「一國兩制」或保留香港的核心價值和制度。婆婆對孫女的期許十分沉重,但自問心底裡我對下一兩代有同樣的寄望,盼他們完成我們這一代未圓之志。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我尚能夠為後來者鋪奠的,就只有盡力重構民主運動成為一個立足群眾的社會運動,民主派成為這場社運的組織者。多與內地和外國溝通,予香港已建立和香港人擁抱的普世價值得以延續最大保證。民主運動成功不必在我,功成中有我於願足矣。

還有一星期我就「登六」。眼見身邊多年朋友的不華麗轉身、天主教會在中梵建交的歪論,即屆耳順之年的我閱歷多了,世情看得通透,聽得懂弦外之音,知其所以然。人生匆匆數十寒暑,身後留名,不值得為了權力、金錢而放棄做人的底線和不可冒犯的原則。天主沒選擇我擔當那些被鄙視的角色以啟發其他人,我為自己的際遇感恩。

走過了一個甲子,對生命依然期待。明天就是戊戌大年初一,祝香港政通人和,讀者身體健康。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