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裁決寓意深長

        分享
author: 
吳靄儀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法政隨筆

終審法庭就黃之鋒等三子上訴的判案書,寓意深遠,重新申述法律確立的原則制度,教人知所行止,是體現「法律必須明確」普通法之下的法治精神,應得到各界人士,無論同意或不同意判辭的內容,也冷靜而深入討論。本人不是對判辭全無保留,特別是關於遊行集會自由,一旦出現了即使最低定義的「暴力」,便喪失一切憲法及人權的保障這個觀點,我覺得必須進一步探討。但有保留無損我對整份判辭的敬重。

短短此欄,不能細論判辭的微言大義,但總的來說,判辭展現和確定司法權受到尊重,是建基於每級法庭都在法律之下行使權限,自我約束。由是原審的裁判庭有其職能,上訴庭不得越俎代庖;上訴庭有制定量刑指引的職能,終審法庭有權更正上訴庭的原則法理上的錯誤,但不能代行其職,另立指引而替代之。所以終院指出潘官錯引案情嚴重得多的判例,楊官不恰當地以未經證實的他人過錯作為懲罰上訴人的因素。

至於律政司長提出刑期覆核是否不當,終院其實作出了曲筆的批評。判辭指出,立法賦予律政司長申請刑期覆核的權力,原來目標是為了糾正個別裁判法庭對相同刑罪判刑不一所導致的不公義。因此上訴庭是否批准申請,就要用遠較批准被告人不服刑期而提出上訴更嚴格的尺度。換句話說,終院沒有直斥司長不該申請,只說上訴庭要更嚴於批准。含蓄的曲筆,司長應當心領神會。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