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體育會收益豐厚 勿以會員作人質要脅政府

        分享
 

政府昨天公佈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檢討報告後,有私人體育會隨即指不可能承擔龐大費用,日後會將成本轉嫁予球手或會員,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認為個別私人體育會以會員作「人質」要脅政府,有關說法極為無理,陳淑莊指翻查部分私人體育會的年度報告,發現大多「貴族」私人體育會收取極昂貴的會費,如香港哥爾夫球會的公司會籍費用為1600萬元,體育會每年只需售出0.69.9個公司會籍,已足夠繳付政府每年提出需繳交的地價。(表一)

陳淑莊續指,大多私人體育會的主要收入來源是餐飲、停車場租金或麻雀耍樂等非體育活動,每年更錄得千萬盈餘。她認為以其他收入來源補貼體育活動開支是無可厚非,但現時不少私人體育會的主要業務並不是向公眾推廣體育活動,而是成為會員的娛樂消遣場所,難免有「掛羊頭賣狗肉」之嫌。以紀利華木球會為例,2016年其體育活動虧損約為200萬元,但該年的麻雀耍樂收入約為一百萬、停車場收費帶來343萬元、餐飲服務收入更高達537萬元;香港中華遊樂會的牌房收入為170萬元、按摩室收入為58萬元、餐飲收入則超過2000萬元,完全足以應付政府每年提出需繳交的地價。

 

另外,渣甸山居民協會大部分收入近1000萬元更是來自餐飲服務,而體育活動收入則只有20多萬元,當中租借藍球場每年收入只有100元,以每小時場地租金為40元計算,即有關體育會全年只進行了2.5場藍球活動,體育活動收入與餐飲收入完全不成比例,陳淑莊對有關數字感到驚訝及荒謬,她更質疑有關會所「以體育作包裝」,實以市民資產補貼商業活動,何來對本港體育發展有很大貢獻。

 

陳淑莊對此有兩項建議,

()  政府應考慮收回有關土地另作用途;

()  政府可考慮協助有關會所轉型至半公開性質,即「南華會化」,使更多公眾可享用有關體育設施。

 

惟陳淑莊認為民政事務局不應以「一刀切」方式收取三分一市值地價,而必須考慮每一個私人體育會的會員費用、人數、實際業務、財務狀況等,收取合適比例的市值地價。

 

陳淑莊更指出增加開放時數至30%的政策是在玩弄數字遊戲。根據民政局的回覆,2017年合資格外界團體實際租用的體育設施總時數佔可供合資格外界團體實際租用的體育設施總時數為31%就現時私人遊樂場地契約下的開放計劃的文件顯示,大多私人體育會開放的時間及收費均不切合外界團體的期望,如以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為例,其18洞高爾夫球設施只於平日開放2小時,收費為每人900元,相反,政府滘西洲高爾夫球場全日通行證則只需360元;另外香港鄉村俱樂部的網球設施亦只於平日開放,包括中午12時至3時及晚上9時至10時,每人收取70元,相比康文署提供的場地每場每小時17-57元的價格為高。她質疑即使民政局要求增加開放時數至30%如開放時間及收費均由體育會決定,加上可供外界團體使用的時間相對「雞肋」,增加開放時間根本無助增加實際使用率,亦無針對外界團體的實際需要。

 

另外,根據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有關的私人體育會必須招待會員,陳淑莊議員辦事處職員先後到過渣甸山居民協會及菲律賓會「放蛇」,發現兩個體育會於訂位時均沒有查詢是否會員已接受訂位。現場所見,渣甸山居民協會門外寫有「Members only」及「非會員恕不招待」,同時協會的兩間餐廳包括「渣甸山小廚Jardine Kitchen」及「法國雪山咖啡Le Cafe Du Mont Blanc」內亦註明「非會員必需先辦理入會手續」,手續是先付六百元登記,體育會會再回贈六百元飲食券(見圖一),然而兩間餐廳均沒有為辦事處職員登記,會員制度形同虛設。

 

當議辦職員光顧時,餐廳職員雖指出協會只招待會員,理應要登記做「飲食會員」才可用餐,但最後「渣甸山小廚」職員以「現在未有空」,「法國雪山咖啡」職員則指「他們可(借)用另一個會員資料」,沒有為議辦職員登記。

 

至於菲律賓會,餐廳職員向議辦職員表示,以前登記「沒那嚴格」,但由於近日有不少體育會的新聞報道,因此沒辦法,最後議辦職員在一張寫上「菲律賓會餐飲會藉申請表」的表格上(見圖二),填上姓名(化名)、性別及聯絡方法等簡單資料,已可入會光顧。

 

陳淑莊指出,對於一些持續違反契約,以及一些未能做到原意功能的體育會,政府應考慮收回有關用地,並重新規劃作房屋及其他用途。陳續指出,既然部分體育會現時已變相招待街客,已為半公開甚至公開,政府可考慮提供協助,提升設施,進一步公開讓公眾使用。一方面可提升體育會本身服務,令原本的會員享用更多設施,另方面亦可讓公眾使用,一舉多得,政府應予考慮。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