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法援 維護法治

        分享
author: 
郭榮鏗
author photo: 
column name: 
專業議政

立法會正在審議一項附屬法例的修訂,以增加刑事法律援助的律師費。修訂本身的爭議雖然不大,只是按通脹率相應增加,但見微知著,可以由此觀察目前法援未能做得更好的原因。

刑事法援只適用於區域法院或以上法庭審訊的刑事案(裁判處的案件則有當值律師服務),代表被告出庭的律師,每小時1760元,大律師則是1560元;在愈高級的法庭,每小時費用便會遞增,但修訂後都只增加數十元,分別為1830元和1620元。這相對於法援以外自行聘請律師,無疑相差頗遠。當然願意承接法援案件的律師,知道受助的都是貧困市民,定全力以赴,不會將貨就價。

然而,這制度衍生結構性問題,其一是難以吸引資深律師參與,原因是費用不會因應律師或大律師的資歷而增。其實這不但違反專業行業市場定律,也偏離一般公共服務常規。

比如說,在醫學界,年資愈高的醫生,收費應該比初出茅廬的年輕醫生為高;即使公營醫院,在專科診所服務的,一般而言工資也比普通科門診和急症室的醫生高,而市民看專科的診金也比看門診和急症的貴。

不過給予律師和大律師多少費用,不是法援署說了算,是由政府決定。如今次律師費修訂,是由民政事務局局長提出。因此要改變這制度缺失,政府責無旁貸。法援署和參與法援的律師,套用一句俗語來形容就是「以蔗渣嘅價錢,做出燒鵝嘅味道」。

值得留意的是,刑事與民事案件雖然性質不同,但對普通市民來說,兩者同樣重要,有時刑事案件甚至比民事更重要,蓋刑事案件必然牽涉人身自由。此外,刑事案件的後果,對一個人來說往往是影響深遠的。

近年經常有人——絕大多數情況是建制派——說法援為人濫用。但根據政府每年隨《財政預算案》提交的部門開支預算和報告,法援署收到的民事法援申請,過去3年分別有16288、15165和14733宗,獲批僅7526、7058和6878宗;數字不但逐漸減,且獲批宗數從來不及申請數目半數。

當然這是由於法援有嚴格的制度,先有資產審查,後有案情審核;絕大多數申請法援失敗的原因,都是基於無法通過案情審核。就是法援署評估案情後,認為有合理的爭辯機會,才會批出法援。法援署也不會單靠署內的律師審閱申請,很多時還尋求外間律師的獨立意見。如果這樣的審查後還說有人濫用,那不是對法援制度的無知,便是故意抹黑法援署和申請人。

即使批評,也有正面或負面的意義。民主派議員,尤其是法律界議員,從來都欣賞法援署工作,也指出它可以做得更多和更好的地方,目的旨在使它能夠服務更多市民,維護更大公義。至於建制派議員,因為市民得到法援而挑戰政府,就把法援與市民「連坐」起來。如此政治凌駕法治,對香港有害無益。

請慷慨捐助,支持公民黨! 可即時以PayPal或其他方法支持公民黨,追求社會公義和民主的工作:
單次捐款: